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师:举荐帝师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 次

延师:举荐帝师_苏麻喇姑事迹

清王朝正式定都燕京,开始了以燕京为都城的长达二百六十多年的统治。

顺治帝福临时年七岁,仍然无法亲政,去上朝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不过,明朝崇祯帝的宫殿——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名义上全归他所用。叔父摄政王多尔衮成为一国权柄的执掌者,除了王府,独居武英殿;“凡一切政事及批票本章不奉上命,概称诏旨,擅作威福,任意黜陟”,“竞以朝廷自居”。“其所用仪仗、音乐及卫从之人,俱僭拟至尊。盖造府第亦与宫阙无异”,“朝贺之事与皇帝一体”。

康寿宫、慈宁宫这两宫皇太后也成为军国大事的重要决策者。母后皇太后没有忘记去年她在盛京说过的话,要改定礼法,后宫设置宦官,侍卫、太监、宫女都要列出等级品秩,后宫妃嫔居所、服饰、饮食、车驾、仪仗、礼节等皆有定规。

礼法制定由礼部牵头,宦官招选则由内务府去做。(www.nxxnyqc.cn)内务府接收了一部分明朝后宫的太监,同时告示征召新太监。满蒙贵族弟子几乎没有人愿意干这种断子绝孙的活,只得在汉人中征召,但太监是在国家最高权力中心和皇帝身边干活的,必须是信得过的人,既要忠诚,又要能干,因此甄选就不能太随便。

内务府征召了很久都没有招到合适的人,正在总管着急犯愁的时候,终于有个汉人来了,此人就是后来很出名的太监吴良辅。他人长得不赖,聪明能干,口齿伶俐,更重要的是,小皇帝福临很喜欢他。

战乱时期,多少贫苦人家的孩子衣食无着,流浪街头,抛尸荒野,做太监至少能活下去,而且过得比一般人好。有了吴良辅带头,后面就来了一批什么小福子、小顺子、小德子,基本上都是汉人。与此相反,皇宫中有品级的妃嫔和宫女只能是旗人,这是为了保证皇室血统的纯正性。

在后宫,苏茉儿有一项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为顺治帝福临甄选老师。她首先想到了江南举子喻志友。

不久,苏茉儿奉圣母皇太后懿旨,带了个宫女乘坐一轻便马车出宫。苏茉儿穿着一身精致的海棠色旗袍,粉嫩的斜肩丝巾仙气十足,淡紫色水晶青丝步摇,胸针内嵌红珊瑚,质朴里显露出高贵气质,像个富人家的小姐。宫女则扮成丫环。

她们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崇教坊胡同的小医馆。

当苏茉儿站到喻志友面前时,他剑眉微皱,露出一丝惊讶:“苏贤弟……苏公子还真是个秀色可餐的女子。”

“兄台,小女子多有得罪,并非有意相瞒,实在是有隐衷。”苏茉儿十分抱歉地说。

“生逢乱世,谁都有难处,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喻志友并不见怪。

“那兄台是如何辨出我是一女子的?”苏茉儿含笑道。

喻志友说:“哪有男子长一双圆溜溜的杏眼,肤如凝脂,纤纤玉手柔荑若兰?第一次在医馆给你倒一碗桑葚酒,就已猜测出了七八分。”

“兄台何不当时揭穿?”

“水至清则无鱼,既已认定你为友,又何必说透?况且,一旦你复身为女子,我又如何与你往来相处?我不忍失去你这个朋友。”喻志友露出几分羞涩的神情。

“如今兄台已知我为女子,是不是就不能交往了呢?兄台饱读圣贤书,礼教必严,是否格外讲究男女之大防?”苏茉儿虽也尊儒教,但毕竟是蒙古女子,顾忌没那么多。

喻志友说:“五伦八德是读书人安身立命的人生准则,但五伦中,除君臣、父子、夫妇、兄弟外,还有朋友。你我既是朋友,结为兄弟,称谓并不重要,只要以信义相交,又何尝不可?”

以信义相交?苏茉儿已经骗过他一次,现在还要骗他第二次,心生愧疚,脸都红了,好不容易才转入正题:“兄台说得对,我就继续做小弟。这次小弟来,是我家主子欣赏兄台的才华,想聘兄台去教授我家小公子,不知兄台是否愿意?”

