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 立 著名演员_程程访问

时间:2019-03-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5 次

袁 立 著名演员_程程访问

袁 立 著名演员

———女人像红酒

她是《永不瞑目》里的欧阳兰兰,热情,张扬,我行我素;她是《铁齿铜牙纪晓岚》里的杜小月,率真,大胆,直来直去。

她就是著名演员袁立,杭州走出去的“嘎立立”。在北京的一家酒店,我们采访了这个故乡人。

精彩对话(www.nxxnyqc.cn)袁立:让我想想怎么叫。

程程:自己叫不清楚了?

袁立:叫不清楚了。

程程:你妈妈叫你的话,你现在想想你妈妈叫你会怎么发音呢?

袁立:嘎立立!

程程:还是这个名字?从小叫到大了啊!

袁立:对,姓“嘎”,人家都不知道我姓袁。

程程:是啊,好多人都会说,哎,为什么叫“嘎立立”?

袁立:就是因为我家原来门前有条河嘛,然后河里鸭子嘎嘎叫,我就一直趴在窗口嘎嘎叫,所以就变成“嘎立立”了,明白吗?其实是叫“立立”,但是老跟着鸭子叫“嘎嘎嘎”,就是“嘎立立”了。然后到了小学的时候,有那个“嘎子哥”,就是有堵烟囱那些电影的时候,然后我就变成“嘎子哥”。那时候有个“嘎子哥”是吧?

程程:那你是女孩啊!

袁立:那可能是不是有点像男的我不知道。

程程:人家都叫你“嘎子哥”啊?天哪!

袁立:也挺好的啊!我很喜欢别人叫我“嘎子哥”,或者别人叫我“先生”。因为我觉得像在民国的时候,就是杨绛女士这样就是到了一定级别了之后才会叫她“先生”。

程程:造诣非常深厚了。

袁立:对,所以有一天有个人误口叫我“先生”,我心里好高兴啊!但是我知道他是说岔了。

“嘎立立”袁立,1972年出生,是个地地道道的杭州姑娘。1992年袁立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算来,她已经一个人在北京打拼了16年了。但是在她的脸上,却几乎看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程程:好像老天对你特别厚待,就不见你老。

袁立:太好了!希望再过四十年依旧如此,那就变成老妖精了。

程程:人家一看袁立,多少岁啊?二十几啊?

袁立:差不多我都跟人家说我25岁。

程程:永远25,不会再长大了啊!

袁立:对,永远不会。

程程:心态决定一切?

袁立:对,我其实不是特别动脑子。我应该说我其实不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我比较相信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不强迫自己。一件事情它到了会成功的时候,它自然而然会成功。果子它该熟了就自然而然会掉下来,而不是在它还没熟的时候就去摘它。我可能是在顺其自然地在走每一天。

程程:就是认真地让自己慢慢地,如果是个果子,就让你自然而然成熟,每天吸够养分,吸够阳光……

袁立:每天很快乐地晒太阳,该吸水分吸水分,该掉了就掉了,该成熟就成熟了。

程程:不会自己去想办法,去挤破头去做一些事情?

袁立:那样我觉得会很辛苦,我觉得那样会老得很快。那样会把你未来的幸福快乐都透支到现在了,将来可能就没有了,对不对?我希望它能更长久,缓缓地过日子。我觉得每天都过得非常的轻松,放松;然后我投入工作的时候我会非常投入,因为我热爱它。我希望我的一生都很平均,我不希望把将来的幸福拿到现在来用。我不喜欢急功近利,上蹿下跳,着急得不得了。其实大家都明白,你这么做的时候别人也能看出来。我希望别人对我有一份尊重。

“嘎立立”袁立的“嘎”,就嘎在她的我行我素,特立独行。在别的明星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想方设法自我炒作的时候,袁立却在自己的世界里缓缓地、悠然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哪怕在别人眼里还不够红,她的态度也就是三个字:无所谓。

袁立:比如说,我的宣传告诉我说,你今天干嘛今天干嘛今天干嘛,如果超出两天,第三天她还有事情我就说,停!我觉得很辛苦,我要休息一下。因为这样我觉得我会缺氧,我的眼睛会红的。然后我老说话没有休息,不行。我必须缓缓地做事情。我如果老是疲于奔命,我没有那么多精力,我不习惯。

程程:那你会不会担心,就是说,我如果老是这样淡淡的、缓缓地工作,见光率不是很高,万一大家把我忘了怎么办?

