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个人崇拜,正确认识领袖_关于邓小平的故事

时间:2019-03-2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3 次

反对个人崇拜,正确认识领袖_关于邓小平的故事

邓小平对毛泽东思想一直是坚定信仰的。

1943年11月10日,邓小平在北方局党校第八期开学时发表的整风运动的讲话中,就较早地阐述了毛泽东思想,表现了他先于很多人的超前的眼光。

邓小平说:“……我党自从一九三五年一月遵义会议之后,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之下,彻底克服了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一扫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气氛,把党的事业完全放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即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之下,直到现在已经九年时间,不但没有犯过错误,而且一直是胜利地发展着。这种事实我们大家都知道得很清楚。的确,在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党中央的领导之下,我们回忆起过去机会主义领导下的惨痛教训,每个同志都会感到这九年是很幸福的……”

对于毛泽东、邓小平是充满了尊敬之情的。(www.guayunfan.com)他在同一篇讲话中说:“现在我们有了这样的党中央,有了这样英明的领袖毛泽东同志,这对于我们党太重要了。”

邓小平这些都是由衷之言,没有半点虚情。

这个结论,既是从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中得出来的,也是他的亲身经历所证明的。

更何况,他直接在毛泽东麾下工作了几十年的时间,他凭着自己的实干精神,也凭着毛泽东的器重,一步一步走向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岗位:遵义会议时中央秘书长,是毛泽东提议的,后来担任八路军129师的政委,七大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原局书记、中原局第一书记,指挥淮海战役的总前委书记,二野政委、华东局第一书记,西南局书记,中共中央秘书长,国务院副总理,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总书记。每一次升迁,都表明了毛泽东对邓小平的信任。

特别能说明这个问题的是,在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时候,毛泽东推举邓小平担任总书记。

对于毛泽东的推举,邓小平说:

“对总书记这一职务,中央讲了很久,我也多次提出,只有六个字:一不行,二不顺。”

毛泽东说:

他说不顺,我可以宣传宣传,大家如果都赞成,就顺了。我看邓小平这个人比较公道,他跟我一样,不是没有缺点,但是比较公道。他比较有才干,比较能办事。你说他样样事情办得好呀?不是,他跟我一样,有许多事情办错了,也有的话说错了;但比较起来,他会办事。他比较周到,比较公道,是个厚道人,使人不那么怕。我今天给他宣传几句。他说他不行,我看行。顺不顺要看大家的舆论如何,我观察是比较顺的。不满他的人也会有的,像有人不满意我一样。有些人是满意我的,我是得罪过许多人的。今天这些人选我,是为了顾全大局。你说邓小平没有得罪过人?我不相信,但大体说来,这个人比较顾全大局,比较厚道,处理问题比较公正,他犯了错误对自己很严格。他说他有点诚惶诚恐,他是在党内经过斗争的。

一直到这个时候,邓小平都是毛泽东的一员爱将,他也因此成了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第一代中央领导核心中的一员。

邓小平在工作上、感情上、思想上、政治上同毛泽东的联系不能说不亲密。

即使这样,邓小平并不盲从。在他们这一辈领导人中,邓小平没有表现出半点某些高级领导干部那样的愚忠。

这也正说明了邓小平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他能清醒而理智地区分:领袖哪些思想是正确的,应该坚决执行;哪些思想是错误的,应该尽量避免它将带来的损失。

他为什么对毛泽东这样伟大的人物也不盲从呢?因为他清醒地认识领袖的地位和作用。这在毛泽东的威望达于顶点的时候,能够这样清醒,正表现了邓小平的超前思维。而这种认识又恰恰体现在他刚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总书记时他作的《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

邓小平在报告中谈了如何加强党的建设的问题,其中两个问题至关重要。

一个是坚持民主集中制,加强党的集体领导的问题。他说:

“列宁主义要求党的一切重大的问题,由适当的集体而不由个人作决定。个人决定重大问题,是同共产主义政党的建党原则相违背的,是必然要犯错误的,只有联系群众的集体领导,才符合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才便于尽量减少犯错误的机会。必须坚决反对个人包办和个人专断行为,严格健全党委制。必须定期召开各级党组织的代表大会,要使党的代表大会成为党的充分有效的最高决策机关和最高监督机关。”

一个是反对个人崇拜问题。邓小平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政党、领袖相互关系的基本原理,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苏联共产党的经验教训,而特别强调了反对个人崇拜问题。他指出:

“工人阶级政党的领袖,必须是联系群众的模范,必须是服从党的组织,遵守党的纪律的模范。对于领袖的爱护——本质上是表现对于党的利益、阶级的利益、人民的利益的爱护,而不是对个人的神化。苏联共产党二十次代表大会的一个重要功绩,就是告诉我们,把个人神化会造成多么严重的恶果。我们党从来认为,任何政党和任何个人在自己的活动中,都不会没有缺点和错误,……因为这样,我们党也厌弃对个人的神化。……党中央也历来反对向领导者发致敬电和报捷电,反对在文学艺术作品中夸大领导者的作用。当然,个人崇拜是一种有长远历史的社会现象,这种现象也不会不在我们党的生活中和社会生活中,有它的某些反映,我们的任务是,继续坚决执行中央反对把个人突出,反对对个人歌功颂德的方针……”

但是自1957年以后,报告中所提到的一些问题逐渐出现了。党内的民主集中制不能得到彻底贯彻,个人神化也出现了。

庐山会议以后,党内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急剧升温。取代彭德怀担任国防部长,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林彪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更是不遗余力地制造和宣传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1959年9月,林彪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提出:“毛泽东就是现在的马克思,现在的列宁。”毛泽东思想“站在现代思想的顶峰。”“毛泽东同志全面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综合了前人的成果,加上了新的内容。要好好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著作,我们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著作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在林彪等人的影响下,一些报刊对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出现了庸俗的倾向。

针对这一现象,邓小平在1960年中共中央天津会议上进行了批评。他说:“对待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很严肃的原则性的问题,不要庸俗化”,“不要把毛泽东思想同马克思列宁主义割裂开来,好像它是另外一个东西”。他还指出:“我们党是集体领导,毛泽东同志是这个集体领导的代表人,是我们党的领袖,他的地位和作用同一般的集体领导成员是不同的。但是切不可因此把毛泽东同志和党中央分开,应该把毛泽东同志看做是党的集体领导中的一个成员,把他在我们党里头的作用说得合乎实际。”1961年,邓小平还对罗荣桓反对林彪将毛泽东思想庸俗化的斗争表示了支持。

遗憾的是,由于毛泽东接受和欣赏对他的个人崇拜,党内和国内也存在着个人崇拜的基础和条件,邓小平的努力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个人专断,将个人意见凌驾于中央意见之上,与接受个人崇拜与神化的问题在晚年毛泽东身上逐渐严重起来。以至酿成了“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恶果。

但邓小平,这个非常尊敬毛泽东,也为毛泽东信用和倚重的人,在那种越来越狂热的个人崇拜的浪潮中,始终保持了他特有的冷静。

套用下面这句话,可说明邓小平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

吾爱吾师,

吾更爱真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