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小蟋蟀,唱哭一票女孩_张睿的故事

时间:2019-03-28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8 次

公园小蟋蟀,唱哭一票女孩_张睿的故事

过去那段黑暗的初中生涯,真有点不堪回首,其实我不想让妈妈失望,不想让家人担心我就此走上叛逆的不归路。但是当时学习成绩一直不好,自信心也一再遭受打击。只有健身、游泳、踢足球可以发泄我心中的苦闷。那时和我一起走过这段惨淡岁月的就是我终身的挚友──曹丹。我们经常在健身之后一起去学校附近的小公园唱歌。那时候,我们特别喜欢唱周杰伦的歌,学着周杰伦唱R& B。在没有任何乐器伴奏的情况下,我们两人在公园里大声地,肆无忌惮地,为我们积压在心中的“青春怒火”嘶吼歌唱。

我愤怒!因为我不相信我是“一辈子没出息的人”!我想把这句刺伤我的话,从心中拔除,我不想让这句话,成为我心中的阴影。于是,我更加喜欢唱歌,只有唱歌可以让我平静,可以让我从烧滚的怒火里,走出原来温和柔软的我。

我和曹丹,就在这座小公园,自得其乐地像是找到一片乐土。每天放学都会来这里练唱,几乎风雨无阻。这座小亭子像是我们的专属舞台,天天周杰伦的歌一首首地轮唱着。就这么唱久了,练久了,慢慢在公园里的路人甲乙丙丁,陌生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居然也停下脚步,找个石块就坐下,欣赏我们两个小屁孩的演唱。尤其是比我们小的学妹或还在读小学的小女生,在放学后,也三五成群来到我们的“公园舞台”前,等待我们的“表演”。(www.nxxnyqc.cn)她们个个热切等待我们唱歌的模样,仿佛就像是我们的歌迷,她们的眼神给我很大的自信,因为我在做一件被肯定的事情。我喜欢唱,她们喜欢听,这是一种共鸣的喜悦,这种互相感染的喜悦,让我激动,更让我在初中黯淡的岁月里,深刻地点亮一道阳光。我们就像国外的街头艺人,厚着脸皮在公园里“驻唱”,也初次尝到自己像是电视里的歌手,开始有粉丝拥戴的感觉。小小心灵里,澎湃着许多的得意,我常常私下和曹丹,就为这么丁点的“成就感”,雀跃整个午夜,睡不着觉!

那时候最大的“成就感”大概就是我把一票女孩都唱哭了!什么样的歌会让女孩听着听着居然感动得落泪呢?此刻我边回忆这段往事,嘴里也不知不觉地哼唱起:“他一定很爱你,也把我比下去,分手也只用了一分钟而已。他一定很爱你,比我会讨好你,不会像我这样孩子气,为难着你……”是的,就是阿杜这首《他一定很爱你》把小女生们都弄哭了!从此也不断收到小女生偷偷递给我“爱慕的小纸条”,当时她们偷偷给我起了外号叫“公园小帅”,我倒自嘲应该是“公园小蟋蟀”!

其实我很震惊自己唱歌居然会让人感动落泪,如此受到小女孩的青睐,这现象,更加鼓舞我对唱歌的狂热。也是从这样的鼓励中,我曾经因老师羞辱受伤的心灵,慢慢地获得了平复,也找回了自己的朝气与阳光。

我深深地觉得,人们应该培养一个健康的爱好,尤其这个爱好又可以治愈许多心理层面的阴暗。我从唱歌中找到了自信又快活的自己,也从这里开始,让我更加喜欢钻研阿杜独树一格的唱腔,继而开始模仿阿杜的歌声。我在浓厚的音乐爱好的氛围下,扭转了我那暴戾又叛逆的少年性格,开始懂得家人对我的珍惜和期望,也开始循规蹈矩地好好学习,安静没有闯祸地走过曾经让父母担忧的初中年少。

初中毕业后,大家都在准备各种中考。那一年,大连有一所涉外旅游学校到锦州招生。这学校是专门培训未来的空服员,是属于中专级的职业学校。当时报考这学校的学生非常多,但是很意外的,我居然是全锦州唯一被录取的学生。这样的成绩,是我继小学入学测验,答对数学题之后,第二次令我母亲感到骄傲的事件。全家人都认为当空服员也是一种荣誉,他们由衷为我感到高兴。但是就在准备入学的时候,整个地球爆发了SARS,各级学校都纷纷停课,我永远记得四月二十九日是我必须向这所学校报到的日子,但SARS却让我无缘踏入这所学校,也让我这“公园小蟋蟀”,无缘担任“空中少爷”。

整个SARS的灾难经过数月纷扰终于过去了。这时锦州电视台举办了一个歌唱大赛,在家人朋友的鼓励下,我带着阿杜的《他一定很爱你》唱响了锦州电视台,我模仿阿杜的歌唱表演,带给当时的锦州老乡们许多的惊讶与赞叹!大家无法想象一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小少年,居然能模仿阿杜那么的惟妙惟肖,更不知道这是我在公园苦练出来的成果。

当时一鸣惊人的表现,引来了锦州电视台许多高层的重视,其中一位主任特别关心我的学习,知道我有些歌艺上的才华,强烈鼓励我去就读艺术学校。于是母亲几经思量,决定带我准备报考沈阳音乐学校附属高中,校方也觉得我是可造之材。与此同时,辽宁省歌舞团也找上了我,有意争取我加入他们的歌舞团,但是最后还是因为年龄太小及许多问题,又放弃了这个机会。

我的高中就学之路,就在许多未知的风雨中动荡飘摇,最后我到底上哪所学校呢?为何匆匆与母亲打包行李,连向爸爸辞别都来不及地赶往火车站呢?“公园小蟋蟀”将开始成长的血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