袁立:忘了就忘了。我觉得有眼光的人和真正欣赏你的人是不会忘的。我觉得如果只是一时的热闹,那还是不要记住我的好。如果只是一时的热闹,比如说有些人,哗一下极具蹿红,但是你发现他马上就没有了。我觉得那样也满悲惨的。大起大落的时候,要接受一种心理上的失落,我不要这样。我宁可慢慢的,因为对我来说,每天的放松,生活,也非常重要。因为我觉得我到这个世界上来,我始终说过一句话,我是来生活的,我不是来听掌声的,我不是来前呼后拥的。这并不是我特别想过的生活说实在的。其实我平时生活中,我穿衣服也好,我基本上不化妆。不是基本上,就不化妆。然后我穿衣服也不会穿得让人家注意我,我不希望别人注意我。我喜欢谁都不注意我,然后我就可以看到很多我想看到的东西,我可以很自然地生活。如果我去买东西,人家都认识我,我化好妆去了,穿很漂亮的衣服,人家都认识我,那我就没有办法往前走了,对不对?我刚说,这个东西多少钱,哎,你是袁立吧?我不喜欢这样。我可能跟别人不一样。

程程:你还愿意跟人家砍价呢是吧?

袁立:我喜欢的!我喜欢非常自然的生活。所以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我很满意!

程程:那你现在的生活你会怎么安排?一年下来会拍多长时间的戏?

袁立:一年下来我估计我会拍两部戏,差不多。用掉半年的时间。

程程:然后剩下的半年呢?

袁立:还有剩下的半年我可以去睡觉,因为拍戏真的睡觉会很少。然后我不用吃盒饭了,对吧?我可以吃我想吃的干干净净的饭了,对吧?然后我还可以去旅游啊,我还可以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去做SPA,对吧?然后我还可以跟我的朋友去买书啊,聊天啊,买衣服啊,对吧?我觉得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干。如果每天让我疲于奔命,这些生活我都享受不到了。然后时光流逝,等我老了,我也觉得……今天比昨天就老一点了,对不对?所以我觉得要抓住每一天。

“嘎立立”袁立的“嘎”,还嘎在她直来直去的个性。有什么话,她不会藏在心里,她会选择直接表达,哪怕有人会因此说她“怪”。或许袁立就是要做这样真性情的“怪”人。

程程: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袁立怎么会像北方人一样直肠子呢?有人这么说过你吗?

袁立:我觉得作为我来说,我希望我保留我自己很本真的东西。我希望我自己简单一些。纯真这个词有点假惺惺,就是简单一些,希望是这样。然后我对事情的判断,更加真切一些。我不太喜欢曲里拐弯,说实话,我是比较直率,但是我其实不想伤害别人。我不知道我的直率是否伤害过别人啊,我没有这个本意,我其实是蛮喜欢大家都很开心的人。

袁立是明星,在别人的眼里,明星无疑是很风光很让人羡慕的,但有时候明星也有很多无奈,就像前些天,包括袁立在内的百位明星,身份证照片被网上曝光,这让她很气愤。

袁立:我觉得这个东西你一点也没有办法。因为你是娱乐明星,你又不是政治家,那我不敢动你。娱乐明星就是被别人踩来踩去的,你一定要做好这个思想准备,对不对?你能奈何他怎样?就像前段时间这个身份证曝光的事,我觉得这是非常没有隐私权的,对不对?你凭什么曝我的光?我前两天去医院,医院的院长告诉我,现在的人都有维权意识了。我心里想,你说的是,老百姓可能有维权意识,你治得不好可能我会去投诉你这个医生。明星哪有维权意识?明星没有维权意识!没办法,你去跟谁说去,对不对?你没有办法,因为你多说了,啊,你已经得到很多了,你还那么嚣张,你就会被扣上“嚣张”这个词。你只有不维权,只有说,就这样吧,没有办法。

程程:可是人家可能都会觉得,你看你们是明星嘛,可能做事情会相对更容易一些。比如看病你会得到更好的医生啊,更好的医治啊。

袁立:我们去看病,也是需要去挂号排队的,对不对?也是在那里被叫号等着的。我哪有什么特权。我不能直接说,哎,你认识我吗,我是明星啊,我可以不排队吗?当然不可以了,对不对?我肯定得老老实实的嘛,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嘛,是不是?

