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海军_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传

时间:2019-03-3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09 次

加入海军_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传

很长一段时间,莱因哈德·海德里希都希望成为一个化学家,但是一战以及战后余波却改变了他的志向。在施韦因蒙德度假时他参观了德国海军的一场演习,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产生无与伦比的自豪感,而随后他们家族的老朋友海军上校冯-卢克纳尔伯爵在拜访他们家期间讲述的海上冒险故事更是点燃了海德里希敏感的热情。海德里希一直把冯-卢克纳尔的著作《海上狂魔》放在书架上最显眼的位置。他定期地去会议大厅,和成群的哈雷青年挤着去听海军上校们的演讲,而这些海军上校们都拥有着民族英雄的地位。所有的这一切都对后来立志成为著名海军上校的海德里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伊丽莎白和布鲁诺已经决定将音乐生涯作为他们长子的理想职业,毕竟他小提琴演奏的功底是非常棒的。他的父母坚信海德里希会在音乐上取得巨大的成功,所以当他们听说他们未来的大音乐家居然选择海军这一职业时简直不敢相信。为此双方争执不休,但是很显然海德里希不会更改他的决定。重视地位的伊丽莎白经过一番考虑觉得,家族里出一位海军官员有助于提升家族威望,而布鲁诺意识到儿子当海军可以增加一份稳定收入——海军十年后退休时会有津贴,于是他们勉强同意了。1922年3月30日,踌躇满志的海德里希带着父亲赠送的小提琴来到基尔-霍尔特瑙报道并开始了他最初的训练。

◎ 格拉夫·冯·卢克纳尔 (Graf von Luckner)上校,他创作了著名的《海上狂魔》一书。

◎ 基尔海军学院。

◎ 基尔-霍尔特瑙,海德里希1922年3月初次报到受训的地方。

新兵被编入了海军第22大队第2中队。最初在基尔的早期训练对于海德里希的体能和外表来说显得有些吃力。他身高1.85米,臀部很窄(谢伦伯格后来称其“细皮嫩肉”),金发碧眼,容貌俊美,在新兵中显得鹤立鸡群。不幸的是他沙哑的嗓音又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大家认为他性格温和,又给他起了“比利羊”的绰号,不久以后又由于他出众的音乐才华而变为“天堂羊”,“摩西韩德尔”。他并未透露自己父亲所设想的犹太祖先。他又一次自我孤立了起来,从不和同伴进行不必要的联系,而将精力集中于游泳、跑步和剑术。

海德里希的妻子莉娜在回忆海德里希时讲述了一个关于最令人生厌的教练的故事:“这是一个矮胖的来自西普鲁士的波兰男人,特别喜欢欺侮新兵,尤其是对敏感的海德里希。他有一个爱好,就是命令手下的新兵双膝跪地,双手背在背后,直直地倒地来展示他们的勇气。教练圆圆的大肚子可以保护他免受伤害,但这些小腹平平的年轻人们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直愣愣地以头抢地。身材苗条的海德里希尤其痛恨这令人痛苦的演习。训练结束后,这个教练也常常喜欢麻烦这位来自哈雷的有些脆弱的年轻人。他在喝得酩酊大醉时,经常会把海德里希从睡梦中喊起来,让其为他演奏一首忧伤的曲子。这个教练尤其喜欢《叹息小夜曲》,海德里希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首曲子,每次在广播中听到都会非常沉痛地关掉它。后来的海德里希‘尤其关注’又矮又胖长着圆脑袋的东方人种。”

在完成了初期的训练后,海德里希被派到了“布伦瑞克”号舰上。仍然独来独往的他现在发现自己比较追求海军军衔的荣耀。在他停止训练的这段时间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海军军规对荣誉的重视。在他休假期间,他参观了自己的故乡,期间遇见了一个老对头,这个人拿惯用语嘲笑他:“看看穿着海军制服的犹太人。”这件事传到他同伴耳朵里后,同伴询问他是怎么回敬这个人的。海德里希应该是这样回答的:“我应该怎样回敬?”也就是说他什么都没做。这是他的同事们所完全不能接受的,于是他们很快便对海德里希敬而远之。接下来,他在“奈厄布”训练船上待了3个月,在那里他萌生出了航海热情,并且于1923年7月1日加入“柏林”号驱逐舰。

“柏林”号驱逐舰的指挥官是维尔弗里德·冯·洛文费尔德(Wilfred von Lowenfeid)上校,他实行的是非常严苛的管理,这非常适合易受影响的海德里希,因为海德里希深信,只有严明的纪律才能训练出卓越的军队。然而,并不是船上的所有官员都持和他相同的观点。如大副威廉·卡纳里斯上校就认为船长对船员的管理过于严厉了。

