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棺进军哈密收复伊犁_关于左宗棠的事迹

时间:2019-03-20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6 次

抬棺进军哈密收复伊犁_关于左宗棠的事迹

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壮举震惊了中外,然而俄国答应只要清廷收复乌鲁木齐和玛纳斯城就归还伊犁的承诺却一直没有兑现。全世界都在讨论左宗棠的收复壮举,而同样也在瞩目俄罗斯帝国在伊犁问题上的处置。俄罗斯似乎并没有兑现承诺的打算,而左宗棠也没有就此退缩的准备。中国和俄国,欧亚大地上的两大国,究竟会不会因此而兵戎相交呢?人们拭目以待,而两国之间也在明里暗里相互较量。

其实,在左宗棠收复南疆八城的时候,他就有许多机会出兵夺取伊犁。当时,俄国正和土耳其打得难舍难分,还抽调驻守伊犁的俄军前往支援。伊犁将军金顺就建议左宗棠趁机偷袭伊犁。左宗棠以为偷袭并不光彩,伊犁是中国的领土,俄国也扬言要归还,此时乘人之危还不如正大光明向其索还。而后当八城尽皆收复,白彦虎和伯克胡里逃入俄国,刘锦棠要入俄搜索时,左宗棠又拦住他,不让他破坏国际法,越境行动。他命人写信给俄方,正式提出归还伊犁和交出白彦虎伯克胡里的正当要求。那时俄方不予理睬,非但没有归还伊犁、交出叛敌,反而三番五次纵容白彦虎和伯克胡里率领残部入侵新疆边境。显然可见,俄国所为就是在向中国表明它不愿意归还伊犁,反而想要侵占整个新疆的野心。此时军中上下都多次要求左宗棠率兵,攻下伊犁,抓捕白彦虎和伯克胡里。不过,左宗棠却仍然摇头。他行军作战向来谨慎有加,无不对前因后果思前想后,若非有把握,他都不轻易开战。他要等待时机,并在此期间做足准备。

然而,左宗棠的伺机以动让俄国以为中国好欺负,除了纵容白彦虎之辈多次侵略边疆之外,更对清廷多次请求商讨归还伊犁事宜予以诸多借口,不给准确答复,就这样与中国耗时。左宗棠看出俄国并无归还伊犁之意,且有意要拖延时机,以占据伊犁作为入侵新疆的契机。此番诡计,事已至此人尽皆知,左宗棠逐渐有了以武力收复伊犁的决心。

而在此时,清廷却耐不住俄国的消耗了。一方面西征军久驻西陲,清廷不能长久支持饷银,而另一方面,海防又需要大力建设,清廷希望早点解决西陲边疆问题,一心一意巩固海防。因此,清廷在不征求左宗棠意见的情况下,就派出昏庸的吏部侍郎崇厚前往圣彼得堡与俄国谈判。1879年8月,崇厚在克里米亚半岛与俄国签订了《中俄伊犁条约》。条约规定,俄国交还伊犁,但中国要割让霍尔果斯河以西、特克斯河流域及穆素尔山口等要地,并且要赔偿俄国代守得伊犁的军费280多万两白银,另外又获得通商、免税等诸多不正当权益。(www.nxxnyqc.cn)崇厚自作主张以为圆满完成任务,然而消息传回国内,却引来举国上下一致的谴责和愤慨。不仅左宗棠、刘锦棠等前线将士为之愤懑,纷纷要求用武力收回伊犁,朝中要员们更是雪花般上疏弹劾崇厚,要求更改条约内容。此条约一出,则见俄国的豺狼本貌。

左宗棠为义愤填膺,慨然上疏:

武事不竟之秋,有割地求和者矣!兹一矢未闻加遗,乃遽议捐弃要地,餍其所欲,譬犹投犬以骨,骨尽而噬仍不止。目前之患既然,异日之忧何极!此可为叹息痛恨者矣。

……

俄人自占据伊犁以来,始以官军势弱,欲诳荣全入伊犁陷之以为质。既见官军势强,难容久踞,乃借词各案未结以缓之。此次崇厚全权出使,嗾布策先以巽词之,枝词惑之,复多方迫促以要之,其意盖以俄于中国未尝肇起衅端,可间执中国主战者之口,妄忖中国近或厌兵,未便即与决裂,以开边衅,而崇厚全权出使,便宜行事,又可牵制疆臣,免生异议。……就事势次第而言,先之以议论委婉而用机,次决之以战阵坚忍而求胜,臣虽衰庸无似,敢不勉旃!