程程:生活里不搞特殊啊。

袁立:怎么搞特殊?如果我认识你,那还可以,如果我不认识你,当然不可以冲进去说,我是谁谁谁,你认识我吗?人家说我不认识你那怎么办?有一天我跟物业投诉,我很急,我说不清楚我是几栋楼,我忘记了。我就说我是袁立,对方那位说,谁是袁立啊?好,我错了,我被当头一棍,所以以后我不要说这种话了!其实他知道,他故意气你,因为谁叫你横着的跟他说话,你为什么把我的车给我锁了!你是谁啊?我是袁立!袁立是谁?不认识!好,OK,不认识,行吧。

程程:然后把这个气吞了吧。

袁立:所以,不要去自讨没趣了。

袁立一直说,她当年从没想过要当演员,那么她又是怎样走上演艺之路的呢?袁立说,这是天意,而这个天意,就是从她当年决定要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开始的。

袁立:不是我选择的,真的是命运选择的。其实我考试的时候,就因为我在杭州拍广告,拍牙膏的广告,然后人家告诉我说,还有这样的学校。因为我觉得我完全跟这个圈子不搭界,那时候说,哎,还有广播学院,对我来说浙江广院就已经门槛很高了!我想当个播音员也蛮好的,因为我普通话说得很糟糕的,根本就不会说普通话。完了之后,我选择上海戏剧学院就是因为我从小在上海长大,所以我就去试上戏了。但是我一个完全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完全没有自信的人,我最后,就像昨天我看到电视上,三榜入试的小女孩,高兴得不得了。我不像他们那么高兴,我是压着的。我就是看到一个我很喜欢的人,我也不会表达的,我会压着的。那个时候我也是使劲压着,其实我已经很高兴了!当然那自信就有了嘛。当然我很感谢上戏没招我,太感谢他们了!要不然我现在就在上海了。上海目前来说跟北京相比,还不是一个工作的环境嘛,对不对?我可能过着很优越的生活啊,可能嫁人了,可能吃着很细软的饭,很精致地涂涂手指甲我就过日子了。有可能的啊!但是我不喜欢过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没乐趣。我觉得拍戏我有乐趣。我很感谢上戏没有招我,因为没有招我的原因就是我没有演员的热情,我很冷漠。我就觉得很冷漠怎么不能做演员?有很多演员很冷漠,也有冷漠的戏可以演嘛。是他们没有发现我而已,所以把我又推到了北电。我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而且在考北电的时候,我根本没使劲。我不会表演,我也不配合。我不知道,我完全觉得是有一只大手把我推进来的。真的是一个冥冥之中的命运把你推到这个位置上,你就在这待着吧,熬着,总有一天你会喜欢这个行业的。

程程:那时候还真是不喜欢?

袁立:不喜欢!

程程:到北电来读书也不喜欢?

袁立:到北电来考是完全因为上戏三榜落榜了。但是三榜落榜我很满意了,因为我没有任何训练。我不懂,不会说普通话,什么都不会。但是我竟然考上三试,好奇怪啊!考了三试以后,我到北电一考,结果什么都不会的人考了个第一名,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觉得很奇怪。北电的四年我也没有觉得快乐,直到后来拍戏才慢慢喜欢。所以我觉着,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就觉得很多东西是命运使然。

今年已是37岁的袁立,目前依然是单身。前段时间,她的感情生活遭遇危机,她和前夫赵岭的婚变引起了一场纠纷,也让她的感情问题受到影迷们的关注。

程程:前段时间看到袁立有情感方面的报道,就觉得太多这种报道了,会不会觉得那感情特伤自己?

袁立:一点也不伤。我没心没肺。我不伤。

程程:你会不会不适合家庭生活?

袁立:不,我觉得是那个人没到。

程程:是人没到?如果人真的到了的话,你也会很女人的。

袁立:我现在就很女人!我不是个大男人!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个很女人的女人。我很会做饭的!我很居家的!我很会照顾别人的!我很女人的,谁说我很男人了?

程程:有的时候你不会去做横向的对比吗?比如说看到跟你同龄的人,他们有家庭有孩子,然后你只有事业,你会做这样的对比吗?

