异象:太宗贺崩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 次

异象:太宗贺崩_苏麻喇姑事迹

成功劝降洪承畴后,崇德七年(1642年)底,皇太极又让祖大寿秘密前往宁远城,去规劝吴三桂投降。同时,命多尔衮遴选汉八旗都统(即固山额真)、副都统。几天后,在朝堂上,祖大寿之子祖泽润、佟养真次子佟图赖、李永芳之子巴彦等八人被任命为汉八旗都统,至此,汉八旗的组织结构已经比较健全。皇太极同时还为不善骑射的汉军配置了火炮营。

为了调养身体,皇太极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飞龙阁书房里看书,晚上宿于清宁宫,贵妃娜木钟的麟趾宫、淑妃巴特玛的衍庆宫都很少见到皇太极的身影,床笫之欢越来越少。他偶尔去一下永福宫,也多半是与福临交谈几句,然后坐下来看他练字。

有一次,苏茉儿抓住机会对皇太极说,已经为九皇子物色了几位老师,请皇上定夺。皇太极似乎忘了此事,敷衍说把他们的材料拿去让弘文院参考一下就行了。

苏茉儿马上悟出了皇太极的意思,福临不过是一个普通皇子,根本不用皇上钦点老师。她有些沮丧,心想,要让福临脱颖而出,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能表现得过于积极,否则皇上会起疑心。(www.guayunfan.com)当晚,皇太极睡得很晚,睡前先与庄妃谈论了一下洪承畴,又讨论了《论语》中有关用人的几段话,然后又躺下与庄妃嬉戏一番。笑声一停,皇太极便睡着了。他身体过胖,熟睡后仍鼾声不断,庄妃在他的臂弯里辗转难眠,直到快天亮时才有了一点睡意。

第二天辰时,院外传来嘈杂声。九皇子福临在院中大声喊道:“皇阿玛,皇额娘,你们快出来看啊,天上出了两个太阳。”

苏茉儿和院中的内侍卫、宫女抬头看去,天上真的升起了两个红彤彤的太阳,一个大,一个小,左右并列,于是一齐惊呼起来:“奇迹,两个太阳,太稀罕了!”

皇太极也不传唤人侍候,披了一件外袍就出来了。他站在廊道上抬头一望,竟吓了一跳:东边天际明晃晃地排着两个太阳。他揉揉眼睛仔细瞧,那个小的光芒非常强,那个大的似被薄云遮掩,光芒略显蒙胧,渐渐暗淡下来。

这是皇太极第三次在永福宫看到异常的天象了,不由得他不惊奇。一个念头从他心头闪过:“这小明大暗,莫非预示着九皇子当兴,朕将衰败?”他一阵心慌,看着看着,突然头上金星直冒,两腿发软,晃悠悠地倒在地上。

苏茉儿和内侍卫、宫女们顿时乱作一团:“皇上,皇上!”

庄妃刚入睡就被吵醒了,听到惊呼声,她感觉不妙,忙披衣跑出来,见皇太极晕倒在地,呼吸急喘,两眼紧闭,吓得她灵魂出窍:“还愣着干什么,快,快抬皇上到炕上去!”

“快去传太医!”苏茉儿喊道,“娘娘,别让人抬动皇上,奴婢去拿被子来。”

苏茉儿抱来被子铺在地上,三个内侍卫小心翼翼地将皇太极挪了上去。庄妃抱着他,一个劲地说:“这是怎么啦?皇上,别吓唬臣妾啊,千万别有什么事。”

御医跑着赶过来,立刻跪下给皇太极把脉,又掰开他的两眼细看,然后对庄妃说:“娘娘,皇上无大碍,是因激动而血气攻心,现在的症状不是很严重,真是万幸,但以后千万千万请当心。”

“那现在该怎么办?”庄妃问。

太医说:“臣下先给皇上施针,再开点清脾解热顺气药,皇上需要慢慢调理,静养些时日。”

御医扎完针后,皇太极慢慢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四周,疑惑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朕为何躺在这里?”

苏茉儿说:“皇上,刚才您晕倒了,太医正给您诊治呢。现在让侍卫扶您到炕上去吧。”

皇太极点头表示同意,接着又想起两个太阳的事,吩咐道:“传礼亲王、范先生到永福宫来。”

皇太极在炕上躺了一会儿,代善和范文程就来了。代善将御医拉到一旁,悄声问道:“皇上这是怎么了?”

太医说:“回礼亲王,依奴才看,是皇上平日操劳过度,虚火攻心,加上过于激动导致气血上涌。这种病症往往事发突然,稍有不慎便会导致严重后果,故请劝皇上多多静养。”

范文程则从苏茉儿口中得知了皇上见到天上有两个太阳之事。他对这种异象无法解释,但从中已知道皇上突然晕倒的根由,明白了皇上的心思。他想了想说:“要解开皇上的心结,还得去把宁学士找来,在这件事上,皇上只会信他。”

苏茉儿对范文程耳语道:“宁先生不是被解职了吗,合不合适呀?要是皇上怪罪下来……”

“皇上之所以要微臣来,正是想要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但皇上的心病微臣不敢直言,必须要从天象上解说,而宁完我是最合适的人选。”范文程强调说。

