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后的巴黎_海明威事迹

时间:2019-04-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9 次

解放后的巴黎_海明威事迹

走在戈贝林大街上,德国人四年占领的巴黎,

从外表上看来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我们行进在戈贝林的大道上,

我们行进在戈贝林的大道上,(www.guayunfan.com)我们行进在戈贝林的大道上,

这是我们生活的地方……

戈贝林是巴黎的街道,1925年,海明威曾经把这首歌教给他的儿子,以便万一小孩迷了路,人家可以把他送到曾经在他们家里当过保姆的玛丽·罗佩奇家里。

1945年,盟军的下一个目标是解放巴黎。海明威和部队一起,向戈贝林大道行进。

8月23日,总攻开始的前一天,下了一整天雨,士兵们坐在敞篷车里,被淋成了落汤鸡。待雨下得小些,海明威和佩基带领自己的部下抄小路,他们便小心地沿着公路蜿蜒前进,想要赶到勒克莱将军的装甲兵团前面去。

他们误入了德国的坦克营,海明威和佩基走进附近一家被敌人炮火打坏了的咖啡店。在那里,他结识了山姆·马萨尔,他是一位军事历史学家。

24日,盟军发起了总攻。

25日,刚过中午,马萨尔上校突然命令队伍停止前进。不久,密集的枪炮声从布伦树林里传了出来。炮弹击倒了一棵树,成为了他们的天然屏障。

海明威和布鲁斯绕过车道向一座约30米远的房子跑去。一阵轰隆声过后,兵车和坦克开进了广场,伴随着不断从车上扫射出的子弹。

这些战车开走后,人们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然后,他们看见那幢房子一边,三楼阳台上有一个人正猫着身子走。那人是海明威,他正用法语大声喊话,说后面那幢房子里有德国人。海明威用卡宾枪掩护他们撤走。

在浓烟淹没了街道,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人们的视线受到了阻碍。登上城楼,海明威仿佛看到,在爱丽舍宫,那里有汽车正着火燃烧。在杜拉里斯花园里仿佛也有一辆坦克在燃烧。触目所及,熟悉的场景尽收眼底。炮火中的建筑却格外英朗,带着浓重的血色般浪漫,竟令人心生神往。

金色的圆形屋顶,里面有在战争中残疾的军人在疗养;梅地列因的绿色屋顶、圣凯尔以及其他熟悉的风景……街道上有敌人的坦克,不过它们都在燃烧着。敌人狙击手不断向凯旋门的一侧开枪射击,不一会儿一颗德国炮弹落在那里炸开了。

他的视线越过马路,看见六名持枪老兵正守卫着无名战士纪念碑,旁边还有一位退伍民兵在帮忙。这场战事里,不知有多少无名的人默默倒下。

海明威一行人发现附近有一家歌剧院,里面有很多人正在欢乐地说笑。他们是颓败街景里盛开出的向日葵,走近他们,仿佛自己也是向着光明的。走进人群,男女老少把他们团团围住,先吻一吻他们为快。呵,久违的法国式浪漫,海明威心里想着,面上抑制不住地流露出愉快。

据海明威后来回忆,那是黑色的一个星期。七天里,他提着脑袋进行工作,唯一的愿望就是活着回到巴黎。后来,他好不容易才达到这个目的。

人群慢慢散开后,他们趁机把车子开走到了瑞芝旅店去。

旅店表面设施完美无缺,好似这里不曾受到过战争的摧残。可是店里的情景却出卖了它,里面除了一位神情镇定的经理,别无他人。

实际上,这家旅店一直开门营业,即使在德国占领巴黎时期也不例外。旅店中住的几乎都是军人,海明威他们定了50瓶马提尼鸡尾酒。他们找不到服务员,鸡尾酒的质量也很低劣。

不过,海明威很习惯住在瑞芝旅店的生活。粗犷中带着点惬意,战后余生的人总是有一些愉快的情绪。

驻军巴黎的德军投降,海明威本可就此事写篇报道发回杂志社。但他没有写,反而十分慷慨地把他的打字机借给《纽约时报》的记者佐德里斯科打一份关于解放巴黎的报道。

而他自己,到了晚上招待了七个美军军官,他选择和好朋友们在瑞芝旅店喝酒庆祝巴黎的解放。海明威说:“在这最后极度兴奋的24小时中,我们谁也没有写过一行字。谁要是这样做了,他准是个大笨蛋。”

走在戈贝林大街上,海明威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巴黎,这个世界上著名的城市,经过德国人四年的占领,从外表上看来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或许这是一座城池的包容力。

他觉得这不可能,可又是事实。于是他在恍惚之中觉得自己曾经死去,现在灵魂又返回故地,高高兴兴地大踏步走在巴黎的马路上。

无论海明威走到哪里,他都很受欢迎。在圣日尔曼林荫大道的里普的布拉塞尔,人们热情地招待他喝马提尔白兰地。在奥地安大街赛尔维亚·彼奇的书店,他与老朋友会面,大家都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海明威穿着军服同赛尔维亚一起拍照留念。赛尔维亚仍精心地保存着《一无所获的胜利者》,那是1937年春天,海明威从西班牙回巴黎时送给她的,上面有海明威的亲笔签名。

海明威拿起钢笔在那原来签字的地方添上了两个字——“赞许”,并写上新的日期:1944年8月25日于巴黎。不过,那天确切的日子是26日。

《法兰西义勇军报》在巴黎解放后的第一个星期刊登文章报道说,海明威先生给人们一种印象,“他是个刀枪不入的强悍者”。对于法国报纸的恭维,海明威并不那么乐意,可是报纸却热衷于宣传海明威的传奇式事迹。

海明威没有忘记写信给玛丽·维尔斯。在这段时间里她一直住在巴黎。他在信中告诉她从雷姆波兰特到瑞芝一路上所发生的情况。

自巴黎解放以来,海明威的工作很顺利,但并未因为自己亲身加入战争,参与多次的军事行动而有意炫耀自己,捉弄别的记者。他只是据他所知详详细细地告诉别的记者盟军进军解放巴黎的胜利是怎样得来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