袁立:有家庭有孩子,我觉得烦不烦哪!我没想好这个问题,我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人家跟我说,3岁以前的小孩很可爱,3岁以后就不可爱了。然后你一辈子都是他的,他是你的债主,你要永远去还债。他要上学了,他又跟人打架了,他以后要上什么学校了,完了你还要为他赚钱。然后我也想很多问题,我觉得他是不是我上辈子欠的人,有孩子的人就是上辈子欠这个人了,所以孩子来讨债来了。我上辈子没欠别人,所以目前还没人来讨债。

程程:那你对目前的这种状态你还是很满意是吗?

袁立:我蛮满意的。我觉得自己从一个女孩时代,跨越到女人的时代。我比较享受,我喜欢我女人的时代。我曾经有过一个比方,我说女孩子像汽水,女人像红酒。我终于到了红酒了,我干嘛还要去做汽水?我才不做呢!我很喜欢现在!去选选我喜欢的戏啊,然后去选选我喜欢的衣服啊,尽量做一个我自己很喜欢的女人啊,然后有别人喜欢你啊,你去跟人家很好地交流沟通……我觉得我生活得非常自在现在。

一个人在异乡打拼,袁立已经离开家乡杭州很多年了,在她的心里,对杭州还有着怎样的特别记忆呢?对自己的成功,她又会怎样评价呢?

程程:以后会回到杭州去吗?

袁立:当然会回,那是我的家啊!我经常会回去,去感受一下那个风,吃一下那个饭。

程程:吃呢会到哪里去吃?

袁立:外婆家。我家楼下就有一家外婆家。但是我发现杭州人太有钱,老是在外面吃饭,所以我每次去都要站着去排队,我要站好久。

程程:你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能走到今天,为什么这样成功的,你怎么样积累出来的?你有什么答案?

袁立:首先我不觉得我很成功。这确实不是谦虚的话,我不觉得我很成功,我觉得我可能做得有6分吧。但这一切都像煲汤一样,我用小火在慢慢地熬。我希望这个汤能越来越浓厚。我没想过当演员,我一辈子也没想过。直到我拍了一两部戏以后,我发现我得到了掌声之后我才有兴趣。所以我觉得兴趣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就是说不要马上抛弃,你做一件事情不要马上否定它,你可以再试一下,没准今天和昨天的答案就不一样。你可以给自己一点耐心,我要做到尽善尽美。十全十美做不到,我起码做到十全八美。

程程:那接下来的计划就是?

袁立:当然还是拍我喜欢的戏了,然后过我喜欢的自由的生活了。

连续在《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和第二部中出演杜小月的袁立,曾经放言说自己再也不想演杜小月了。但是在即将登陆浙江经视荧屏的《纪晓岚》第四部中,我们又看到了袁立版杜小月的身影,嘎立立这次为什么“食言”了呢?

袁立:拍完《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二部的时候,要拍第三部,我确实不想拍了。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孩童的心理。我觉得这个游戏不好玩了。你老让我吃一个菜,我觉得我吃腻了,该换换口味了。

程程:那后来干嘛又演《纪晓岚4》了呢?

袁立:时间隔得太久了,好久没看到他们几个老东西了,所以我觉得也挺好的,人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嘛。然后再去,唉,挺好玩的,就再玩一玩。

记者手记

笑声。一连串笑声。咧开嘴、没有顾忌、放肆地大笑,从这一点看,袁立真的不像杭州人,也难怪她跑到北京去生活。喜欢去外婆家吃饭,排队也要等。从这一点看,袁立又是地道的杭州人。约了袁立采访,因为是我们去的北京,采访地点改来改去,总觉得不是很合适,跟袁立一说,结果,人家说,我开车来你们住的酒店吧。就这么着,自己上门来了。有人说她有男孩风骨,有侠气,冲这一点来说,的确。当天,她带了个搞摄影的朋友来,对灯光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采访前,还看了自己在监视器里的形象。冲着这一点,又挺女孩的。

直接。没有距离感,说得比你想要的还要多,喜欢慢的生活,喜欢顺其自然,什么都看得淡。慢慢跟袁立聊天,你会觉得,那些说她有掌控欲的人,真的了解她吗?或者,人有很多面,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至少,我们看见了她的爽。

笑声。袁立又在笑了。我觉得,喜欢笑又笑成那样的人,不会太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