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战争_海明威在古巴

时间:2019-04-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2 次

真的战争_海明威在古巴

玛莎回到瞭望山庄家里,她直言不讳宣布,她认为战争值得采访的部分只是在欧洲。 欧内斯特的战斗队成员,白天黑夜任何时候都会顺便造访,这使玛莎非常恼火,她拒绝把欧内斯特的海上巡逻当作一回事。 欧内斯特常常练习偷袭:如果队员爬过山庄庭园周边密密的草丛,来到游泳池边而没有被发现,他们就能和欧内斯特一起开怀畅饮几杯,一起游泳。 欧内斯特十分看重这种同志间的友情,而玛莎蔑视他们的所作所为。 欧内斯特置身于伙伴们之中时,她抽身而去为写完小说《丽安娜》。

玛莎经常要欧内斯特读她小说中的一些章节,再根据他的修改重新写过。一天晚上,欧内斯特贸然和温斯顿·格斯特一起看她小说的一个章节。 这一节写一个男人和他妻子住在很像瞭望山庄的地方,描述这个男人总是光着脚到处走来走去,身子急需洗个澡。

“大狼,你觉得怎么样? ”他们看完这一章后欧内斯特问道。

“老海①,我觉得她在把你描绘成很不讨人喜欢的样子。 ”温斯顿回答。

“嘿,玛蒂,”欧内斯特对着卧室喊道,“你从没有说过这是写的我。”欧内斯特大笑,并加上一句“,见他的鬼,我不在乎。 ”(www.nxxnyqc.cn)玛莎走出卧室,拿起她的几页手稿。“我也从没有说过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合看我的手稿”。

“噢,别生气,”欧内斯特说,“我为你骄傲,闺女。 ”

“你为什么没有提到他搜索德国潜水艇的崇高行动? ”

“崇高? ”玛莎掉转头来盯着温斯顿说,“你们海上巡逻只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目的是弄到配给汽油好去捕鱼。 你们在这里搞这个玩意儿,而世界上其他的人在战斗、在受苦、在牺牲。以我个人而言,我不会像你们那样的。”她拿着稿纸,对两人挥动几下,冲出屋子。

欧内斯特和温斯顿回过身子,相对而视。 温斯顿开始道歉,欧内斯特却对他摆摆手。“不要放心上。 玛蒂……”他停顿一下,搜肠刮肚找恰当的词汇压制他的怒火,“来自圣路易斯。 ”两个人都笑了,欧内斯特再给两人斟上酒。

接下来的几个月, 玛莎与海明威在后者作为记者应负的职责上一直争论不休。 他最后说:“听着,玛蒂,你他妈的想走就走吧,但是这里有不少战斗。 我要留下参加,战斗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以此结束这段争吵。 玛莎写完小说,计划去纽约,然后再去伦敦为《柯里尔》杂志采访。

玛莎收拾好行装, 走进山庄起居室, 看到欧内斯特和他的海上巡逻队成员围在一张放在餐桌上的航海图周围。 欧内斯特的手指沿着古巴西北海岸线移动, 那里是古巴群岛。“看这里,古巴群岛有一千六百个岛, 超过一百六十五个深水环礁湖。 这种地方是德国潜水艇待命的绝佳去处”。

“到达那里需多久? ”温斯顿问。

“要好几天,我们要离家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在这里,这里加燃料。”海明威说, 手指着沿海岸的那些港口。

“再见了,老爹。 ”玛莎在前门口说。 欧内斯特和队员们抬起头, 海明威把椅子往后一推,走到妻子跟前。

“旅途快乐,闺女。”他说。

“我到了纽约会给你打电话。 ” 她悄悄地说道,“《柯里尔》杂志会给你我到达伦敦后的最终地址。 ”

欧内斯特陪玛莎走出家门口到汽车旁边,司机是个当地男孩,名叫勒内,站在那里准备把她送往机场。他吻了玛莎“,一路平安”。她点点头,关上车门。也许他们之间的恼火已经降温,或者说两人要实现的理想已初见曙光,他们在不同的道路上前进,已到了身体力行的时候。

欧内斯特沿着北面海岸巡逻航行了三个月。 海面上波浪汹涌,才起的西北暴风吹起一道道白色的波浪。 他们往罗门诺群岛进发时,富恩特斯在长满红树林的岛屿间找到适合抛锚停泊的地方。 欧内斯特侦察到从火堆冒出的烟,他带了约翰和帕克斯特奇乘上一条小艇向岸边驶去,发现几个捕海龟的渔夫。 一位渔夫肯定地说他看见过德国人驶进一处沙洲,这些打鱼人在那里撒网逮鱼饵。其他渔夫也讲到他们曾报告有德国人沿海岸寻找食物或水, 特别在较大的岛屿,如沙坪纳尔、巴瑞登·格兰台和卡约·可可一带。