◎ 一战时期的威廉·弗朗茨·卡纳里斯(William Franz Canaris,1887.1.1-1945.4.8)。他1905年加入德意志帝国海军,一战期间在“德累斯顿”号巡洋舰上服役,并于1914年升任为副舰长。一战后期曾指挥过潜艇,先后在“柏林”号和“西里西亚”号巡洋舰上服役及在威廉港分舰队司令部任职,并曾任希维诺乌伊切岸防主任。1920年参加了“卡普暴动”。1923年卡纳里斯在慕尼黑“啤酒馆暴动”中结识了戈林,并向戈林表示,自己可以利用军队里的情报机构协助希特勒上台,被希特勒重用。1933年协助希特勒推翻施莱谢尔使希特勒成为总理。1935年任陆军部谍报局局长,曾先后参与过对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苏联入侵的活动。1940年被授予海军上将军衔。1944年2月退役。7月20日发生刺杀希特勒事件后,希姆莱从搜查到的大量文件和日记中发现了卡纳里斯参与推翻希特勒密谋活动的证据并将其逮捕。1945年4月8日晚,按照希特勒的命令,卡纳里斯被处绞刑。被称为纳粹谍王。

在一战期间,卡纳里斯曾在“德累斯顿”号巡洋舰上服过役,并且这艘船于1915年被英国战舰“格拉斯哥”号封锁在麦哲伦海峡上时,他就是船上的一员。由于逃脱无望,“德累斯顿”号被船员自行凿沉了。卡纳里斯化装成智利人,乘坐荷兰开往欧洲的船只,成功躲过了封锁,并且还在沿途中致电法尔茅斯。一回祖国,他就被卷入了特务活动,被派到了中立国的西班牙马德里做情报官员。由于他的冒险经历和丰富的航海经验,他受到了学员们的膜拜,而这其中,要数海德里希对他的崇拜最甚。海德里希的妻子莉娜也认为卡纳里斯对自己的丈夫有着深远的影响:“海因里希·希莱姆在莱因哈德的一生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只有德国军事情报局的领袖威廉·卡纳里斯可与之比肩。”

卡纳里斯的妻子埃里卡,是一个会拉小提琴的性情温和的女性,喜欢周末举行家庭音乐会(她最喜欢的作曲家是莫扎特和海顿),在她的弦乐四重奏里一直缺一个第二小提琴手。在发现海德里希的音乐才华后,卡纳里斯邀请他参加了一次家庭音乐会。埃里卡非常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演奏,于是他很快变成了卡纳里斯家的常客。卡纳里斯就职情报局期间的战功故事想必给海德里希留下了印象,讽刺的是,这些不久后对他将会很有用。(后来海德里希担任中央保安局长后与作为军事情报局局长的卡纳里斯形成了对立关系,且卡纳里斯最后是死在盖世太保手里,而盖世太保恰恰是海德里希的手下,不过那已经是海德里希死后的事情了。)海德里希成为其指挥官之一卡纳里斯家的座上客,对其仕途大有好处,并且他也与其他家庭社团有所联系。在此期间,他加入了一个私人击剑俱乐部,还买了一辆摩托车。

1924年4月1日,海德里希被提拔为海军见习军官,作为22大队的一员进入穆尔维克海军学院学习一直到1925年,在这一年中,他在武器库接受训练,并且在业余时间学习航海、击剑、游泳和骑马(他曾在温斯多夫军事体育学校的一次骑马事故中摔折了鼻梁骨)。在海德里希遇刺后,他的妻子莉娜曾经在与友人的信中谈及过关于他的业余爱好:“他从不浪费一分钟时间,每分每秒都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他因此极讨厌出去散步。锻炼身体对于他并不是一种消遣,而是一种考验意志,挑战极限的训练。所以他总是选择一些他并不生来擅长,而是需要经过长期自律和苦练才能够掌握的运动,比如击剑。他在击剑上其实全无天赋,全凭努力练习才成为德国冠军。”1926年1月到9月他被委派到“布伦瑞克”舰上做高级海军见习军官,接下来他又供职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1926年10月1日,海德里希被提拔为少尉,继而作为一个无线电信号官员进行训练。据说此时他已经取得了导航证书。海德里希似乎还曾在威廉的工程师协会短期担任过德国电动鱼雷中队的副官。

