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计:献计离间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 次

议计:献计离间_苏麻喇姑事迹

就在皇太极反复为攻明而筹谋之际,大玉儿迎来了她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她有喜了。

初夏,盛京的天气出奇地闷热。大玉儿挺着大肚子,坐在炕上发呆。屋子里没有一丝风透进来,今人心神不宁、烦躁极了。

苏茉尔端来一碗凉水,递给大玉儿:“格格真是受罪了,喝了几碗水也不解渴,会不会是生病了?还是唤个御医来给格格看看吧。”

“我没事,你不是懂医术吗?这恐怕是有身子的人的正常反应。”大玉儿气喘吁吁地说。(www.nxxnyqc.cn)“奴婢那点医术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格格是天降贵人,万一出点什么事,奴婢可担不起责任。”苏茉儿一脸焦虑地说。

大玉儿安慰她道:“别自己吓唬自己,心要定,气要闲,宁静才能与周围的环境相谐调。”

苏茉尔问:“格格这是从汉人的书里悟出来的吗?让奴婢也学学。”

“你不是在看《周易》和《黄帝内经》吗?这些书真是写得太精妙了,不能只当作专门的术数来读,其中的内容可谓包罗万象,且道理深刻玄奥,想悟通真要下一番功夫。”大玉儿喝完凉水之后精神好多了,苏茉尔不安的情绪也大大转好。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大玉儿吩咐道:“丫头,一会儿你去熬碗补神汤药,给大汗送过去。”自从大玉儿有身孕后,皇太极几乎不来东侧苑了。

“格格自己都顾不上,还惦记着大汗。奴婢这就去准备。”苏茉尔心疼主子,觉得大汗有些薄情。

“不急,时辰还早。”大玉儿对苏茉尔说,“大汗这段时间定是在为了对付那袁崇焕,劳心费神的,但他有些固执,我是担心他钻进一条死巷子里去了。”

“大汗睿智果敢,又有那么多贝勒兄弟为他出谋划策,哪要格格操心呢?”苏茉儿说。

“丫头,你也知道,大汗和他的兄弟谈事情都是在酒足饭饱之后,哪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而那些汉臣又顾虑重重,即使有好主意也不敢轻易说出来,还得大汗给他们提示,逼着他们说。”

“格格对大汗的了解还真是透彻,计谋也多,可惜帮不上大汗的忙。”苏茉儿叹道。

“要想献计献策,只了解大汗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了解他的对手,这就是兵书所说的知己知彼。”

“格格是说还要了解那个袁崇焕怎么想、怎么做吗?”苏茉尔一双杏眼睁得圆圆的。

“是的,不仅要了解袁崇焕,还要了解他手下的兵将……”

“还要了解明朝当今的皇帝。”大玉儿还没说完,外面便传来皇太极洪亮的声音,苏茉儿来不及下跪,他已经大步跨进来,“两位女诸葛在商议何等要事呀?”

苏茉儿又惊又惧,回道:“回禀大汗,格格正为大汗的身体健康操心呢!”

“是吗,本汗怎么听见你们说到袁崇焕啊?”

苏茉儿见皇太极脸色一沉,又紧张起来。皇太极突然笑起来:“呵呵,还以为丫头有多大胆,敢妄议国事,原来却是胆小如兔。”他边说边走向大玉儿,问道:“听继福晋说你生病了,特意过来看看。”

“多谢大汗关心。”大玉儿说,“婢妾没有生病,只是天气太热了。对了,刚才还跟苏茉儿说着给大汗熬点汤药呢,丫头,正好大汗来,你快去准备吧。”

“汤就不喝了。既然你身子无恙,不如继续说说你们刚才的话题。”皇太极一脸诚恳地说。

“奴婢刚才是在向格格请教书中的问题,怎么才能让袁崇焕成为孤家寡人,他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也不难对付了。”苏茉儿见皇太极并没有生气,胆子又大了起来。

