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储君人选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 次

应对:储君人选_苏麻喇姑事迹

话说董鄂妃虽然宠冠后宫,但她识大体顾大局,谦逊宽和,从不恃宠而骄,时常劝勉顺治帝勤政爱民,处事公正,决伐果断,不要痴迷于佛法。顺治帝一直比较信佛,对禅师玉林通琇等尊敬有加,并曾延入宫中,玉林通琇为顺治帝取法名为“行痴”。只因有董鄂妃的爱,在她的一再劝说下,顺治帝才不至于遁入空门。

如今儿子死了,董鄂妃觉得五脏六腑都在滴血,为了不让别人看到她的悲伤,也为了不给顺治帝添堵,她谨言慎行,但怎能经受长时期的精神压力和体力上的超负荷操劳?她只有时刻想着顺治帝,才能找到重新站起来的气力。为了他,为了他的大业,她得活!

可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董鄂妃日渐憔悴,病痛缠身,精神和肉体都垮了,她再也支撑不住了,大病不起。

顺治帝亲往西山慈善寺礼佛,为皇贵妃祈祷——在这之前,他只为皇太后的病做过这样的事情。然而,顺治的百般劝慰与关爱,最终没能留住他的宠妃。顺治十七年(1660年)八月十九,董鄂妃病逝于乾清宫,年仅二十二岁。她死时“言动不乱,端坐呼佛号,嘘气而死。崩后数日,颜貌安整,俨如平时”。(www.nxxnyqc.cn)董鄂妃重蹈海兰珠覆辙,像一缕轻烟般飘走了,但对视她如命的顺治帝来说,这缕轻烟却永远缠绕在他的心头,他以超常的丧礼来表达对爱妃的哀悼。同年八月二十一日,顺治帝诏谕礼部:奉圣母皇太后谕旨,“皇贵妃佐理内政有年,淑德彰闻,宫闱式化。倏尔薨逝,予心深为痛悼,宜追封为皇后,以示褒崇。”朕仰承慈谕,特用追封,加之谥号,谥曰“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

顺治帝辍朝五日,令以皇后礼仪安葬董鄂妃,上至亲王,下至四品官,公主、命妇齐集哭灵,不哀者议处,幸亏皇太后“力解乃已”。董鄂氏的梓宫移到景山以后,顺治帝为她举办水陆道场,诵经僧人达108名。又亲笔撰写《孝献皇后行状》,以实例展现董鄂氏的美言、嘉行、贤德,洋洋洒洒数千言。

这些做法虽然过分,倒也罢了,顺治帝因崇佛已久,如今董鄂氏又撒手人寰,他万念俱灰,决心遁入空门,以求解脱,并要求僧人茆溪行森为他剃度。皇太后与诸大臣百般劝说都无济于事,所幸茆溪行森的师傅玉林通琇赶到,威胁说,如果谁敢为顺治剃度,就当场烧死谁。

没人为自己剃度,顺治答应蓄发,但并没有放弃出家的念头。皇太后下了一道懿旨给苏茉儿,让她再去强劝,若劝不动就不用顾及皇上的脸面,让侍卫直接将他送回宫中,差不多算是软禁。这可把苏茉儿吓坏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顺治帝,如果强来,只会让他的意志更加定,将他逼上绝路。苏茉儿跪下对皇太后说:“这样真是天都要塌下来的啊!请太后娘娘恕奴婢抗旨之罪。”

“头发剃了还可以再长,意志丧失也可以再长,哀家不允许他这样自暴自弃,大清的天下不是让他来这样糟蹋的!”皇太后说完,也觉得自己是病急乱投医,于是低头不吭声。每当极为生气的时候,皇太后和顺治帝都是一样的表情,母子俩的个性实在太像了。苏茉儿知道,他们两人这是较上劲了,谁都不会轻易低头,必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她跪在地上,脑袋瓜子转得飞快,终于想到有一法可以一试。她对皇太后说:“太后娘娘,奴婢突然想到,万岁爷迷信佛法与内臣吴良辅的鼓动不无关系,万岁爷对他这个心腹几乎是言听计从,不如让他主动站出来,请求万岁爷准允他代万岁爷出家。”

