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笛”鸣响去战斗_周浩然的事迹

时间:2019-03-27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5 次

“汽笛”鸣响去战斗_周浩然的事迹

三、“汽笛”鸣响去战斗

周浩然从15岁开始从事文学创作。

他崇拜高尔基、鲁迅、瞿秋白等革命作家。他认为:“鲁迅之所以领导一世,受世人尊敬,是由其学问之高深、经验之广博、生活之丰富、生命之真正、人格之伟大、行为之谦虚、心里之大公无私等,绝非今之革履西服者可望其尘也。”

他崇尚鲁迅先生“读书广博、评论精当,确能深入古今学术之林,从事于真切批评的一人”。

当他在青岛青年会听完老舍讲演后,敬佩曰:“语言诙谐,语音粗宏,妙趣环生,伊每闻一语一句,提笔成章,无须思索,因所见多也。”(www.guayunfan.com)当从报纸上看到我党早期领导人和左联领导人之一的瞿秋白被蒋介石枪杀后,他悲愤交集,作《悼瞿君》诗:

青冢无情埋侠骨,沙场不再供驰驱,

一生空怀济世志,于今抔土恨千古。

青岛《汽笛》刊物刊头

1933年夏,在青岛左联的领导下,周浩然发起并与于黑丁、姜宏(中共地下党员、《青岛民报》副刊主编)、彭也夫(进步青年作家)、林映(又名郭锡英,左翼文化运动骨干)等进步青年学生一起创办了汽笛文艺社。

周浩然在《往事》一文中回忆了汽笛文艺社成立时的那段情景: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炎热的一天,我们聚会在也夫家的亭子间,在这次会议中产生了作为我们活动团体的汽笛文艺社……

周浩然亲自设计了以厂房和烟囱为背景的《汽笛》刊头,意即依靠工人阶级,吹响革命的号角,揭露黑暗,唤醒民众,并起了社名“汽笛”,同时为《汽笛》撰写了创刊词。在此期间,他以“心影”、“明”、“觉民”等笔名在《汽笛》上发表了《当》、《两种不同的人物》、《又是黄花遍地时节》、《为了这个》、《生活》等数十篇具有强烈革命性的檄文,并翻译了日本山村雄本的原著《一日间》。这些杂文和评论表现了周浩然非凡的能力和才华。《汽笛》是周刊,同时还在《青岛民报》上设立《汽笛》专刊,除了汽笛成员的文章外,还有王统照、臧克家、崔巍、龚冰卢等著名作家都在《汽笛》专刊上发表过文章。这些文章像犀利的匕首刺向敌人的心脏,唤起了工人阶级斗争的信心,在迷雾重重的青岛上空树起一面正义的旗帜。

周浩然手迹之一

不久,“洪”突然被捕的消息给了大家沉重的打击。

那一天,大家并不知道要有事情发生,密探已经在监视这个地方,大家仍然继续热烈地讨论着各种计划,丝毫没有感到危险在步步逼近。

不久,大家获悉:那心机灵敏、学识渊博、对于秘密活动富有经验,而在素日很能给大家以鼓动的王灵菲(中共地下组织左联成员)因同样的原因已从《晨报》社逃走后,大家都惊恐起来。

此时,汽笛文艺社只剩下周浩然和几个朋友在顶着干。孤立于群山的那钟表楼便成了他们秘密聚会的地方。

青岛钟表楼

那时,在某中学任教的高潢继续接手训练他们。一天早晨,高潢把周浩然几个领到一个与市区隔离的山上,把他们介绍给中共地下组织的一位总负责人王某(中共青岛地下组织领导人)。

这个人看上去是一个年龄不大、极其干练的人。那一天,他与周浩然等人进行了一次极重要的谈话,内容主要是党的工作大纲和党员所应当了解的一些事情……

然而,青岛国民党反动当局是不会让“汽笛”长鸣的。

半年后,汽笛文艺社遭到查封。周浩然、于黑丁、姜宏、林映等被通缉。周浩然后来在《怀》一文中有这样的一段文字:

我偶翻以前《汽笛》稿件,弹指三年,睹物伤感,悲感充溢。秉笔述诗,聊达作志:

唉!我不敢拿出来,我不忍去看这一卷古旧的稿件,

那是我们以往团体的结晶,是我们生命的动流。

我不忍去看,如今我们都已天涯地角地离散,

我不忍去看,每次总使我的心里痛酸。

唉!我不敢拿出来,不忍去看这一卷古旧的稿件,

我想起了那时我们水晶样的纯洁,虎豹样大胆,

我们都不怕牢狱的关锁,斧钺的加身,

我们满身的力量,大声地替那劳苦阶级哭喊!

我们继续地干,继续地干,干是我们的天职,干就是我们生命的源泉,

我们那几次避开资产阶级的毒恨陷坑,

我们谁还有过惧色,更加齐心地同声高喊着“干”!

汽笛文艺社被国民党反动当局查封后,左翼文化运动骨干的成员被迫离开青岛。周浩然、姜宏、彭也夫、赵世恕、于黑丁等分散于北平、东北等地,青岛左翼革命文化运动处于低潮。

然而,他们并未因挫折而终止活动,反而斗争更加坚决,组织更加隐秘,范围更加扩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