◎ 穆尔维克海军学院第22中队成员。该照片拍摄于1924年,那时海德里希已经晋升为见习军官,他站在第四排,左上方是他的放大图。

◎ “布伦瑞克”号全体船员的留影,这是海德里希第一次出海。

◎ 海德里希居住的标准4人间。 

◎ 穆尔维克海军学院餐厅。

◎ 学生们的休息室。

◎ 学校的大礼堂。

◎ 海军见习军官时期的海德里希。

随着晋升,海德里希可以更加自由灵活地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他非常重视自己的体能训练,在射击场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并且成为海军五项的一员。1928年,他被选中参加比赛,然而他并未得到预期的结果,仅屈居于两个军队代表之后位列第三。在海德里希的生活中,击剑也扮演着重要角色,1927年他成为德累斯顿军官击剑比赛四人组的一员。海德里希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让其同队队员非常烦恼和困窘的是,初赛惨遭淘汰后,海德里希非常厌恶地将剑甩到了地上。也许对于他来说只有完美才能使他满足,他对俄语、英语以及法语的学习上也体现出这种状态。

1928年,海德里希被进一步升迁为中尉,他这次作为一个通讯官被调到了基尔的波罗的海海军分站。卡里克曾在其书中将其描述为情报官员,并称他的前同事都发现这个新任中尉很与众不同,他似乎想和同僚们保持距离。据说海德里希在秘密基地里相当敏感且沉默寡言。卡里克的言论可能是想我们相信海德里希不信任他的海军官员同伴。然而他并不介意在女士面前扮演“卡萨诺瓦”的角色,他与她们厮混,时机成熟就和她们发生关系。我们可能会觉得海德里希很荒唐吧?但是这个年轻的海军军官无疑对年轻的姑娘们很有吸引力,就像他这个年龄的大多数人一样。值得一提的是他和她们的交谈轻松愉快,与和海军同僚们滴水不漏的谈话判若两人。卡里克还在整本书里强调海德里希是希特勒的忠实拥护者,在海军服役期间一直持强烈的政治观点。不过迄今为止,他的观点还没有得到证实。相反,莉娜在她的战后自传中写道:“年轻时候的海德里希除了那些关于民族主义的观点外别无其他强烈的政治观点,他有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并志愿用自己的能力以武力保卫祖国。”

◎ 晋升军官后的海德里希。

◎ 1930年11月5日官方德国海军军衔名单中的一页,显示海德里希是一名海军信号官。

◎贾科莫·卡萨诺瓦 (Giacomo Girolamo Casanova,1725.4.2-1798.6.4),极富传奇色彩的意大利冒险家、作家,“追寻女色的风流才子”。18世纪享誉欧洲的大情圣。

◎ 二战时的海军中将克雷坎普,他是海德里希在海军学院的老师,也是荣誉法庭的成员之一。

海德里希的军衔和社会地位现在都提高了,尽管在很多人面前说话仍然有些羞涩和不适(这个性格上的弱点直到他多年后官至党卫队副总指挥时还伴随着他)。由于他的上司们对他评价很好,他的升职前景简直是可以预见的。他在海军通讯学院的指导员——后来成为海军中将的克雷坎普曾评价道:“他的天赋、学识和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毫无疑问,这会使他得到将来上司们的认可。”他的童年玩伴,舒尔茨回忆说:“我们都确信他会凭着自己的野心和能力在海军生涯中大有作为。他永远不会满足,还是中尉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梦想成为海军上将了。”与此同时,一个年轻的女性即将走进他的生命

唯美的爱情

莉娜·玛蒂尔德·冯·奥斯滕是一个来自波罗的海费尔马思岛的金发美女,年方18岁,在基尔女子职业学校学习工程,并且在基尔柯纳大街的霍赫公寓租了房子。莉娜在战后提到,1930年11月的一个晚上,她和三个朋友坐在18号房里,拿着姑妈的漫画娱乐。话题转向了学校赛艇俱乐部举行的舞会(赛艇俱乐部从属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帆船和赛艇俱乐部),舞会将于12 月6号在音乐教室举行。起初莉娜并不是很想参加,但是由于她的老朋友伍尔夫(Wulf)能和她一起去,还有一个同学和一个朋友要去,于是莉娜就同意了。在举行音乐会的前三天,伍尔夫由于农场上的任务确实太繁重就向莉娜致歉退出了。莉娜本也想退出,但在三个朋友鼓励下她还是勉强去了。