“那是不是请礼亲王派人去传宁先生?”苏茉儿心里有点为宁完我担心,希望他有化解之法。

皇太极与代善不谈病情,不谈天象,只谈祖大寿劝降之事。代善回禀说:“祖大寿的外甥吴三桂跟他的性格竟那么相似,一会儿说降,一会儿说不降,没个准信。”

皇太极说:“吴三桂是在跟咱们讲条件,这事得抓紧了。”

代善说:“皇上请放心,有肃亲王在那边督促着呢,请皇上安心休养。”

范文程附和说:“是呀,皇上的龙体要紧。”

“你们都以为朕老得上不了战场啦?”皇太极睁大眼睛瞪着他们。

范文程、代善听了都不敢再吭声。

宁完我来到永福宫院子后,先向苏茉儿打听了事情的经过,然后进到房内,跪倒在地,说道:“奴才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宁完我是不是疯了,皇上病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还恭喜道贺?苏茉儿更是为他捏了一把汗。

宁完我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继续说:“禀皇上,奴才听说了今天早上的奇异天象,仔细演算,此乃大吉之兆。”

皇太极疑惑地问道:“此话怎讲?快快说来朕听。”

宁完我不急不缓地说:“皇上,二日当空,暗示天下二主,大日乃大明,光芒将尽;小日则是我大清,辉煌愈盛,革故鼎新,如初生之日也。此正是改朝换代之征兆,预示大清蒸蒸日上,崇德大帝,如日普照,恩惠四方。”

皇太极听了他的话,心中一大块厚厚的乌云渐渐散去了。他对宁完我说:“宁先生有三年多没来看朕了,是不是把朕忘了?”

宁完我心想,这还不是因为你把我给免职了,想看也看不到啊。但他嘴上却委婉说道:“只因前两年天象怪异,又有疫情发生,所以奴才闭门研究,又游历考证,想探寻解救之法,但奴才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皇上。”

皇太极当然不会忘记处罚宁完我之事,避而不谈正是一门处世学问。他招呼道:“宁先生过来朕身边坐,朕还有好多事情需要问你呢。”

宁完我知道机会来了,连忙说:“谢皇上恩典!”

皇太极微笑着说:“范先生在弘文院有很多事情忙不过来,你却一个人躲着享清福,那怎么行!还是回来多帮帮范先生吧。”

苏茉儿闻言,总算舒了一口气。这意味着宁完我官复原职了。

皇太极的病虽无大碍,但怎么也得休养几天,最好的地方还是清宁宫。可没过几天,他又接到祖大寿的奏章,说吴三桂据守宁远城,不狠狠打他一下,他是不会真降的。皇太极对吴三桂反复无常的小人行径感到很生气,决定亲自出马,好好修理他一下。

崇德八年(1643年),皇太极不顾众臣劝阻,亲率五旗三万人马去攻打宁远城,巴布泰、多尔衮、多铎、豪格等人随征。

吴三桂见皇太极亲临前线,多少有些恐惧,立马请求和谈。皇太极留下主力围住宁远,让多尔衮、祖大寿去跟吴三桂谈判,自己则先回盛京。

这来回一折腾便到了八月份,盛京天气出奇的燥热,皇太极每天白天在凤凰阁办公,晚上宿于清宁宫,因为清宁宫地势最高,也比较凉快。

八月九日晚上,皇太极坐在炕上的矮桌旁,拿着祖大寿的奏章,看见其中一段写道:“臣入宁远数月,议和之事已有眉目。此乃皇上恩威并施之成效。但对降之条件,城中兵将尚有分歧。臣下以为,对山海关前之宁远、中右所、中前所、中后所、前屯卫五城,可先取中后所。吴三桂等人的家属皆在该城,若拿住他们的家属,睿亲王与臣下就多了一些谈判的筹码……”

皇太极看着看着,突然觉得眼睛模糊不清,血往上直涌,脑袋“嗡”地一下暴涨开来。他控制着自己,端坐于炕上不动。

皇后哲哲好久没见皇上身子动一动,便撩开帐幔看了一下,只见皇太极鼻孔流出鲜血,身子僵直,一动不动。她慌神了,惊呼起来:“御医,快传御医来!”

院子里的内侍卫、侧房的宫女都听到了皇后的惊叫声,侍卫的第一反应是去传太医,宫女们则入内室。

太医院就在皇宫中院西,御医三步并作两步,几分钟便到了清宁宫,进内屋一看,只见皇上端坐于炕上,鼻下、身上、矮桌子上满是鲜血。

御医大惊失色,急忙将皇太极身子放平,往鼻内敷了止血药。等御医将被子拉过来给皇太极盖上,再给他把脉时,却发现他的脉象已是绝脉。

宫女们还一个劲地呼喊:“皇上,皇上!”

御医吓出了一身冷汗,跪在地上说:“皇后娘娘,快请亲王、郡王、贝勒、贝子们来!”

“你们快分头去内务府、亲王府、贝勒府。”苏茉儿已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她对宫女、侍卫们吩咐说,然后转身问御医,“皇上是不是病危……”

“不,”御医转向皇后,哭道,“娘娘,皇上,皇上已经驾崩了。”

清宁宫顿时天塌地陷,喊声哭声混成一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