“书中说的都在理,但眼下明朝的新皇帝对袁崇焕宠信有加,让他管着两个部和三个巡抚,还给了他尚方宝剑呢,在明朝廷里恐怕没有第二人了。他权势熏天,怎会没有人趋炎附势,怎么可能变成孤家寡人?”皇太极与几个汉臣早就想到过这个法子,但一直觉得行不通。

大玉儿说:“书中讲,物极必反。袁崇焕的权势已达到顶峰,此人刚愎骄狂,若设法让他更加肆意妄为,必会引发一些人的怨怼。据说他之前辞官,正是因为内部的纷争,让这种事情再来一次并非不可能。”

皇太极沉吟片刻,说:“两虎相争才能有伤一虎的效果,如果袁崇焕是一只虎,谁会是另一只虎呢?即使他的手下有敢于反抗他的人,也只是些阿猫阿狗,根本伤不了这只虎啊!”

“明总兵毛文龙桀骜不驯,以三万之兵据皮岛不停地侵扰辽东诸地,并派人潜入我们金国,策反降满汉官,煽动辽民起事,算不算得上是一只虎呢?”大玉儿问道。

皇太极摇了摇头:“毛文龙没有那么多人马,恐怕只是一只狡猾的黄鼠狼。过去都没法子对付袁崇焕,现今更无可能。”

“另一只虎是能管着袁崇焕的皇帝。”苏茉尔脱口而出。

皇太极惊讶地看着苏茉尔,说:“这丫头比本汗还敢想,竟把主意打到明朝廷新皇帝的头上去了。”

“大汗神机妙算胜过神仙,奴婢只是一派胡言。”苏茉儿听不出皇太极是夸赞还是斥责,赶紧奉上美言。

皇太极笑道:“法子不全是神仙想出来的,要真是神仙想出来的法子,凡人也做不了。”说完转身走了。

第二天,皇太极把代善、济尔哈朗、多尔衮等几个善于动脑筋的贝勒及汉臣范文程、宁完我找来,详议他酝酿已久的离间之计。众人听了一致夸赞,并补充了不少细节。

皇太极决定向大明关外各城各镇包括皮岛派出一批探子,密切关注明军的一举一动,另挑选最为精干的谍探,深入大明京城内活动。随后,他在朝堂宣布,为了应对当前不利的军事形势,废除由大和硕贝勒“按月轮值”制度,遇紧急军情、内政要务,一律群臣朝议,最后由大汗度夺。

在皇太极费尽心思准备除掉袁崇焕时,袁崇焕又在做什么呢?

天聪二年,即崇祯元年(1628年)七月,袁崇焕奉旨进京,受命后即火速奔赴关外宁远城。他视察完关外防务后,向崇祯皇帝上了一道奏折,提出收复辽东一揽子计划。其中说到五年复辽,并请皇上用人不疑,不要听信谣言,让他在关外放手一搏。

之后,袁崇焕从宁远出发,于当月下旬抵达旅顺口外的双岛。毛文龙闻讯匆匆从皮岛赶来,拜谒袁崇焕。他把精挑细选的礼品搬到袁崇焕的船上,准备为其接风洗尘。袁崇焕婉拒说,船上不便设宴,实际上是不想吃这顿饭,以免自己日后手软。

毛文龙也不介意,还是坚持设宴,并把宴席该设在自己的营帐里。袁崇焕不好再拒绝,只得赴宴。他也想试探一下毛文龙对收复辽东的立场及对他这位督师的态度。

宴会后,两人进行了一番密谈。

袁崇焕首先开口试探道:“振南(毛文龙,字振南)老弟久劳边塞,为何不回老家杭州,在西湖享受生活乐趣?”

毛文龙顺势应答:“小弟早有此心,但只有我知道对付满洲金人的诀窍……”

袁崇焕闻言一脸不悦,打断他的话说:“现今朝廷有人代劳,再不必借重你的远征。”

毛文龙针锋相对道:“此处谁能代替得了?”