在舞会的那天晚上,莉娜和她的朋友们沮丧地发现,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是同班女学生,看来要度过一段枯燥的时光了。就在莉娜快要离开的时候,两个年轻的海军官员走近了她们,并且邀请她们其中的两位加入他们的餐桌,莉娜就是其中一位。两个年轻人之中的那个黑头发矮个子的年轻人自我介绍说他叫曼斯坦,当莉娜在想着如何正式地自我介绍时,另一个金发的高个子青年开口了:“海德里希,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她们瞬间就被对方吸引了,海德里希整个夜晚都陪伴在莉娜身边,舞会结束后他们一起散步,最后海德里希将莉娜送回家,并向她提出了再一次见面的请求。莉娜也对年轻的有些羞涩的海德里希颇有好感,答应两天之后和他见面,就这样他们穿过了霍亨索伦公园,谈论了彼此的详细情况。海德里希拿出了两张第二天的剧院门票,第二天莉娜又一次和海德里希见面了。

海德里希穿着他最好的一套制服赴约了,在看完演出后,他们去了布伦瑞克地区的威克斯酒窖。他们安静地坐在那里,最后海德里希的求婚打破了宁静。起初她吓了一跳,说道:“我的上帝,海德里希先生,你对我一无所知,更不要说我的家人了,你甚至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是做什么的。海军一定有条款限制官员们的结婚对象。”海德里希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再一次提出了求婚。终于在离开前,她答应了他的求婚。他们于1930年12月18日秘密订婚了,距他们初次见面仅仅十二天。这段爱将贯穿他们的后半生,在海德里希死后还在持续。当现在我们一直认为海德里希是一个魔头的时候,我们却忽略了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一面,海德里希对爱情用现在的话来说,可以算得上至死不渝。

◎ 基尔的霍赫公寓,莉娜遇见年轻的海德里希中尉时就在这里下榻。

◎ 1930年12月8日,年轻的莱因哈德和莉娜在基尔的霍恩索罗公园进行了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

随后,莉娜写信通知了父亲自己的决定。莉娜的父亲邀请海德里希在圣诞节来家里作客。圣诞节的时候,海德里希带来了小提琴,并且为未来的妻子和岳父演奏了一曲。莉娜为他的优美演奏所倾倒,她多年后回忆说:“如果他的小提琴演奏得不那么美,我甚至怀疑是否曾和他结过婚。”海德里希的生平经历和在海军的生涯规划给他未来的岳父(冯·奥斯滕,一个当地学校的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这个家庭来说,一个前途光明的海军官员还是深具吸引力的。冯·奥斯滕先生给海德里希讲述了他的家族史,称他是来自北德的一个富裕农场主的次子,在他的家庭里有6个男孩和2个女孩。作为次子,他无权继承家庭农场,1896年,他离开了艾亨福特来了费尔马思岛,成了一名教师,并且在这里与莉娜的母亲相遇并结婚。莉娜的外公是一个商人和船长,家里有10个孩子,住在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岛上。一战后,家道中落,搬到了他们现在居住的红砖校舍。起初莉娜担心海德里希会不耐烦,但海德里希却表现了极大的兴趣,他想了解自己新家的所有事情,一直要求未来岳父多说些。

◎ 冯·奥斯滕家的房子,莉娜的卧室在三角墙最左边的那间(照片拍摄于1997年)。

◎ 海德里希1930年12月写给莉娜的信。他们约会短短三周后,海德里希写了这封信。海德里希在信中提到他工作很忙,并且向莉娜表达了他的爱意。他正期待着和莉娜的共同生活以及圣诞前夜“直面岳父”。这对小年轻打算将他们秘密约会的事告诉莉娜的父母。海德里希在信的末尾表示他不喜欢对他爱的人遮遮掩掩。

◎ 海德里希稍晚于1931年1月3日写给岳父母的一封信,他在信里向岳父母报告他工作很勤奋。海德里希还感谢他们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自己,他还说自己永远不会忘记前段时间和莉娜一起在他们家度过的时光,海德里希还感谢岳父母同意他们结婚,并请求将婚期定在9月17日。信中提到是海德里希的父母挑选的这个日子。

在1923年10月18日,冯·奥斯滕夫妇庆祝了他们的银婚,尽管冯·奥斯滕承认他不认为礼拜真的有用,莉娜却在格洛森布罗的村庄教堂建立起了坚定的信仰。她的弟弟尤根,在听了希特勒在艾亨福特的演讲后,成了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主义)的追随者。他加入了纳粹党和准军事性的冲锋队(德语:Sturmabteilung,缩写:SA),他经常会激动地给姐姐描述准军事活动。莉娜在1929年参加了一个纳粹党的集会,随后她也加入了纳粹党,党内编号是1201380。这很可能是海德里希对纳粹党的第一次直接认知。非常有趣的是莉娜坚持说海德里希从未读过纳粹党的“圣经”——《我的奋斗》。

