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诺贝尔_海明威事迹

时间:2019-04-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7 次

问鼎诺贝尔_海明威事迹

成功并不能用地位来衡量,

而是依据他在过程中,到底克服了多少困难和障碍。

浩瀚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胭脂能够涂抹时间,没有任何一件衣服能够掩饰灵魂,也没有任何一种古册能够填补空虚。

每一天的黎明,都代表着崭新的开始。时光匆匆,它不会为了哪一个人停下或者放慢自己的脚步,因为流逝就是岁月的使命。美好年华是如此的宝贵,只有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才能与这样的宝贵彼此平衡。(www.nxxnyqc.cn)对于海明威这样的作家来说,名誉只是写作生涯的一部分,他更想要的,也更重要的则是让自己的作品流芳百世。显然,海明威所出的书已经不少了,但这不是终点,他还要继续将那些望尘莫及的东西用自己的文字表达出来,让它们看得清、摸得着,要让它们顺其自然、合情合理,从而,让人们有如获至宝的感觉。

此时此刻,外界已经谣言四起,称海明威已经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对于这样的言语,海明威自己也表示怀疑,不过他却在猜想,如果自己真的能获得诺贝尔,那么就能拥有一笔不需要纳税的奖金,倘若真的如此,他就会去买一架一八零型的飞机,再置一些不动产。

半真半假的谣言让人们心生猜疑,也满足不了人们的好奇心。不过很快,这样的谣言就被证实了。

十月金秋,朗哈姆将军从欧洲返回到了美国,由于长期患有疝气症,他决定到医院接受治疗,摆脱痛苦。也就是在住院期间,朗哈姆接到了一个电话,那熟悉的声音只要一听,便知道是海明威。电话里,海明威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他已经得到了从瑞典寄来的3.5万元奖金。但高兴的同时,海明威却在为怎样发表演说而感到苦恼。

10月28日,正式宣布海明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天到来了,而让海明威苦恼的事情也随着庆祝会而降临。

在座无虚席的芬卡庆祝会上,哈威·布莱特从纽约打来电话,要求与海明威对话。

“请告诉我,在1901年设立诺贝尔文学奖之前的作家中,你最愿意把你的奖让给谁?”哈威·布莱特问道。

只见海明威毫不犹豫回答道:“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我感到十分遗憾的是,就美国而言,马克·吐温和亨利·詹姆斯都没有获得这项奖。一些比他们更著名的作家也没获得这项奖。如果这项奖能授给艾萨克迪尼生和伯那德·伯伦森,那我就很高兴,因为他们都致力于以绘画为题材的创作上;如果这项奖能授予卡尔桑德波格,那我是再高兴也没有了……我非常尊重瑞典科学院的决定,并引以为荣。因此,我本不应发表这一类的意见和看法。不过,无论是谁获得这种荣誉,谁都应该特别谦虚。”

这样的回答让布莱特十分满意,海明威也如释重负,心底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这一次的诺贝尔文学奖给海明威带来了荣誉,带来了金钱,同样也带来了烦恼。为了这件事,他不得不暂停自己的写作,自己的私人生活也受到了打扰,还必须去参加自己本就厌烦的社交活动。

11月份,海明威接到了美国驻瑞典大使馆的来信,信中表明,美国大使从报纸上了解到海明威的身体欠佳,如果不能亲自来瑞典领奖,美国大使将代替他领奖。不过,诺贝尔基金会主席斯坦尔表示,即便是海明威不能够亲自到来,也希望他能够写一篇演说稿,以便在会上宣读。

不用去瑞典,不用去面对媒体,不用去面对公众社交,海明威自然是乐意的。于是,他应信中的要求,写了下面这篇演说词。

瑞典科学院全体成员,先生们,女士们:

我不善于辞令,也没有多少话可说。谨衷心感谢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委员会诸位委员们如此慷慨地授予我这一奖励。凡是知道比自己更著名的作家没有机会获得此项奖励的作家,一定会怀着十分谦恭的心情来接受此项嘉奖的。关于这些伟大的作家的姓名,我想,在此不必一一列举,因为与会的人都可以根据自己所知和良心列出他们的姓名来。同时也不可能要求我国的大使先生在会上宣读一篇能充分表达一个作家内心所要说的话的讲稿。

一个人所写的东西不一定能立刻被别人领会清楚,但有时候是可以做到的。不过最终是会十分清楚的。根据这种情况和作家自身所具备的才能,他或者流芳百世或者昙花一现。尽管人们能为写作列举许多优点,但它终归是一种孤独寂寞的生活。

有人试着把作家组织起来以减轻他们寂寞之感。我觉得那样不一定能提高写作质量。一个作家是处于集体社会之中,还是过着孤独生活,他的作品的质量常常随之受到影响。由于作家是单独地进行工作,因此,如果是一位出色的作家,他就必须面对永恒,否则每天都会走下坡路。

对于一个真正的作家来说,每写完一本书只是标志着他要写出更高水平的书的开始。作家应该写他从未写过或别人写过而失败了的东西。这样有朝一日,机会到了,他就会成功。如果文学作品只是把人家的名作用另一种方法重新写过,那是太容易不过了,因为在我们前头已有很多伟大的作家,他可以不要别人帮助,任取所需。

作为一个作家,我已经说得太多了。作家只写出他所要说的话,而不是去讲他所写的东西。请允许我再次表示感谢。

诺贝尔文学奖带来的风潮一直刮到了1955年的中旬。颁奖之后的半年里,海明威都饱受来访者的痛苦折磨。为了这一笔从瑞典来的奖金,海明威真真实实是喜忧参半,烦恼不已。

光环背后,总有些常人不会遭遇的麻烦。这是名利的代价,也是生命的必然馈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