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刁滑的工厂_海明威在古巴

时间:2019-04-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7 次

欺诈刁滑的工厂_海明威在古巴

欧内斯特决定把他的计划付诸行动,他先去和美国大使馆的埃利斯·布里格斯和鲍勃·乔伊斯打交道。 他详述他的计划,以期安排一个秘密情报小组(和他与古巴接触有关)来监视德国在哈瓦那的特务活动。 一切搞妥当后,布里格斯和乔伊斯为海明威安排去会见美国大使馆的普鲁伊尔·布雷登。 欧内斯特结束这次会见时,获得大使让他推行计划的委婉的同意,以及利用无线电方向测向器(RD F)和其他政府设备。 最初取名叫“孤独无助的行动计划”,而后又变成了“罪恶商店”,而最终定为“欺诈刁滑的工厂”。因此,海明威的看法改变了。不再满足于跟踪德国间谍,或者当地的同情者,或者甚至记录在案的潜水艇加油点,他有更远大的抱负:俘获一艘德国潜水艇。

他一度听到有关报道说:沿着古巴北海岸捕捉海龟的一些人曾经意外地遇到不少德国潜水艇。 有一个总算勉强活着回来,当时他正在靠近塞尔珊瑚礁的浅滩钓鱼。就在那时一艘德国潜水艇浮出水面后,奇大无比的空气水泡正在升向水面“,狼鱼”号潜水艇很大的黑灰色的船体已经从水中浮现。 那个捕鱼人很快扬起风帆,想逃脱那艘德国潜水艇,但这个想法被甲板方向传来的炮火声所抑制。那个捕鱼人别无选择,只有上船。德国人利用他的捕获物,以及他在船上所有的食品和淡水。

当欧内斯特仔细考虑,值得描述的事实真相时,灵感突发:假如他能够诱惑一艘德国潜艇到水面上来取得捕获物,他就能够攻击。 显而易见,摧毁这艘潜水艇是不可能的,不过将他们引出水面仅仅使它失去战斗力和防止它潜入水中,这就很足够了。那些德国人大概是被迫在水面上活动, 如果他们能够被跟踪着直至他们的燃料用完。 那是一个计划,他认为那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他又重新倒了一杯酒。

一只黑白相间的猫走进房间,一下子跳到老爹的膝上。 当海明威用手抚摸猫的脊背和肋腹时,它就满足地喵喵叫。“宝伊丝,你一直在外面寻食吃吗?”欧内斯特把猫抱在怀里,留神听着喵呜喵呜的响亮叫声。“宝伊丝”的身子倾向前面,它的下巴擦着海明威的玻璃杯的边。“很对,”欧内斯特说,“我们将去诱惑那些德国兵坏蛋上来———然后,像你一样———我们就攻击。 ”(www.nxxnyqc.cn)当他醒来的时候,他侧耳倾听夜间鸟儿的鸣叫声,在他醒着时,他还留心听着,就在那时他听着“宝伊丝”跳上窗台。“宝伊丝”是一只很安静的猫。不过一当它跳上窗台时,它就对着人叫,托马斯·赫德森走到了纱窗旁,打开纱窗。 “宝伊丝”跳进来。 它的嘴里已经衔着两只受骗上当的小老鼠。

———《激流中的岛屿》

在日出时分,欧内斯特驱车到柯希玛尔镇去会见格雷戈里奥·富恩特斯船长,即“皮拉尔”号船的大副。 在简·曼森解雇了卡洛斯·古铁雷斯去管理她的船只后,欧内斯特在 1938 年雇用富恩特斯,欧内斯特把这一行动视做他与玛莎·盖尔霍恩相爱的报复。 作为新的大副,富恩特斯船长立刻就显示出他的价值,他把“皮拉尔”号船管理得是欧内斯特所曾见过的最干净的船。 在这样维修管理几年之后,老爹知道富恩特斯更喜欢保持船只清洁这种工作,上油漆并装饰得很有光泽,以利于出外捕鱼。 他也知道,这人宁愿捕鱼,而不愿吃喝睡觉。

汽车在靠近柯希玛尔海港的内湾一路开着, 欧内斯特经过在港口造得很牢固的塔,它由西班牙人建于 1649 年,可保护哈瓦那免遭海盗袭击。古巴人曾经多年利用这高塔作为瞭望岗哨, 围绕着海港和堡垒逐渐发展起来的那个渔村直至 1907 年才回到它自己的手中,当时第一个凸式码头是从一个防波堤中建成,以保护海港的纵深的一边。

老爹把“皮拉尔”号船抛锚泊在凸式码头的一边,让它的冲力靠在锚上,而不会擦着老的船坞。 富恩特斯船长住在一所小房子里,离海港的内湾有两个街区,他把一只划艇系在船坞里,通常利用它出去前往“皮拉尔”号船。 富恩特斯没有一天不悉心照顾好这只船, 而当时海明威的林肯牌汽车也在我的房子里休息。

