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机:钻研医术_苏麻喇姑事迹

时间:2019-07-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 次

转机:钻研医术_苏麻喇姑事迹

八皇子溘然而逝,给苏茉儿带来了很大震撼。一个高贵至极的小生命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甚至连自己的父母也没叫上一声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好像从不曾到这人世间走一遭。然而,他给人留下的哀痛和打击却是巨大的。

为此,苏茉儿更加努力钻研医术,以应不时之需,但汉人的医学著作公开刻印发行的实在太少,医家收授弟子,多口传加实践,有些还属于祖传密要,外人很难得之。苏茉儿想来想去,决定去找宁完我。他虽然复为家奴,但并不能否认他的博学及对大清的贡献。

苏茉儿见到宁完我时,发现他依然与得意时一样,举止不失礼仪,言辞不卑不亢。问到医术,他说:“奴才并不懂医术,只看了几本医学理论著作,不曾行医施药。若大格格真想学以致用,奴才可推荐一人,只是不知他现在是否仍在关外。”

苏茉儿忙问:“难不成此人是关内人士,叫什么名字?”(www.guayunfan.com)“此人姓喻名昌,字嘉言,乃江南人士。他游历至关外时,曾与奴才有过一段交情。若现在还在关外的话,奴才一定把他找到。”

苏茉儿想了想,说:“江南人士恐怕不会在关外待久,先生对此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宁完我说:“奴才虽为家奴,实际上身子还是自由的,愿为大格格尽力去寻他,即便找不到他本人,也可以寻几本医书来。”

苏茉儿觉得宁完我乃戴罪之身,稍有不慎便会引来杀身之祸,因而面露难色地说:“这可能会给先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定还要入关去寻,入关可不易;即便入了关,人海茫茫,寻人也不易;即便寻到了人,请师更不易。先生可曾想过?”

“不打紧,反正奴才现在也是无所事事。若要入关也无妨,奴才正想去关内走走。大格格是不是担心奴才没有这点本事呀?”宁完我反问道。

话已至此,苏茉儿也不好拦阻,只得应道:“那好吧,不过此事千万不要让皇上知道。”

宁完我尴尬地笑了笑:“奴才现在想见皇上也见不着啊,大格格放心吧。”

一晃又入冬了,皇太极已从丧子之痛中解脱出来,倒是宸妃的精神从此垮了,整天郁郁寡欢。皇太极安慰她说:“爱妃还年轻,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宸妃听了眼泪直往下掉:“臣妾懂得皇上的心,皇上雄风仍盛,可臣妾已经是一块老荒之地,您再怎么勤勉,也未必会有收成。”

皇太极深情地说:“爱妃风采依旧,只是心态老了。常言道,此处花落,彼处花开。振作起来吧,最重要的是,你心中应有一朵永不凋谢之花,让她恣意地开放。”

宸妃激动地将头埋在皇太极怀里,喁喁地说:“让臣妾爱您吧,臣妾的肉体、臣妾的灵魂、臣妾的生命全都属于皇上。”

崇德三年(1638年)下半年,关外清兵沿皮岛、大小凌河、松山至义州一线驻防,与大明守军展开了拉锯战。皇太极再派多尔衮为主帅,杜度为副帅,率五旗约八万人马绕道伐明。清军分为左右两翼,于崇德四年(1639年)初春出征,越过察哈尔的地盘从北突破长城入关,然后沿着运河往南打,一直打到济南,连克一府、三州、五十五县,明朝德王被俘虏,山东布政使、巡抚、知府都为清兵所杀。清军这次入关,俘获人畜四十六万之多。

皇太极与礼亲王代善在关外塔山前线等候消息,接到战报后,皇太极一看大喜,随手将战报递给代善。代善乍看也很高兴,可看着看着,他脸色骤变,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皇太极忙问:“大哥何出哀声?”