两人看似闲聊,实际上已隐约闻到些许火药味,袁崇焕要毛文龙告老还乡,毛文龙则反唇相讥,此地舍我其谁?他没想到这竟是一次生死较量。

早在去年(1627年)五月,也就是“丁卯战争”之后一个多月,毛文龙曾给朝廷上书一封。因自有东江镇以来,毛文龙、登莱、户部三方就一直在东江镇的额饷问题上扯皮。朝廷闻奏,即派登莱海防道王廷试到皮岛了解情况。没想到毛文龙拉拢王廷试,合谋奏报朝廷说,毛文龙养兵二万八千人,每年需要四十万两白银,四十万石米的额饷。熹宗皇帝十分信任毛文龙,便批准了,但朝廷相关部门却找了很多借口拖着不办,直到熹宗病逝,问题也没有解决。

崇祯继位后,更加重视辽东防务,一方面下旨解决毛文龙的军饷问题,另一方面又希望有人能管住桀骜不驯的毛文龙,基本原则是安抚加节制。袁崇焕来此之前便拟好了方案,对毛文龙“可用则用之,不可用则杀之”,显然与皇帝的旨意有很大差别。毛文龙对此一无所知,一点也没给袁崇焕面子。

恰在此时,毛文龙的部下因为欠发军饷之事而发生暴乱,袁崇焕立刻前往平乱。叛乱平息之后,袁崇焕把毛文龙召至双岛,当众历数毛文龙十二大罪状,然后押至神庙,以尚方宝剑斩之。

大玉儿时刻关注着朝中发生的大事小情,但她和苏茉尔都没有听到这一消息。时值七月下旬,大玉儿临产了,苏茉尔寸步不离地照顾她。这个时候,皇太极正在离京几十里的郊外围场打猎。据说这是战前练兵的一种方式,意味着新的征战即将开始。

七月二十七日(农历)午后正热的时候,大玉儿出现阵痛,侍候她的两个丫环没有经验,顿时慌了手脚。苏茉尔将大玉儿小心扶到炕上,然后转身一溜小跑,去找大嬷嬷格尼格思氏。大嬷嬷对苏茉尔说:“你赶快回去做些准备,我去找稳婆。”

苏茉尔听了大嬷嬷的话,赶紧往回跑。这时候,大玉儿疼痛难忍,在炕上直叫唤。苏茉尔不知所措,忙过去抓住主子的手,陪着掉眼泪,早忘了做准备的事,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准备。大嬷嬷和稳婆赶来的时候,大玉儿已处于半昏迷状态。

稳婆叫醒大玉儿,教她正确的方法,反复叮嘱她不要紧张。苏茉尔帮不上忙,只能握住主子的手不放。

稳婆经验丰富,做事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大玉儿出现短暂昏迷完全是因为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感到恐惧造成的。稳婆说笑之间就把事儿办妥了。大玉儿顺利地产下第一个孩子——很漂亮的一个公主。她仿佛只是睡了一觉,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的只有苏茉尔一个人在她身边。

皇太极听到报信后,心里并不是很高兴。因为他两年内先后得了三个公主:叶赫那拉氏的第二女儿、哲哲的第三个女儿和大玉儿的第一个女儿,但他还是从猎场赶回来,匆匆看了小公主一眼。见她长得跟大玉儿简直一模一样,粉嘟嘟的脸蛋特别可爱,问道:“取名字没?”

大玉儿说:“叫雅图。”

“雅图?是蒙古名字啊,什么意思?”

苏茉尔赶紧答道:“雅图就是丫头的意思。格格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奴婢,所以叫小公主为丫头。”

皇太极知道,按蒙古人的习俗,产妇生下孩子后,第一眼看到的东西,无论是人是物,都可用来作为孩子的名字。他一脸沮丧地说:“两个丫头,本汗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叫了。”

显然,他对大玉儿生了个女孩有些失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