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路坎坷寄陶然_中华女杰・近代卷

时间:2019-03-29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6 次

情路坎坷寄陶然_中华女杰·近代卷

石评梅在认识高君宇之前,爱过一个名叫吴天放的人。当年,石评梅去北平考学时,父亲不放心石评梅独自前往,辗转托人,终于找到了同路进京的北京大学学生吴天放,请他一路照顾从未出过远门的女儿。吴天放善于花言巧语,石评梅多情重义,又涉世不深,竟然爱上了伪君子吴天放,并且盲目地献上了一颗纯真圣洁的心,还承诺:“我们一旦相爱,不管今后彼此的命运如何,道路如何坎坷,我将终身不再爱第二个男人!”1921年1月的一天,石评梅偶然来到吴天放寄宿的公寓,才发现吴天放原来是一个早有妻室的人。更让朋友们始料不及的是,初恋的挫折,使石评梅的内心遭到了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自此,她关闭了自己心中爱情的大门。

在一次同乡会上,石评梅认识了高君宇。当时高君宇正在讲述五四运动的意义,在一群意气风发的青年精英中,他有一种特立超群的领袖气质,让人钦佩折服。

石评梅早就听说过高君宇的名字。高君宇当年考入山西省第一中学时,才华出众,以“十八学士登瀛洲”的美名而享誉省城。1915年,他参加了反对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的斗争。五四运动爆发时,他是北京大学的学生代表,是邓中夏的战友和李大钊的学生。1920年9月,他当选为北平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1920年10月,李大钊在北平建立共产主义小组,高君宇是首批成员之一,并成为山西省的第一个共产党人。1922年1月,高君宇代表中国共产党出席了在莫斯科举行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和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他还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委员。1923年,他是二七大罢工的领导人之一。1924年,他和李大钊、毛泽东等人一起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参加了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

高君宇还是个有才华的诗人,他创作了很多文学作品。石评梅和高君宇时常在社会活动和文学活动中交往,在交谈中得知,他与石评梅有同乡之谊,与她的父亲有师生之情,他们的父辈也早有交往。他乡遇故友,自然格外亲切,两人自此便建立起了非比寻常的友谊。他们经常通信,在信中谈思想、谈抱负。石评梅有什么心事也愿意向高君宇倾诉。早在1921年4月15日,石评梅就曾致信高君宇,倾吐了她思想的悲哀。高君宇第二天就给石评梅去信,帮助她分析当时的青年之所以普遍感到烦闷,就在于社会制度的不合理,“所以我就决心来担负我应负改造世界的责任了。这诚然是很大而繁难的工作,然而不这样,悲哀是何时终了的呢?我决心走我的路了”。在信中,高君宇还鼓励石评梅“积极起来,粉碎这些桎梏”,“被悲哀而激起,来担当破灭悲哀原因的事业,就成了奋斗的人”。他们在书信往来中相互了解,相互吸引和爱慕了。1924年高君宇遭到北洋军阀政府的通缉,他从自己在北平的住所——腊库胡同16号化装脱险,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冒险来到石评梅的住处告别。石评梅后来写文章回忆那晚上的情景时说:他要石评梅“不要怕”,“没要紧”,“就是被捕去坐牢狱他也是不怕的,假如他怕就不做这项事业”。这件事对石评梅教育和印象颇深,她很佩服高君宇的这种不怕危险,不惧牺牲的精神。(www.nxxnyqc.cn)然而,他们的爱情之路并不顺畅。高君宇在18岁那年因为抗婚而愤然出走,后来考取北京大学英语系。他曾经向父亲表示,终身不承认这门亲事,以此向封建的包办婚姻制度挑战。他的父亲深知儿子宁折不弯的性格,对他也无可奈何。五四运动时期,高君宇是个风云人物,追求者众多,他却毫不为其所动。但是在遇到石评梅以后,他却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感情旋涡。他深深地爱着石评梅,他说:“我只要从繁忙的政治事务中走出来,就会想起你,想得很累,很苦。”他对石评梅说:“我有两个世界,一个世界里有你,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我将连灵魂都是你永禁的俘虏;一个世界是没有你的,我只是历史使命的一个走卒。”可是此时的石评梅在和吴天放决裂以后,自嘲“已是情场逃囚”,抱定了独身主义的生活信条。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既是封建礼教的反抗者,又是世俗的‘人言可畏’面前的弱者。”所以,当有理想、有才华的高君宇向她表示诚挚的爱情时,她却犹豫不决,在爱情的大门口前退却了。这使高君宇十分痛苦,但仍然写信以尊重的态度向石评梅表示:“你的所愿,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你的所不愿,我愿赴汤蹈火以阻止。不能这样,我怎能说是爱你!”1923年10月,在北京西山养病的高君宇采来红叶一片,在上面写道:“满山秋色管不住,一片红叶寄相思。”他把题诗的红叶寄给城中的石评梅,以表达自己的爱意。而石评梅却为了自己独身的理念,在红叶背后写下:“枯萎的花篮不敢承受这鲜红的叶儿。”又把红叶寄了回去。高君宇收到后,很困惑,也很痛苦。他说:“我愿用一生的爱来修补你的爱。”

其实在拒绝高君宇的同时,石评梅也陷入了如焚的烦闷之中。高君宇尊重石评梅的选择,但他为了彻底冲破封建婚姻的羁绊,向父母提出要解除与前妻婚姻。石评梅曾写信进行劝阻,表示:“宁愿牺牲个人幸福,而不愿侵犯别人的利益,更不愿拿别人的痛苦当作自己的幸福。”她虽然视高君宇为自己“唯一知己的朋友”,但只愿与他保持“冰雪友谊”。高君宇深爱石评梅,也很理解她的做法,他也希望石评梅能理解他的革命事业。1924年夏天,高君宇受李大钊的委托回山西进行革命活动,顺便办理了和前妻的离婚手续。为了表达自己对爱情的忠贞,高君宇特地从广州买了两枚象牙戒指,一枚戴在自己手上,另一枚连同在平定商团叛乱时留下的一枚子弹壳一起寄到北平,给石评梅做生日留念。这次,石评梅没有再把戒指寄回去,她戴上了这枚象牙戒指,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摘下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息。“更待菊黄家酿熟,共君一醉一陶然。”北京的陶然亭是高君宇和石评梅经常散步谈心的地方。有一次,高君宇指着陶然亭畔葛母墓旁边一块土山空地,对石评梅说:“我是生也孤零,死也孤零!我死后,只独葬荒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