代善没有回答,哀号一声:“岳托、玛瞻,我的儿呀!”随后便昏了过去。皇太极拿过战报,往下看,只见上面写道:岳托和辅国公玛瞻于济南城中亡故,臣等无心再战,不日即班师。

“快去给礼亲王传郎中。”皇太极吩咐护卫,接着又对纳穆泰大声命令道,“立即停止攻城,回大营待命。”

为了不影响士气,皇太极与代善等人悄悄先行回到盛京,等右翼军杜度回师。杜度回盛京这天,皇太极率众出城相迎,亲扶岳托棺柩入城。第二天,他又赴岳托府中祭悼,追封岳托为克勤郡王,其长子罗洛浑袭其爵,为多罗贝勒,又辍朝三日,举国哀悼。

战后,有个难题一直困扰着皇太极:清兵每次都是绕道入关,虽大有斩获,但攻克的城镇守不住,仅限于饱掠而归,让大明遭受点损失而已,而这并非他们入关的终极目标。皇太极一心想要改变这种抢掠行径和作战策略,于是问计于范文程。这是一个老话题,范文程想都不用想就做出了回答,无非是军民屯田,充实仓廪,收买人心,重用能人,打一城守一城,步步为营之类。听着范文程的老生常谈,皇太极无奈地摇摇头,不是表示否定,而是提不出异议的无奈。随后,他派人把在盛京做人质的祖大寿之子祖可法找来,让他按自己的授意给祖大寿写了第三封劝降信。

祖大寿原本已降大清,但崇祯帝吸取了杀袁崇焕的教训,并不纠罪于他,反而给他增兵增粮。祖大寿感念皇恩,决心与清兵对抗到底,甚至置自己儿子的性命于不顾。

皇太极既已决定不再烧杀掠抢,乱杀无辜,祸害平民,要想拿下关外几个重镇便更加困难了,只得在关外暂时息兵。

转眼,九皇子福临已经两岁多了,似乎看不出他有何天赋异禀。苏茉儿教他说话走路,给他制作小玩具。福临最早学会了叫姐姐,尽管苏茉儿先教他喊皇阿玛和额娘。

皇太极很少来看九皇子,甚至忌讳别人叫福临九皇子。他仍然将大部分时间花在关雎宫,做最后的努力,寄望于在五十岁以前与宸妃再生一个皇子,但宸妃的身子骨越来越羸弱,而他自己则越来越胖,只得将勤耕苦作改成了精耕细作。

冬天闲着,皇太极带八旗精锐前往叶赫地区打猎兼练兵。礼亲王代善马失前蹄,伤了脚。皇太极跳下马,亲自为他裹伤。宴席上,皇太极最先给代善敬酒,流着眼泪说:“大哥年纪大了,我再三劝你不要骑马驰走,大哥为什么这么不善自珍重呢?”

皇太极没了打猎的兴致,于是罢猎率军回京。代善则坐轿缓行,由超出亲王仪仗规格的侍卫队伴行。从此,代善不再领兵出征。

回到盛京后,皇太极先登翔凤楼,凭栏远眺,只见京城白茫茫一片,仍在冬眠之中。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皇太极不禁打了个冷战,内心又生感慨,现如今离入主中原的宏伟目标还很遥远,而自己却老矣。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九个儿子已有两个早夭,是不是该选一个重点培养对象了?他没有想到立太子,仍将希望寄托在宸妃身上。

这天,苏茉儿在院内蹲着将福临放到长条形板凳上,玩骑马的游戏,突然,她发现有个人站到了面前,抬眼一看,惊讶出声:“皇上吉祥!”然后抱住福临,“快叫皇阿玛。”

福临双手抓住板凳,将头扭向一边。

皇太极尴尬地笑了笑,问:“丫头,你在教小阿哥做什么?”

苏茉儿说:“奴婢让九皇子学骑射。”

皇太极疑惑地看了苏茉儿一眼:“小阿哥连皇阿玛都不会叫,怎能学骑射?”