左宗棠提出以武力作为后盾,坚持修约的建议,与他得知清廷决意派崇厚赴俄签约时的意见一样:

前疏所称地不可弃者,窃以腴地不可捐以资寇粮,要地不可借以长敌势,非乘此兵威,迅速图之,彼得志日骄,将愈进愈逼。而我馈运艰阻,势将自绌,无地堪立军府,所忧不仅西北也。伊犁收还以后,应于边境择要筑垒开壕,安设大小炮位,挑劲兵以增其险。……伊犁未收还之前,金顺大军驻库尔喀喇乌苏,其西精河地方,势处要隘,向驻马队,以资扼截。

可见,左宗棠对于俄国想借伊犁侵占新疆,而后深入腹地的阴谋看得一清二楚,因此在收复南北疆之后就着手部署对俄战争事宜,布置兵马,先扼要塞以备万不得已时与俄开战。

然而此时投降派却又来捣乱,极力维护崇厚。李鸿章、郭嵩焘等人都以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埋怨若非左宗棠竭力要以武力作为收复伊犁的后盾,那么即使俄国不归还伊犁也没问题,毕竟这样可以换得两国的暂时安稳。因此,他们主张就此作罢,条约既定,就割地赔款得了。对此毫不知耻的卖国言论,左宗棠一如既往严加痛批:

俄人乘中国内战方殷,未遑远顾,乘机占据伊犁,借称代我收复,在地方上按户收税,已掠夺不少,仍未餍足,现又要求赔偿。光绪三年西方报纸消息,俄人愿得二百五十万卢布,即交还伊犁,此次偿款忽议增五百万元,可见其讹诈!俄人原说,待我收复乌、玛二城,即当交还伊犁,而俄不践前言,反而庇匿叛徒,纵其党羽四出扰边。去冬今春为我军捉获俘虏,搜有俄政府路票,并供认系由俄官员驱遣。官军追贼从未越俄界一步,我之守约如此,彼之违约如此,尚何信义可言!

俄国三番五次欺我守信为软弱的表现,得寸进尺,不守信义至此,左宗棠以为对它也算是仁至义尽,做足了本分。因此,对于俄国的无理要求和崇厚的昏庸卖国,绝不能应允。此前他还对俄国遵约归还伊犁有所期望,但如今看到俄国欺人太甚,他坚定了武力收复的决心,“明春解冻后,亲率驻肃亲军,增调马步各队,出屯哈密,就南北两路适中之地驻扎,督饬诸军,妥慎办理”。

清廷迫于多方压力,召回崇厚,并革职问罪,最后应左宗棠的建议把他交由刑部定以死刑。而对李鸿章、郭嵩焘等人的荒谬言论,则撇至一边。清廷一方面废弃旧约,另派曾纪泽前往俄国再次谈判,一方面督促左宗棠尽快布置武力,以此协助曾纪泽对俄谈判。于是,便有了左宗棠抬棺进军哈密,以示坚定决心的千古美谈。

“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老怀益壮”,光绪六年四月十八日,左宗棠从肃州兴师前往哈密。他定了三路收复伊犁之计,分别由东路、中路、西路进军克敌。东路由伊犁将军金顺率部万余众严守精河一带,中路由张曜率军5000沿特克斯河进军伊犁,而西路则由刘锦棠率兵1万经布鲁特游牧地抵达伊犁。而左宗棠则率亲兵等部队前往哈密指战。此时的左宗棠已经68岁,身体病弱,经常咳血。此番再度西进,很可能要和俄国打一恶战,左宗棠身病志坚,已然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于是在进军路上命人抬了一口空棺随军前进,以示收复决心,激励全军誓死报效祖国。荒凉的边漠,昏黄的落日,空中犹带阴冷的春风,千余兵士整齐列队行走在西征的路上,如此悲壮,惊撼了中外人民。谁也没有想到混浊昏暗的晚清,竟然还有这样一位视死如归力保国疆的老壮军人。国人不禁为之欢喜、感动、心痛而泪流,而洋人则在惊惶不安中又对其敬佩不已,在敬佩之中却又要加紧部署对中国的掠夺和威胁。

英国出动女王的旨令,为崇厚求情。本来,中国收复伊犁,对英国而言是一件好事,起码没有俄国盘踞新疆,英属印度就少了一份威胁。况且,俄国不能在中国占据太多便宜,也有利于英国侵略。但英国却积极主动为崇厚求情,这又是为何?其实,列强之间的关系都围绕着一个“利”字展开。如果清廷倚重左宗棠,从此对待列强侵略态度变得强硬,那么俄国不能从中得利,英国等其他侵略国自然也不会好过。19世纪初拿破仑曾说过,中国就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它在没有醒来之前任何苍蝇都敢在它头上作祟,但是它一旦醒来,而且总会醒来,那么就会让世界为之震惊。我们不知道当时的列强在知道左宗棠抬棺进军的壮举之后会不会想起拿破仑曾经说过的这番话,然而他们确实在左宗棠雄鹰般的意志和决心面前感到害怕、恐惧了。英国怕雄狮一旦醒来就会危及它在中国的利益,因此又再加阻挠,妄图给清廷施加压力以阻止它醒来,从而取得和维护更多的在华利益。