喻志友很清楚,现如今兵荒马乱、民不聊生,还能礼延师儒教授弟子的,必是豪门权贵。到王府去当老师肯定好于开医馆,但他不想侍奉权贵,又希望能与苏茉儿有更多的交往机会,一时左右为难。苏茉儿充分发挥她的好口才,好说歹说,喻志友终于答应一试。

他们不能同车而行,苏茉儿便先告辞,然后让宫中派车来接喻志友。

为皇帝聘请老师的程序比较复杂,要先去交泰殿初试,看皇帝对自己的老师有无好感,中不中意;然后去慈宁宫复试,由圣母皇太后把关;还要交弘文院考定,看看学识、才能、品德符不符合要求。

当天下午,顺治帝屏退所有的宫女侍卫,坐在一张铺有黄色坐垫的大椅上,让苏茉儿将自己的老师带进来。来人二十六七岁,相貌颇为英俊,神情稳重,举止斯文。

苏茉儿给顺治帝介绍后,顺治帝悄声问道:“这位先生见了朕,为何不下跪行礼?”

苏茉儿低声说:“万岁爷,哪有老师给学生下跪的道理?再说,这一跪不就露馅了吗?”她顿了一下,又提高声音说,“这位先生还要先考考您呢,可以吗?”

顺治帝点了点头。苏茉儿便去搬了一把椅子来,让喻志友坐下。他开口便问:“何为师?”

“天地君亲师,师仅次于父母,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顺治帝回答道。

喻志友:“何谓道?”

顺治帝:“道者,乃天地宇宙万事万物之自然规律,此为大道。”

喻志友:“何为君道?”

顺治帝:“君道即上尊天意,下顺民心。人间治理之一切规则、制度,并非出自人的欲望或意志,而是达天命于人间者。”

喻志友:“满洲旗人,以杀戮抢掠起家,屡犯中原,各族人民都倍受荼毒。如今又强占京城,号立为帝国,妄图统治中原人民,试问这是否为下顺民心?”

“大胆奴才,岂敢攻讦我大清……”没等顺治帝说完,苏茉儿连忙以眼神示意,顺治帝立刻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喻志友并非迂腐书生,他心思缜密,观察入微,早已看出这大殿非一般王公贵族居所,于是说道:“天地无心,但人有心。《易经》云,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道不同者,怎可为师为徒?”

顺治帝虽然不懂前面几句话的深意,但对后面的一句还是听懂了,这人已经拒绝做他的老师了。他很生气地哼了一声,说:“上下交,岂不是没了贵贱尊卑?”

苏茉儿举荐帝师失败,送走喻志友后,立即回慈宁宫向圣母皇太后汇报。

圣母皇太后说:“这个喻志友到底是何方高人,让他当皇帝的老师还委屈他了不成?”

苏茉儿说:“汉人书生嘛,都有那么一点清高。奴婢有一点忘了告诉太后娘娘,他不仅是江西的一名举子,也是江南第一名医喻昌的远房侄子和高徒,上次还为摄政王治过病,医术高明。无论是才学还是医术,都让宁完我大学士很是佩服。”

“还有这等事?怪不得你这样推崇他,你老实说,是不是对人家动了心思了?”圣母皇太后盯着苏茉儿问。

苏茉儿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辩道:“哪有,奴婢只是钦佩他的人品和才识。”

“说起来你们还真是般配,两人都才貌双全,志趣又相投。可惜他不愿入朝为官,科尔沁的格格也不能嫁给一个普普通通的汉人。如果他不愿放弃医学,到宫中来做个有职衔的御医也行啊。”圣母皇太后觉得有点惋惜。

苏茉儿知道,喻志友并非不想做官,如果不想做官,他又何必四次进京参加科考?他只是不愿意做大清的官,但她当然不能明说,只得岔开话题:“人各有志,何必勉强。奴婢没能办好举荐老师的事情,是奴婢没用。”

“这事也怪不得你,福临年纪虽小,脾气却不小。对一个太监能一见如意,但对一个好老师却未必如此,知道为什么吗?”

“可能是因为太监是处处顺着他的,而老师则会管着他、教导他。”苏茉儿心里想,还不是太后娘娘把他管得太严了,他性格倔强、好胜,却时时被压制着,逆反心理很强。一国之君连一点自己的想法也不能有,这个皇帝当得还有什么意思。

圣母皇太后说:“这样吧,这个初试环节以后就免了,福临自己未必知道什么老师好。”

苏茉儿暗暗为福临叫屈,这点自主权都给剥夺了。

几天后,两个预备人选被直接呈报给圣母皇太后,一个是河北举子魏裔介,另一个则是个稀罕人物,他就是后来在中国宫廷史上留下显赫声名的德国传教士汤若望。

燕京城的老百姓对于高鼻子蓝眼睛的西洋人并不陌生,早在明朝末年,他们便携带红夷大炮与耶稣的十字架进入中原,并在北京、天津等地建起教堂,传布上帝的福音。

几经比较,最终议定汤若望为顺治帝的老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