富恩特斯微笑着,穿过街进入汽车。“老爹,我们今天要出去捕鱼吗?”富恩斯特问道。

“不出去,”海明威说道,“我们今天正在寻找其他种类的捕获物。 我们将探听消息出外捕鱼。 ”

他们开始遍及全国的长途旅行, 当船向古巴西北部的罗马诺群岛的渔场而去时,欧内斯特对富恩特斯谈及德国潜水艇问题。 在一星期内同盟国的舰艇船只多达三十五只被击沉在墨西哥湾、 佛罗里达海峡, 以及古巴和巴哈马水域。 两人一度听闻那些曾经意外遇到德国潜水艇船员的捕鱼人说,现在正是与他们碰头的好时光。

海明威和富恩特斯坐在水域旁边的咖啡馆里,与一些捕捉海龟的人见面,倾听他们遭遇德国潜水艇的真实描述。 他们曾经看到两只商船、一只名为“奥尔加”是货船另一只叫做“得克萨”是油船,那天晚上在海岸附近沉没。 由于是用鱼雷射击,一些船只在激烈而火光熊熊的爆炸声中沉没。 这不是谣传,不是来自那些捕鱼人的想象,而是有一艘“狼鱼”号潜水艇游弋潜行于该地区的最初的具体证据。

老爹要求捕鱼人详细描述潜水艇船员浮出水面后, 要求获得捕鱼人的捕获物时的举止和态度。 关键的问题是要证实是否有登上捕鱼船的规定步骤;他心里想要去抓住德国司令的首脑。 当他们就捕鱼人的遭遇一一进行访谈后,海明威特别注意了潜水艇的大小和驾驶指挥塔的高度等详细情况。 假如指挥塔的位置离开水的表面太高, 老爹的计划大概不行。 他也想要知道升降口的宽度,要知道假如升降口开着,当捕鱼人登上捕捉海龟的船时,他们是否能看见。

捕鱼人中只有一个人趁着中午明亮的阳光好好地看了一下那只潜水艇。在他不得不转动他的捕获物后, 他惊讶地看见舰艇上的工作人员上岸到附近的一个岛上去。 他们显然是要去寻找更多的食品和可携带的水,以及岛上的海龟。 那些捕捉海龟的人试图阻止那些人偷窃他们园子里的香蕉和蔬菜,可是没有成功。

“假如他们是那么饿的话,”欧内斯特对富恩特斯说,“天啊,我们将把我们的捕获物放在外面清晰可见的地方。 当他们叫我们时,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将一起打扫干净甲板,搬上机枪,而帕克斯特奇将把炸弹投进升降口。 ”

“老爹,不过他们的武器又怎么样呢? ”当他们乘坐着林肯牌汽车回家时,富恩特斯问道。

“假如我们在一起时,我们就没有被鱼雷击中的危险。 投进去的炸弹将不是炸掉无懈可击的升降口, 就是使它在潜望镜控制地区倒下和爆炸。任何一种方式,潜水艇将逃脱不了。 ”

当欧内斯特和富恩特斯回到瞭望山庄的时候, 欧内斯特为完成这一使命理出了一份清单。 德国的攻击性潜水艇因有在水面上二十个难题而出名,差不多是“皮拉尔”号和“克莱斯勒”75 匹马力速度的两倍, 所以他决定把“皮拉尔”号船送往卡萨布兰卡修船厂彻底检修。 海明威安排对“皮拉尔”号船作一定的改装,使该船有作战的装备,其中包括两个新的较大的煤气内燃机, 并在船体的左舷和右舷的两边都装上四块全部为钢制的船壳板。

“老天爷,海明威,你用你的船在搞什么? ”温斯顿·格斯特问道,他是一位百万富翁运动员, 当时正与欧内斯特和富恩特斯一起站在沿途一只白色的纵帆船的阴凉处。 当工人们为“皮拉尔”号船的黑色船体披上生锈的钢板时,那些人注视着。

“沃尔菲,谢谢你来这里。 有了这种装备‘,皮拉尔’号船将能够防止来自德国兵的 5 英寸甲板枪的直接射击。 ”欧内斯特用手轻拍格斯特的肩膀“,我还想增加两挺 50 英寸口径的机枪。 ”

“50 英寸口径吗? 你究竟会怎样寻到那些残忍地东西呢? ” 格斯特问道。

“我有一批各色各样的朋友。 ”海明威说道。

那天晚上在瞭望山庄,这家“欺诈刁滑的工厂”举行第一次会议。 出席的有:温斯顿·格斯特;约翰·萨克森,一位从美国大使馆借调来的无线电技师;巴斯克商船的胡安·达纳贝蒂亚,又名“辛斯基”,或者叫“水手辛巴德”;一个来自巴塞罗那的酒吧间侍者,名叫费尔南多·梅萨;弗朗西斯科·帕克斯特奇·伊巴露西亚,一个巴斯克回力球运动员;一个居第二位的巴斯克运动员,只以“戴恩”出名;安德烈斯·昂特赞恩先生,一位西班牙牧师和格雷戈里奥·富恩特斯船长。 另外还有海明威和人数达 9 人的船上人员。