第二天欧内斯特派富恩特斯乘小艇围绕沙滩撒网, 他把打到的鱼饵带回“皮拉尔”号船。 欧内斯特沿着海岸把“皮拉尔”号船驶向前去,直到卡约·可可才停下。 他们发现一位渔夫待在茅草棚里,把打来的鱼晾干。 他们那个地区有德国人,就在前天他看到六个德国人乘着橡皮筏从北面向海岸而来,他们找到水、打死两头野猪后即离去。

欧内斯特和富恩特斯回到“皮拉尔” 号船后欧内斯特说:“我们越来越近了。 ”船在海岛的背风处摇摇晃晃,欧内斯特自忖德国人知道他们被人跟踪吗?他突然有一种危险感,说不定德国人也在跟踪他,他们很有可能躲在深水海峡中。

该死的,我知道要我是他们的话,我肯定会到这里来,这是首先考虑的地方。 德国人可能已越过这里,一直往前去,或者他们驶进内岛,在巴瑞登和克罗士之间。 但我又不相信德国人会这样做,因为光天化日下有人会看见他们,要是在夜里,不管有没有导航,他们都不可能开进那里,通过海峡。 我认为他们早已向远处而去。 说不定我们会在下面靠卡约·可可处发现他们,也可能就在这里后面我们会发现他们。

第二天早晨,太阳给云彩抹上玫瑰色,“皮拉尔”号船又开始执行任务。 船缓慢地沿着狭长的小岛航行,岛上森林里绿色和棕色的树往后移去,最后到了海岛尽头,豁然开阔,可以看见海洋。风还在刮着,海面一片阴霾。在前面,另外一个岛逐渐呈现,欧内斯特上前把罗盘交给富恩特斯,自己下船察看无线电测向器。中午时分“,皮拉尔”号船驶达海岸背风处,辛斯基抛下锚。每个人都出来待在甲板上,晒干航行时弄湿的衣物。

温斯顿·格斯特第一个看见,“老海,” 他指着浩瀚的海面说,“那里好像有一条很大的平底货船,用绳拖着,估计有两三英里远。 ”

“约翰,给我望远镜。 ”欧内斯特大声叫道。

这位海员把双筒望远镜递给海明威。 海明威看着水泡从蜂窝状的潜水艇顶部冒出,说:“他妈的,我们找到一条潜水艇。 ”他盯着潜水艇黑色的瞭望塔,舱口看来没有打开。“好吧,我们以逸待劳。 大家动动脑筋,看我们练习的那一套管不管用。 ”他拿起航海日记开始把见到的一切详情快速写下来。

格斯特从欧内斯特手里拿过望远镜看这条潜水艇。“乖乖,好大呀”。

“好吧,我要放钓鱼线到水里,这样人家看我们像在海峡间用钓鱼钩拖钓,懂了吧。 起锚,帕克斯特奇,准备武器待命。 注意,准备战斗。 ”

“皮拉尔”号船的黑色船体很快掉转船头在潮湿泥泞的河床里往回开。 潜水艇在几英里外缓慢前进。

“我看我们要上前侦察一下。 ”海明威说道,“不要让他们看出我们要干什么,让他们看起来我们就是在打鱼。 ”

突然一条系在舷外支架上的钓鱼线断了。

“看呀,大狼,”欧内斯特对下面的格斯特大声说,“好极了,他们相信我们真是在打鱼。 ”

温斯顿·格斯特收回钓鱼线,一条大梭鱼像飞弹般射出水面。 这条梭鱼越过波浪向前跳跃,这个英国人奋力拉上钓鱼线。 欧内斯特探出头再看一下那条潜水艇,它正向背离他们的方向驶去,变得越来越小。

“哎呀,大狼,他们离去了。 要逮住这条‘鱼’,我们得赶上去。 ”

即使‘皮拉尔’号船开足马力全速驶去,潜水艇仍在地平线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行,注意了,他们在向北偏西北航道上行驶。 向上报告”。

美国驻古巴大使获得这个报告,他把此报告转给海军。 海军把海明威送去的报告定为 D F 级①,他们认为他的情报不可信,这使欧内斯特很伤心。 两天后,同一艘潜水艇在新奥尔良海域被发现,他们想让四个德国人在密西西比河河口登陆,这时欧内斯特知道他被证实本来就是对的。

欧内斯特回到瞭望山庄家里收到来信,邦比从预备军官学校毕业了,现在他指挥一排宪兵。 他不久将乘船去欧洲。 海明威的妻子和儿子都离家在外,他寂寞难忍。 1943 年 11 月,欧内斯特写信给他第一任夫人哈德莉·莫勒说:“玛蒂和 /或孩子们在这里的时候,一切美好;但我一人在这里时,寂寞得像个可怜虫。 我已教会(猫)华夫叔叔、笛琳杰和威尔沿着栏杆走到大门口柱子顶上,组成一个人面狮身金字塔,还教会费雷德利斯跟我一起喝(威士忌和牛奶),就算这样也代替不了老婆孩子一家子。 ”

后来玛莎回到山庄家里,她总算说服欧内斯特和她一起去欧洲,于是海明威离开古巴去报道战事了。

-----------

① 对海明威的昵称。 ———译注

① 意指这报告可探测,未必可靠。 ———译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