皇太后一听,脸色稍为转晴,决定一试。

皇太后退了一步,顺治帝也便退了一步,但他坚持要在吴良辅到悯忠寺剃度的时候,亲自去观礼。

“皇帝的魂魄已经不在了。”皇太后叹息道。

“太后娘娘,您不要太过担忧。万岁爷还需要时间来疗愈伤痛。”苏茉儿十分同情顺治帝。

“那谁给我大清时间?难道要亿万子民跟他一起哀伤下去?有人帮他打理朝政的时候,他玩命地要亲政,现在一切权力都给他了,想亲政便亲政,想废后就废后,这倒好,他竟然撒手了,这还是我的儿子吗?作为皇帝不能胸怀天下,不能以国事为重,近图安定远求强盛,他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皇帝!”皇太后对顺治帝的不满已到了极限,废帝之心都有了。

“太后娘娘息怒,别急坏了身子。您冷静地想想,万岁爷亲政短短几年,顺应民意,兴利除弊,亲蒙古,治西藏,惩贪官,整顿吏治,崇文兴教,政绩已属卓著了。”苏茉儿极力为顺治帝辩解。

“可他现在这种状态,还能有什么作为?我不能不为大清的将来多考虑几步。”皇太后眼眸深邃,如一湖碧水,深不可测。

苏茉儿立刻从皇太后的目光流转中读出了一些信息,试探地问道:“太后娘娘是不是想让万岁爷立子嗣啊?可万岁爷仅弱冠之年,立太子是否太早了些?再说,皇后和静妃、淑妃都没有生育皇子,万岁爷的五个皇子不幸夭折了两个,剩下的三个皇子又皆为庶出,您是不是太急了点?”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未雨绸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皇帝、皇后都不爱管宫中的事,我不操这份心,还能指望谁?”皇太后顿了顿,接着问道,“倘若真要立太子,你认为谁最有这个潜质?”

“这是皇室大事,也是国之大事,奴婢不敢妄言。”灵犀相抵的默契中,苏茉儿知道皇太后心里在想着什么。

“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是你不敢说而没说的?只不过让你谈点看法而已,还拿起架子不成?”皇太后嗔道。

“太后娘娘误会奴婢了,奴婢对三位皇子的确不好品评。二皇子福全已过九岁,比较听话懂事,也很爱读书,只是奴婢听他说话不利索,是先天的,有些美中不足;五皇子常宁才三岁多,皇七子隆禧未满周岁,奴婢跟他们没怎么接触,也说不出个好歹来;奴婢跟三皇子亲近些,对他自然了解多点。前段时间,他天天跟四贞格格练剑,立志要驰骋疆场,成为一个巴图鲁;四贞格格走后,他开始上心读书,并说长大后要效法皇祖,为大清国尽心尽力。”苏茉儿意味深长地看了皇太后一眼,接着说,“三皇子虽然才七岁多,已显示出胆识超群,喜武爱文……”

“你还说你不敢评,要是敢评,那还不让你说得天花乱坠啊?”皇太后故意打断苏茉儿的话,知道苏茉儿一定会偏心于三皇子,她话锋一转说,“该找帝师汤若望和钦天监的几个大学士来详议一下,他们作为局外人,会看得更清楚些。”

皇太后刚有这样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去做,一个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让她彻底懵了。

顺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初二,顺治帝亲临悯忠寺观看吴良辅剃度,观礼回来就便倒了。

新年的欢乐祥和还笼罩着整个京城,然而,皇宫中却没有丝毫节日的喜庆气氛。皇太后第一时间来到养心殿,亲自看着御医为顺治帝诊断。

“太后娘娘,”太医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说,“皇……皇上是染了风寒才导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只是……”他打着寒战,不敢再往下说了。

“快说呀!”

“只是,如今瘟疫盛行,加上近日天气又异常,微臣……微臣只怕……只怕皇上是染上天花啊!”