据莉娜说,海德里希没有什么金钱观念,事实上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还欠债。在海德里希的海军生涯里,他并不像其他同事一样,他从不让母亲帮他洗衣烫衣。他总是将衣服往洗手池里随手一丢,然后去买新的衣服。莉娜说,她有一次偶然发现海德里希至少拥有34件白制服衬衣、60个方领和107块手绢。尽管如此,这些小缺点并没有减少莉娜对海德里希的热情,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这对情侣于1930年的节礼日(Boxing Day,为每年的12月26日,圣诞节次日或是圣诞节后的第一个星期日,是在英联邦部分地区庆祝的节日,一些欧洲国家也将其定为节日,叫作“圣士提反日”。这一天传统上要向服务业工人赠送圣诞节礼物)正式订婚了,接下来的几天直到新年,他们一直都在讨论结婚的事情。他们希望订婚办得简单一些,而正式婚礼却要花一些时间,因为莉娜必须要完成1931年3月的入学考试,而海德里希也要征得上级的同意。由于海德里希和上级家的民族主义观点很合拍,所以整个拜访非常成功。随着新年的开始,海德里希的假期也结束了,由于莉娜的假期还没有结束,他独自一人返回了基尔。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少尉的一切看起来都不错,他非常骄傲地公开了他的订婚,期待着当年九月的婚礼。

在假期快结束的时候,莉娜登上了去基尔的火车。在中央火车站她见到自己的未婚夫,他看起来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莉娜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就问海德里希发生了什么。海德里希承认他和一个遇见莉娜之前约会过的姑娘出现了问题。她是伦茨堡殖民女子学校的学生,现在和父母一起住在波茨坦。她的父亲是一个和埃里希·雷德尔很熟的船厂负责人,在柏林地区有着相当的影响力。他与这个姑娘在一个舞会上相遇,她也去基尔找过他,他们甚至还同居过一段时间。虽然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但这个姑娘却误以为他很快会向她求婚。直到当发现他和另一个姑娘已经订婚后,这个姑娘差点崩溃了。尽管对海德里希的话有些怀疑,但莉娜最终选择接受海德里希的解释。然而不幸的是,那位姑娘的父亲可没有这么善解人意,他认为海德里希的行为是可耻的,是不符合一个海军军官身份的。他试图让海德里希给他一个说法,但没有成功。他于是上告到海军领导机关首脑埃里希·雷德尔海军上校那里,控诉了海德里希不检点的行为。

随着诉讼的成立,由波罗的海军首脑和海军上校戈特弗里德·汉森(Gottfried Hansen)主持的名誉法庭成立了,其他出庭官员还包括海德里希以前的上司古斯塔夫·克雷坎普。这个法庭在海德里希看来相当愚蠢,于是他表现得非常傲慢,拒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审判员们被他玩世不恭的态度激怒了,他们立即给雷德尔上报了关于海德里希未来的决定。在这个名誉法庭上,尽管处境危险,但海德里希的海军生涯并没有立即结束。雷德尔很快下达了海德里希已不适合继续待在海军队伍里的裁决,海德里希带着两年每月200马克的遣散费被惨遭解雇。

◎ 海德里希1930年12月23日写给指挥官的信件。

◎ 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Erich Raeder),他签署了开除海德里希的决定书。纳粹德国海军元帅,是继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后德国第一位获此头衔者。雷德尔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留任在魏玛共和国海军中,在成为海军总司令后暗中重组了贫弱的德国海军,为其往后扩军打下重要基础。战争后期,由于水面舰队无法达成希特勒期望的战绩而被勒令拆解,雷德尔以辞职表示抗议,其职位被邓尼兹接替。二战结束后,雷德尔被纽伦堡军事法庭判处终身监禁,但于1955年获释,1960年病逝于基尔。

◎格鲁斯上校,基尔海军基地的司令,他在海德里希的离职报告上签了名。

◎汉森上校,名誉法庭的主席。

◎ 1931年4月10日海军官方的命令。第75页详述了海德里希被从海军正式开除。

◎ 海德里希的离职报告,这份报告称海德里希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出色的击剑手和水手”。

◎ 海德里希1931年8月11日从慕尼黑寄给未来岳父母的信,这时他已经被海军解雇了。

海德里希在海军的服役没有满十年,因此没有津贴可拿,而1919年的《凡尔赛条约》又明令禁止预备军官,于是他失业了,他此刻的前途非常渺茫,或者说几乎没什么前途了。对这个结果不知所措的海德里希和未婚妻莉娜一起回到了哈雷,准备将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告诉父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