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权:三角矛盾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 次

争权:三角矛盾_苏麻喇姑事迹

多尔衮、济尔哈朗南征后,首战湖北襄阳,占据了新野一带。这时,阿济格从大同发来求援急报,降将原大同总兵姜瓖公开反叛,又在西北竖起了反清复明的旗帜。“明废弁万练乘变袭踞偏关,瓖即以练为伪偏关道。宁武、岢岚、保德相继失守。刘迁者,亦明废弁也,纠亡命,受伪左大将军职,略雁门关及代州、繁峙、五台等邑,太原告警”。

多尔衮的人马在新野正要向南进发,闻报后,他命济尔哈朗继续南进,自率一旗人马回援西北。

与此同时,多铎再次从东路南下,计划从山东打到福建。不料中途出现意外,快到南京时,多铎病了,被迫还京。阿巴泰、谭泰、何洛会、孔有德、吴三桂等人继续南下。

圣母皇太后在京城一连几个月都没有收到一点好消息,忧心忡忡。苏茉儿也心感不安,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想找留守京城的谋臣问计,眼下最值得她信任的也只有宁完我一人了,而宁完我虽然复为大学士,却已不是议政大臣,对眼下的局势未必清楚。在无计可施情况下,她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见他。(www.guayunfan.com)见面后,苏茉儿发现过去风流倜傥的宁完我已显得非常苍老,完全是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她说:“由于宫中新规约束,好长时间没有来看望先生了。先生一向可好?”

宁完我说:“难得大格格惦记,奴才已经老了,现在每天修写史志,不用操心其他事情,倒也挺好。不过呢,据星象推演,今年是多灾多难之年,还请圣母皇太后以内敛纳藏为主,增强抗灾能力。”

“先生难道早知奴婢的来意?”苏茉儿有些惊讶。

宁完我没有直接回答,继续说:“此次摄政王几乎出动了全部兵力,想尽早统一中原九州,但他没考虑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天时。由于连年征战,民不聊生,老百姓心中都有一杆秤,不管你是明还是清,没有饭吃,都快饿死了,不起来造反都不行。这样的人多了,倾力弹压也压不过来。长此下去,只会让自己手忙脚乱。”

苏茉儿说:“那么,先生以为,眼下最佳的途径是什么?”

宁完我想了想,说:“改攻为守,将所据之地巩固好,并让它变得富裕起来。发展经济,解决民生问题,这才是国家安定的根基。”

苏茉儿说:“多谢先生点拨,令奴婢茅塞顿开。只是奴婢不知道怎样劝说摄政王、皇上和两宫太后,也不知道他们打算怎样突破眼前的困局。”

临别时,宁完我叮嘱她说:“气候不好,请皇太后多多保重身体。”

苏茉儿回到慈宁宫,故意借宁完我的话劝说圣母皇太后,请皇上和摄政王暂缓用兵。

圣母皇太后说:“皇上天天嚷着要放权给他,恨不得今天就夺得大明的整个江山,缓兵,只怕是虚妄。”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豫亲王多铎回京不到半月,于顺治六年(1649年)三月十八日不治病逝,时年三十六岁。摄政王多尔衮当时正在山西征讨姜瓖,听到多铎病逝的消息后,立刻班师退回居庸关。他换上素服,一路号哭奔回京城。

第三日晚,多尔衮呆坐在多铎的灵堂正昏昏欲睡,多铎的两个侧福晋来请为多铎殉葬。多尔衮既震惊又感动,他忍住悲痛,劝阻两位福晋说:“豫亲王是我手足同胞,他突然离去,于我如地崩山裂。然死者已矣,兄弟大功未成身先死,已是抱恨,若妻子儿女不能好活,岂不是更给他增添遗憾?”