皇太后两眼一翻,整个人往后仰面倒去。苏茉儿眼疾手快,飞快地接住了她。半晌,皇太后一个挺身,奋力站起来,拨开人群扑到顺治帝身边。患上天花意味着九死一生,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痛彻心扉地叫喊道:“福临!我的儿子啊!天哪!”

过了一会儿,皇太后惶恐不安地嚷道:“怎么办?怎么办!他昨儿个还好好的,昨儿个还礼佛了呢,怎么突然就病了?到底是什么病,一下子就起不来床了?急传所有值事御医会诊!”

皇宫里的御医们都立马赶来了,经过会诊,一致认为是天花。

苏茉儿见皇太后的状态异常不好,便代替她发话:“诸位大夫,有什么法子避过这一劫吗?快拿出医治方案来啊!”

“这……这……”一位御医哆嗦着擦了把汗,战战兢兢地答道,“大格格,这天花之毒传染得极快,微臣……微臣认为,如果降温的话,也许……也许就可以安然无恙。”

降温?寒冬季节还要怎么降温?苏茉儿心里清楚,应对天花,开窗透气是必须的,但顺治帝体质太差,正发着高烧呢,不能吹风。她心里着急,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于是先让宫女们强行把皇太后护送回去,以免被传染,然后低声对顺治帝说:“万岁爷,奴婢恳请您让江南名医来给您好好瞧瞧,他定会有高明的手段……”

顺治帝虽然发高烧、头疼,但头脑很清醒,听了苏茉儿的话,问道:“你说的名医就是那个江南的喻志友吧?他曾拒绝当朕的老师,朕怎么会让他来瞧病呢?难道我大清宫中就没有能人了吗?”

御医们见顺治帝生气了,一个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一群人跪在这里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顺治帝屏退他们,然后下令传自己的老师汤若望。他知道自己身染天花,怕是在劫难逃,确定储君就成了燃眉之急。这个时候的顺治帝,出于对幼主临朝、亲王辅政、大权旁落的忧虑,想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堂兄安亲王岳乐。汤若望听了劝说道:“幼主临朝固然会影响政局,但帝系的转移也会引发新的危机,大清朝会有改换门庭的可能。”他力劝顺治帝把储君之位仍然留给皇子。

顺治帝很重视汤若望的建议,询问他应该册立哪位皇子为皇太子。汤若望想了想,问顺治帝那个生过天花的皇子是谁。顺治帝说是三皇子玄烨。

“那就三皇子吧!出过天花就有了免疫力,不会再出了。”汤若望说。

顺治帝叹了口气,苦笑道:“大概天意如此吧!”

正月初三,顺治帝传召翰林院掌院学士王熙到养心殿,与他密谈了一番,最后说:“朕得了天花,病势严重,可能好不了了,你听朕口授,回去赶紧按朕的旨意撰写遗诏。”于是,王熙到乾清门西侧围屏内,开始起草诏书,起草一条就上奏一条,批回来改,再起草再上奏,三次上奏,得到钦定。遗旨核心内容为:“太祖、太宗,创垂基业,所关至重,元良储嗣,不可久虚。朕之三子玄烨,佟氏妃所生,年八岁,岐嶷颖慧,克承宗祧,兹立为皇太子。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释服即皇帝位。”

正月初四,朝廷正式向文武大臣宣布皇帝患病。正月初五,宫殿各门所悬的门神、对联全部撤去。接着传谕全国“毋炒豆,毋点灯,毋泼水”(这是民间为避痘讲究的迷信做法),并下令释放所有在牢囚犯,以祈祝皇帝康复,但这一切都阻挡不了死神的脚步,正月初七晚上,顺治帝驾崩于养心殿,年仅二十四岁。

顺治帝晏驾后,麻勒吉、侍卫贾卜嘉二人,捧顺治帝遗诏奏知皇太后,并向诸王、贝勒、贝子、大臣、侍卫等宣示。顺治帝遗诏,立八岁的皇三子玄烨为皇太子,继承帝位。命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政大臣。

顺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十九,玄烨继位,改年号为康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