这家“欺诈刁滑工厂”在白天至黑夜,所有时刻都在开会,竭尽全力想制定出他们任务的策略,并商量怎样和到哪里去获取武器。 美国大使馆最终提供给他们一种价值十分昂贵的无线电设备, 但只有海明威签字并保证该设备为个人所有才有效。 在那船离开修船厂之前,无线电设备是装载上船的最后一件东西。那次改装结果是“皮拉尔”号船设想的最短航程。在“皮拉尔”号船转航开向柯希玛尔之前,汹涌而过的波涛的浪峰正汹涌而来溅泼上船头。 钢板的重量把船头大力推到波涛中去,那只船看上去好像将要变成德国潜水艇。 当欧内斯特看到富恩特斯脸上流露出的忧虑的神色时,他几乎要笑出来。

“这是不正确的。 ”那个古巴人说。

“同意。不过一旦我们在水平面上,将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欧内斯特问,并接过舵轮,把两个新的引擎上的风门打开。 当马达的呜呜声更响时,船头并没有升高到水平面而保持平稳。 事实上,这只船的速度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啊,胡闹。”欧内斯特咆哮着说。他把驾驶盘向后转“,皮拉尔”号船倒开出修船厂。“我们很优雅像一只怀孕的猪”海明威生气地说。

虽然花了几天时间制作装甲钢板,并把它们固定在船身上,但这些装备到底如何也只是等时间检验。 不久以后,海明威和“欺诈刁滑工厂”的一帮人开始沿着古巴海岸每日巡逻,有时竟远航至西北部,他们惯常在长满美洲红树的岛屿的深水的环礁湖停留过夜。“欺诈刁滑工厂”在海上搜寻到不少线索作为托马斯·赫德森追逐纳粹水兵的根据:

他们朝着绿色暗礁的线路开来, 暗礁看上去像水面上伸出的黑色树篱,随后还有蒙眬的形象和绿色,最后是多沙的海滩。托马斯·赫德森勉强从开阔的航道驶来,天气有望好转,当深海水面上的黎明时的美景显露后,他要去从事寻找内部暗礁的事务。

———《激流中的岛屿》

欧内斯特把标着“美国博物学研究院”的牌子悬在“皮拉尔”号船的左舷和右舷,他们的目的是引诱一艘潜水艇到水面上来要求“皮拉尔”号船的捕获物,那也意味着“皮拉尔”号船已经被人看见在捕鱼。 欧内斯特弄清楚他的“欺诈刁滑工厂” 的那些成员穿着和扮演来自博物学研究院科学家的角色非常像托马斯·赫德森,海明威使他的一些成员充当这一角色:

当他们是科学家时,不带什么武器,他们佩带大砍刀①和宽阔的草帽,像巴哈巴群岛采集海绵的人所戴的。 这些船员通常被人称为“戴阔边帽科学家”。 他们的阔边帽越大,他们就被人认为科学水平越高。

“有人已经把我有科学价值的帽子偷去了。 ”一个肩膀粗壮的巴斯克人说,他的粗浓的眉毛一直延伸到他的鼻子旁。 “看在科学的面上,请给我一袋碎片杀伤手榴弹。 ”

“拿来我的有科学价值的帽子,” 另外一个巴斯克人说,“这只帽子的科学价值远比你的大两倍。 ”

“多么有科学价值的一只帽子,” 这两个巴斯克人眼睛胀得最大的一个说,“我觉得欧内斯特在这一方面最合适。托马斯,我们能取得样品吗? ”

“不能,”那个人说,“安东尼奥知道我要他干什么。 把让人讨厌的有科学价值的眼睛张开。 ”

———《激流中的岛屿》

当他们张开眼睛的时候,欺诈刁滑工厂注意倾听。 海明威在船上装置了无线电测向器设备,他知道如果该设备招致任何损坏的话,他要向美国军部支付32,000 美元。 不过把它放在船上,海明威知道他能够跟踪德国潜水艇的通讯系统,并收听到那些潜水艇位置的定位。 无线电测向器一般接收大多数前部船舱的情况,而海明威把它和一张海图表放在一起,是为了标绘位置和航线。 现在海明威和工作人员深深感到他们能够主动地搜寻潜水艇, 而不是等待潜水艇偶尔途经他们的航道。

-----------

① 大砍刀(machetes)是南美洲人和中美洲人砍甘蔗、树丛等并作武器用的铁器。 ———译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