俄国本来也是想通过此前与崇厚签订的草约一试清廷态度的,没想到清廷果真如此强硬,于是它又加大威胁,不仅派重兵加驻俄国在中国东北一带攫取的疆土,更增派20艘军舰从黑海驶向日本长崎,放言封锁中国海域。俄国以中国东北边境和海域相要挟,正中左宗棠此前的担忧。然而此时骑虎难下,况且俄国只是虚张声势,左宗棠断不可能像李鸿章等人一样被他吓倒。左宗棠没有动摇武力收回伊犁的决心,但是英人的游说、俄国的武力威胁以及李鸿章、郭嵩焘等投降派的谗言却让慈禧越发胆战畏惧了。

在多方的威胁、恐吓之下,慈禧妥协了,还未等到曾纪泽谈判成功,她便以“现在时事孔亟,俄人意在启衅,正需老于兵事之大臣以备朝廷之顾问”为由把左宗棠调任回京,把他放在军机处任职。虽然军机处是多少大臣一生都想踏足的清廷政治要地,然而对于左宗棠而言不过是赋闲的地方。慈禧并不是真要他在军机处有多大作为,而是一方面借此委婉向俄国示意她的妥协态度,另一方面又给俄国造成一种迷惑,让俄国参不透慈禧到底是要就此罢兵还是在京和左宗棠商讨进军事宜。

果不其然,俄国一直都在关注清廷和左宗棠的动态,因此一直都对曾纪泽实行应付政策。当听到清廷调任左宗棠回京的时候,就询问曾纪泽是否属实。曾纪泽一口否认,告诉俄使左宗棠仍然在新疆按兵不动。但俄使后来收到确切消息证实左宗棠已经在赶往回京的路上,于是又再次问曾纪泽,并担心左宗棠会上京援兵相助在疆军队攻打伊犁。曾纪泽还是否认这事,跟俄使说左宗棠老成持重,信守承诺,不会轻易进军的。俄使自然有所怀疑。

其实,当时的通信效率很慢,曾纪泽确实一直未收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消息。倒是俄国方面消息灵通,派去的密探早就汇报了左宗棠调任京城的事实,只是不知道清廷调任他的目的何在。俄国之所以如此担忧左宗棠回京请求援助,是因为它对外侵略的战线拉得太长,此时正忙着应付对他国的战争,没有更多的兵力对付中国。而它所拿来威胁中国的兵力,不管是陆军还是舰队,都不过是虚张声势之举,其实战斗力根本不强,他们自身都没有信心能够和清军对抗。因此,鉴于左宗棠的强硬态度和精壮兵马,俄国并不敢轻易开战。很快,无暇他顾又有左宗棠大队人马相威胁的俄国放松了对中国索赔的要求。并且,明明左宗棠已经奉命赶回京师,但曾纪泽却多次否认此事,俄国不明就里,更不明白清廷调任左宗棠回京师的真实用意何在,所以忧心忡忡,急着与曾纪泽签订了草约。后来,俄国收到清廷同意了所签草约的消息才终于放下心来。

曾纪泽所签条约,只是争回了伊犁以及特克斯河流域和通往南疆的穆素尔山口等地,还有部分其他权益,但霍尔果斯河以西的国土仍然划给了俄国,并且比之前所签赔款银两更多。俄国只是做了一小部分的让步,左宗棠在回京后才得知这个消息,气得直言:“伊犁仅得一块荒土,各逆相庇以安,不料和议如此结局,言之腐心!”

收回伊犁,但又失去其他国土,还要增加赔款银两,这与左宗棠以武力收复伊犁,夺回正当权益的愿望无疑相去甚远。奈何条约已定,清廷上下都无异议,左宗棠又调任回京,不能再遥加指挥在疆部队,只能叹息作罢。

不过,以左宗棠的武力作为后盾,伊犁总算回归祖国。除了失去霍尔果斯河以西的小部分国土,中国也算是收复了新疆全境。伊犁一事,就此告一段落。左宗棠虽然很不满意如此议和结局,却也无法改变既定的条约,只好认命。但他对新疆的安稳仍然时刻牵挂在心,回京前后又多次献言,希望清廷尽快在新疆设行省,置郡县,以防后患。左宗棠先后五次请命,清廷终于光绪十年九月三十日正式设立新疆省,并任命刘锦棠为首任新疆巡抚。是年为左宗棠去世前一年。

一统新疆,并完成了设省心愿,以结左宗棠近50年的心病,左宗棠此番西征,虽不是圆满结局,但也差强人意。抬棺进军哈密,以武力支援曾纪泽谈判,成功收回伊犁,完整新疆版图,新疆因此和中国更密切联系,如此,左宗棠对此终归无憾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