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唱妇随,为党默默工作_中华女杰・近代卷

时间:2019-03-29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7 次

夫唱妇随,为党默默工作_中华女杰·近代卷

1921年,杨开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如果以党龄而论,杨开慧在女性中仅次于北大的缪伯英,是共产党第二个女党员。1921年夏,毛泽东到上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共一大以后,共产党建立了湘区委员会,毛泽东为书记。毛泽东当时是长沙第一师范附属小学的校长,他们在长沙小吴门外的清水塘租了几间房子,既作为教学之用,也作为区委的秘密机关。毛泽东的公开身份是自修大学的主办者,杨开慧担任学联干事,在党内担任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成了毛泽东的助手。她经常往来于文化书社、船山学社等党的秘密联络点,传送党的文件和指示,协助毛泽东搜集资料,抄写文稿,同时精心照料毛泽东的生活起居。为了使毛泽东能有精力从事日益繁重的革命工作,杨开慧把她母亲也接来一起居住。

1922年,毛泽东创办了湖南青年图书馆,杨开慧在图书馆主持一切事务性工作。这年10月,杨开慧生了第一个孩子,取名毛岸英。杨开慧一边带孩子,一边协助毛泽东工作。

由于工作需要,毛泽东离开了长沙去上海。这时候,杨开慧又怀孕在身。然而,毛泽东此时忙于纷繁的工作,很少写信回家。杨开慧要照顾母亲和孩子,加之她以前的革命工作主要都是在毛泽东的指示下进行,现在毛泽东一走,以前火热的组织活动她也很少参加。离开了丈夫,离开了革命集体的生活,使杨开慧的心境孤独而又寂寞,因此她更加希望毛泽东能时常记挂着她。但作为丈夫的毛泽东,当时却并不能十分理解妻子的心。杨开慧几次写信,要求和毛泽东一起到上海、广州去。毛泽东却总说:我经常东奔西走,并不能照顾你们母子,倒不如在长沙亲戚朋友多,熟人熟地方便。毛泽东还笔录了唐人元稹的一首诗《菟丝》赠给她:

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www.guayunfan.com)君看菟丝蔓,依倚榛与荆。

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纵横。

樵童砍将去,柔蔓与之并。

他还在另一首写给杨开慧的词中说:“我自欲为江海客,更不为昵昵儿女语。”

杨开慧拆开信一看,十分生气。她一向视为知己的毛泽东,怎么变得这么不理解她了呢?你毛泽东欲为江海客,难道我杨开慧就是那种只知卿卿我我的旧式女子吗?我要和你在一起是为了革命工作,是想助你一臂之力。你要革命,我就只能做家庭妇女吗?杨开慧满心委屈,从此再不给丈夫回信了。

不久,毛泽东从上海到广州去出席党中央的会议。他特地转道长沙看望杨开慧母子。夫妻见面后,杨开慧并没有往日的热情,对丈夫也是爱理不理的。毛泽东不知出了什么事。后来,经一再追问,杨开慧才含着泪向他倾诉了自己的满腹委屈。毛泽东震惊了。这几年因为忙于革命工作,他很少想到自己的妻子、儿女,毛泽东顿时感到深深内疚。想到杨开慧这些年为他承担了繁重的家庭担子,而自己却不曾为她分忧,甚至连她的革命要求,也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难怪妻子要埋怨。但是,此时他革命任务在身,不能在家中久待。只歇了一夜,第二天天不明,毛泽东又动身去赶火车了。此时,正是半天残月照横塘。而这次,杨开慧破例没有为他送行。毛泽东此时的心情复杂极了,便挥笔写下了一首致杨开慧的词《贺新郎》:“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往。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杨开慧读了此诗,才算是理解了丈夫的心思,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

4月,毛泽东回到上海后,马上写信去长沙,要杨开慧带着全家到上海来团聚,一起生活。杨开慧把清水塘和板仓的事情全部处理好,在端阳节前带着两个孩子岸英、岸青和母亲,还有李一纯以及哥哥杨开智的女儿杨展从长沙坐轮船去上海。这是杨开慧1920年从北京回长沙后,第一次乘轮船出远门。

杨开慧和她的两个儿子

当杨开慧和李一纯等人到达上海时,毛泽东和李隆郅(此时化名为李成)一起在码头迎接,然后领着大家前往住地——慕尔鸣路的三曾里。慕尔鸣路位于中兴路与香山路交会的地方,三曾里是这里的一个小里弄。这里临街一面大都是拱形门楼,里弄则是麻石小巷。毛泽东他们的住址叫甲秀里,内有5幢房屋,毛泽东住靠南的一所房子。李隆郅住在楼下的过堂间。

毛泽东和杨开慧一家人终于团聚了,杨开慧对毛泽东以前的幽怨一扫而光。在这里,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杨开慧和向警予一起去纱厂女工夜校,为此她还专门学习用上海话讲课。一年后,毛泽东回到韶山开展农民运动,在农民夜校担任教员。她不仅一直照顾毛泽东的生活,还带着孩子帮助联络革命同志,协助毛泽东找资料、抄写文章,做了大量无人知晓的工作,成为毛泽东最得力的助手。随后1923年6月至1927年,杨开慧一直跟随毛泽东去上海、韶山、广州、武汉等地从事革命活动,再没有分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