多尔衮好劝歹说,但还是有一个福晋自尽了。他突然想到自己的额娘,一直以为额娘是被迫生殉,现在看来,自愿请殉也不是不可能。天下有许多事情都可以解释清楚,唯独这情爱二字让人捉摸不透。

多铎的死,让苏茉儿也伤心了好一阵子。多铎平日对苏茉儿很是友好,从未拿苏茉儿当下人看。他虽然举止鲁莽,说话口无遮拦,但没有心机,秉性刚毅,作战勇敢,为大清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能不让她敬佩。

就在她为多铎英年早逝而扼腕叹息的时候,康寿宫又传来噩耗:母后皇太后哲哲久病不愈,于四月十七日庚时仙逝,时年五十一岁。

多尔衮打算进宫向圣母皇太后报告怎么为母后皇太后举行盛大丧礼之事。

他刚踏进慈宁宫,就听到顺治帝说:“额娘,儿臣已经十三岁了,有关母后皇太后的葬礼事宜与儿臣商议即可,为何还要事事先跟叔父摄政王说呢,儿臣有什么不懂呀?还有,儿臣几时能够亲政?”

圣母皇太后说:“福临,你这话说得太不合时宜。母后皇太后刚刚去世,你不知守孝,却急于争权,仁孝何在?”

苏茉儿劝道:“万岁爷,太后娘娘说的是,当务之急是为母后皇太后治丧,等过了这段阴霾的日子,太后娘娘和摄政王会考虑您亲政之事的。”

多尔衮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得心中一颤,进内殿后,他既不行礼也不说话,脸上布满寒霜。

大家面面相觑,却无话可说。苏茉儿见场景尴尬,忙让侍卫传吴良辅把顺治帝送回宫去。

顺治帝走后,多尔衮终于开口了:“我们的小皇帝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圣母皇太后挑眼望向多尔衮,淡然道:“那摄政王作何打算?”既然话都挑明了,就直截了当地说。

多尔衮看了看苏茉儿,说:“我还是那句话,太后下嫁,什么话都好说。”

苏茉儿不说话的时候,站在他们的旁边就像透明人似的。宫中还没有哪个宫女在一个主子身边服侍二十几年,多尔衮在谈私密之事时也习惯她的存在了,他俩对苏茉儿没有秘密可言,况且,有些话也只能通过苏茉儿之口传给顺治帝。

“摄政王一次次逼嫁,如何让我相信到底是尚存一丝真情,还是为了政治目的?”圣母皇太后顿了顿,又补充道,“母后皇太后去世了,宫中的规矩我还得给她守着。”这是委婉地拒绝他。

“不,当然还有其他目的。”多尔衮说,“太后知道我没有儿子,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与你名正言顺地生个儿子。”

此言一出,圣母皇太后和苏茉儿都大惊失色。圣母皇太后定了定神,斥道:“摄政王你是昏了头吧?别说我不可能公开嫁给你,就是真嫁给你,我一个四十岁的老女人,为你生儿子,不是痴人说梦吗?你有那么多福晋,个个都比我年轻,要生多少生多少。再说,你不是才收养了德豫亲王的五子多尔博为义子吗?”

多尔衮听了不禁一阵脸红。

苏茉儿欲言又止。她知道,摄政王不仅生不了儿子,可能今生都不会再生育,但他自己却不知情,太可怜了。王公贵族谁不希望爵位与富贵传承一代又一代。

多尔衮沉思片刻,懊恼地说:“难道太后真不明白我的意思吗?顺治帝要亲政,并非我不想还政于他,而是我有后顾之忧啊!我执政这么些年,功劳苦劳尚且不论,只说妒我的人有多少,恨我的有多少?就连福临都是恨比爱多。你公开嫁给我,顺治帝就成了我的继子,我就皇父,你依然是皇太后。那样,即使我没有大权,有人要想对我不利,也得费心掂量掂量吧。”

圣母皇太后一边听一边想,多尔衮说的不无道理,大权在握时能压服绝大部分人,一旦大权旁落,必遭报复;但她反过来一想,如果多尔衮是为了有个护身符保自己平安,情感因素到底还剩下多少?她说:“我不是没为你想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现在你要名分,我可以给你,但要堂而皇之地迎娶,万万办不到。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提及此事。”

多尔衮深知圣母皇太后的脾性,再说下去也不能让她改变主意,于是气哼哼地说:“话已至此,太后你看着办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