苏茉儿想,福临不是不会叫,而是不愿意叫,谁让皇上平素不多亲近一下儿子呢,但她口头上还得讨好皇上:“九皇子这时正用心骑马呢,看他这股劲儿,将来一定会像皇上那样,英勇无比,驰骋疆场,为大清开疆拓土。”

“但愿如此。”皇太极觉得这样说太生硬了,于是又补充道,“丫头尽会哄朕开心。”他一边说一边走进内屋去。

福临仍旁若无人地自己玩骑马,两个内侍卫见他那副认真的模样,都在一旁嗤嗤地笑。

皇太极已有几个月没有临幸永福宫了,这次待的时间有点长。不过,皇上和庄妃说了什么,苏茉儿一句也没有听到。

第二年开春后,宁完我从关内回来了。他这次入关达三年之久,但一直没有找到那位名医,据说是回江南开医馆去了。不过,宁完我弄到几本珍贵的手抄本医书,因不方便进宫,他托弘文馆的旧同僚转给皇上的内侍卫,再转交给苏茉儿。这让苏茉儿如获至宝,日夜研读。

皇太极息兵一年多来,不知写了多少劝降信给祖大寿,结果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在关宁锦和皮岛一线驻守的清兵已心生厌倦。多尔衮也不堪围锦州城之苦,让将士轮流回家休息,并命大军后撤三十里。皇太极闻讯,急赴义州,然后把多尔衮等人叫到义州大骂了一顿。所幸皇太极一路上看到军民屯田大有成果,才没有对多尔衮严加责罚。

随后,皇太极下令再往关内和关外的重镇派出一批谍工,以掌握汉人的一切动向。

与此同时,锦州守将祖大寿意识到清军屯田对明军已构成直接威胁,便将这一消息报告给蓟辽总督洪承畴。洪承畴已领在陕西平乱的明军东来,与山海关总兵马科、宁远总兵吴三桂合兵一处,并将锦州的松山、杏山、塔山三城,构为犄角。接到报告后,他吃了一惊:“女真若是在义州搞起屯田来,等于将边界一下子推到了山海关前,这还了得!”他立即回信,命令祖大寿攻掠义州。

皇太极在前线巡视一番后即返回盛京,苦思如何才能加速西进的步伐。正当他急躁不安之时,内侍卫进来奏道:“皇上,从中原返回来的谍工求见。”

皇太极立即令谍工到飞龙阁去,另传几位军机大臣前来参议。

谍工汇报说,大明的形势非常糟糕,前段时间,兵部尚书杨嗣昌搞了个十面张网剿贼方略,调陕西巡抚孙传庭、五省总督洪承畴、熊文灿等,从十个方面围剿农民军,闯王李自成部被打得七零八落,主力到了豫皖赣一带活动。张献忠投靠熊文灿,愿意接受招抚。这样一来,洪承畴就抽出身来,到东面关外用兵了。

皇太极觉得事态严重,两眼疑惑地盯着范文程。

范文程在来飞龙阁之前就开始想计策了,他从容答道:“下臣以为,如今用兵之计有三:一为刺心,即直取燕京,擒王而亡其国;二为刺喉,绕过宁锦直逼山海关,破关而入;三为断臂,强取宁锦重镇,扫清关前障碍。”

皇太极沉吟半晌,说道:“先生的刺心之计虽可速胜,但不可久守,即使明军无力反击,那些暴动的农民军也不会坐视不理,倘若关外的明军把我后路阻断,兵饷不继,那就进退两难了。此计至少暂时行不通。朕倒是觉得欲夺中原,必须先夺山海关,欲夺山海关,必须先夺宁锦诸城。可以攻伐与安抚并用,分化瓦解关外守军,强攻一城,至少可以拖住洪承畴,让他无法顾及关内,让农民军把关内闹个天翻地覆。”

范文程说:“皇上高屋建瓴,臣下哪有这等视野?让关内的农民军去和明军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坐收渔人之利,岂不快哉!”

次日朝议,众臣一致同意与洪承畴在松锦一带展开一场决战。同时,皇太极下了一道谕旨:诸王大臣教子弟习骑射。

苏茉儿以此为据,终于逮到机会去城郊练习骑马了。她几次将未满四岁的九皇子福临抱上马,一起在郊外飞驰,看得人心惊肉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