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术训练所到抗日义勇军_周浩然的事迹

时间:2019-03-27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8 次

从国术训练所到抗日义勇军_周浩然的事迹

一、从国术训练所到抗日义勇军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沦陷,中国人民开始了武装抗日斗争。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在北平西南的卢沟桥附近以军事演习为名,突然向当地中国驻军第29军发动进攻。第29军奋起抵抗,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全面开始。

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扬言要在几个月内灭亡中国。上海军民奋起抗战。

8月20日,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总司令部发出布告,号召东北工农商学各界“响应中日大战,暴动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推翻傀儡政府‘满洲国’,为独立、自由、幸福之中国而奋斗”。此后,战斗在吉林和北满的抗联部队和共产党组织也以各种方式发出相同的号召。(www.guayunfan.com)8月21日,中苏两国政府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双方“斥责以战争为解决国际纠纷之方法”,约定不得单独或联合其他1国或几国彼此进行侵略。苏联大力支持中国抗日战争,给中国政府以贷款,用以购买苏联的军火和军需物资。

8月22—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洛川举行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作关于军事问题和国共两党关系问题的报告。会议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

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8路军的命令。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左权任副参谋长,任弼时任政治部主任,邓小平任政治部副主任。

面对日军的疯狂逼进,以沈鸿烈为市长的国民党青岛当局极不愿意投降,但又缺乏对抗的实力和勇气。

1938年1月10日,国民党青岛市市长沈鸿烈奉命撤退,弃城逃跑,青岛沦陷。

市民纷纷外逃。

17日,日军占领即墨城。

早在抗战全面爆发后,周浩然就在青岛加入民先组织,放弃随校南迁,和父亲周孚先及全家一起回到家乡——即墨县瓦戈庄村。父子共同商议抗日救国计划,秘密进行抗日救国活动。

周浩然回家的第一天,就在日记里写下这样的话:“决意召集民众,宣传抗日,平地一声,组织抗日义勇军,教其种种战术,武装抗击暴日,铲除奸恶。”

为了更好地做好抗日救国的事情,周浩然利用一切时间学习中国共产党的有关文件和文章,认真揣摩、领会其实质性精神。

现在保存的周浩然的遗物中,就有中国共产党数次代表大会的所有文件、决议及有关文章等红色书籍。周浩然结合抗日斗争的实际情况,学习这些文件和文章,用来指导自己抗日的行动和斗争的实践。为了更好地学习和贯彻中国共产党的抗战精神,他将周恩来《目前抗战危机与坚持华北抗战的任务》全文抄录在日记中以便随时学习,并以此为准则发动群众、宣传抗日。

周浩然深入学校、集市等群众集中的场合,宣传抗日;有时也深入农户,发动群众。

周浩然的讲演在当地有许多人听过,大家深受感动。自从回到瓦戈庄后,他走街串巷,深入群众,在农民的炕头上、在集市上、在学校里、在田间地头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讲演的内容更是深入浅出,深入人心。

有一次,周浩然在瓦戈庄小学讲演,听他讲演的有学生、农民和一些走亲访友的外地人。

周浩然站在讲台上,手持粉笔,边讲边画。他在黑板上画出了卢沟桥事变的地形图,形象生动地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嘴脸,号召人们团结起来,全面抗战,将日本帝国主义尽早赶出国门!

周浩然是一个说到做到、雷厉风行的人。

很快,周浩然以强身健体为名,把青壮年组织起来,成立了“即墨县瓦戈庄国术训练所”。训练所明为练习拳脚、舞弄刀枪,实为利用一切条件和机会秘密训练青壮年,并对其进行抗日救国的宣传。在有了一定力量的基础上,周浩然公开打出旗号,宣布成立“即墨县抗日义勇军”。

周浩然为这支队伍制定的宗旨是“对内肃清汉奸,对外抗日救国”,简称“守土安民,抗日救国”。队伍很快发展到数百人。

日军占领即墨城后,欲建立日伪政权,先后两次邀请在青即一带享有盛誉的周孚先出任“即墨县维持会会长”,均被周孚先严词拒绝。周孚先说:“我永远不会当汉奸。”后来,日本人扶持张子安(汉奸,解放后被我镇压)当了即墨县维持会会长。周孚先在儿子的义勇军队伍中任文职人员,为其出谋划策。

张子安上任后,周孚先原以为他还有爱国思想,就利用他们的私人关系,让周浩然秘密与张子安接触,劝其抗日,并对抗日义勇军给予支持,对抗日活动给予支持,然而均被张子安拒绝。

周浩然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张子安确一汉奸,死心塌地为日本人服务。”

张元生当时是即墨县教育科科长(县政府下设教育科),早在山大求学期间就与周浩然相识,两人志同道合,有书信往来。1937年12月,即墨县教育科在灵山小学举行集训,组织全县小学教师600余人,聘请周浩然为训练班的精神训练员。

周浩然利用这次有利的机会宣传抗日,并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抗日演说。

即墨县日伪政权建立后,对即墨县内特别是县城内严加军事管制,打击抗日活动。

为了更好地打击日军,在此期间,周浩然就经常化装入城,探听了解城内日军的活动情况。

有一次周浩然化装成商贩入城,见墙上贴满了维持会的布告。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被敌人盯梢。因为地形熟悉,他机智地拐进了一条胡同,摆脱了跟踪的“尾巴”。他见到了张元生,了解到许多城内的情况,然后在朋友的掩护下离城脱险。

还有一次,周浩然与张元生等几个抗日骨干在一个秘密地点开会。这个秘密地点就是周浩然在城里的房屋:后庵街40号。会议正在进行着,突然,有人报告说敌人来了。

敌人来势凶猛,这让周浩然他们措手不及。

周浩然一面掩护别人撤退,一面处理会议的一些材料。

当翻墙突围之后,周浩然才发现自己的好友张元生没有出来。张元生不幸被捕。

当时,周浩然等人的抗战计划是:在党的领导下,首先在全县各个乡镇建立抗日义勇军的武装力量,然后辐射到全省、全国。同时,他利用张元生的个人关系,发展扩大敌人内部的抗日力量,里应外合打击日伪势力。

姜家泊火车站

山东抗日军政干部学校门口

周浩然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经以种种大义,说服民众,促其迅速成立抗日组织。以瓦戈庄镇为基本部队,而后分布各乡镇宣传,达到一县之义勇军组织。我将以各种机会、各种关系,以和平方法或以武力解决使义勇军迅速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