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_两挨杖责的“孤忠”_

时间:2019-04-07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5 次

宋 _两挨杖责的“孤忠”_

金废帝以后五十多年,完颜珣当了金国的皇帝,是为金宣宗。其时,蒙古高原上蒙古人孛儿只斤铁木真已经建立蒙古国,号称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及其儿孙四出征战,屡败金国。金宣宗非常害怕,于贞祐二年(公元1214年)把国都迁到南京(今河南开封)。这一懦弱的表现大大动摇了军心和民心,大批官吏、将领、富豪投降了蒙古国。

金国迁都以后,金宣宗一面向成吉思汗乞和,进贡财物和美女;一面醉生梦死,追求奢靡淫乐的生活。这一年元夕将至,他颁布诏令,要京城居民家家搭彩,户户悬灯,以供观赏。为此,特任命宦官宋珪为监作,全面负责元夕节庆事宜。宋珪,原是宋朝的宦官,后被南侵的金兵掳掠,到了金国。宋珪为人正直,做事认真,因此得到金宣宗的宠信。他出任监作,心中很不痛快,发牢骚说:“这是什么时候?国家已经丧失半壁河山,风雨飘摇,而今却要浪费钱财做灯戏,有什么可看的?”

这话传到金宣宗耳中。金宣宗大怒,不问青红皂白,命把宋珪杖责二十,直把宋珪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事后,金宣宗一想,觉得宋珪所言确也在理,并无恶意,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国家和人民,所以后悔了,专门颁旨,向宋珪赔情道歉。宋珪见皇帝回心转意,自认二十大杖没有白挨。

元光二年(公元1223年),金宣宗驾崩,其子完颜守绪继位,是为金哀宗。金哀宗论德论才皆不及父亲,然其追求享乐生活来,却远远胜过金宣宗。面对北方的蒙古,南方的南宋,西方的西夏,他提不出任何治国方略,只知道整天泡在宫苑,放鹞鹰取乐。一次,鹞鹰飞了,金哀宗非常生气,责令宦官四处寻找。宦官来到市中,见一农民臂上站着一只鹞鹰,颇像宫中飞走的那一只。宦官向前索要,农民不给,几经反复,宦官只得出钱买了鹞鹰。宦官回宫,把鹞鹰复得的经过叙说一遍,金哀宗听了大怒,大骂那个农民“刁滑”,命人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宋珪同情农民的不幸,跪地进谏说:“陛下这样贵畜贱人,怎么可以治理国家呀?”金哀宗以为宋珪是当众嘲笑自己,有失皇帝的体面,立命对宋珪处以杖责。可怜的宋珪像金宣宗时一样,又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事后,金哀宗思量,自己为了一只鹞鹰,抓了农民,打了宋珪,实属不该;况且,宋珪在国家危难之时,敢于直谏无讳,诚属难得。所以他也后悔了,作为补偿,他给了宋珪许多赏赐,以表抚慰。(www.nxxnyqc.cn)天兴二年(公元1233年)三月,金哀宗手下的马军元帅蒲察宫奴在归德(今河南商丘南)发动政变,杀了尚书左丞李蹊、参知政事石盏女鲁懽、点检徒单长乐,从官右丞以下共三百余人皆遇害。金哀宗受蒲察宫奴的威势所逼,迫不得已任命他为参知政事,兼左副元帅。从此,朝政大权尽被蒲察宫奴把持,金哀宗形同软禁。每当言及此事,他总会痛心疾首,哭泣着说:“自古以来,无不亡之国,无不死之主,但恨朕不知用人,致为此奴所囚耳。”这时,只有宋珪侍候在皇帝身边,说些宽心话,使他多少得到一点安慰。

宋珪时任内局令,经常与金哀宗密谋诛杀蒲察宫奴及其党羽的方法。他与禁军头领吾古孙爱实、纳兰忾答等也有交往,经常给他们带去金哀宗的秘密指令。不久,蒲察宫奴领兵前往亳州(今安徽亳县),宋珪暗里与吾古孙爱实、纳兰忾答等达成默契:合力诛杀蒲察宫奴,夺回权力。他们作了精心的部署和周密的准备,设下圈套,伺机动手。六月,宋珪奏请金哀宗召回蒲察宫奴。这天,金哀宗驾临临漪亭,命蒲察宫奴及户部侍郎张天纲等前来议事。蒲察宫奴没有防范,贸然入见。早就埋伏在亭内的宋珪、吾古孙爱实、纳兰忾答等率领士兵,一跃而出,刀剑并起,顿时把蒲察宫奴剁为肉泥。蒲察宫奴的党羽阿里合、白进、习显等,相继伏诛。

宋珪帮助金哀宗重新夺回了权力,功勋卓著。可是当时的金国已经日薄西山,濒临崩溃。蒙古军大举南侵,金哀宗等逃至蔡州(今河南汝南)。蒙古军联合宋军围攻蔡州,蔡州城里粮尽矢绝。金哀宗哭丧着脸说:“我为金紫十年,太子十年,人主十年,自知无大过恶,死无恨矣。所恨者祖宗传祚百年,至我而绝。朕将和历史上荒淫暴乱的昏君一样结局,独此而痛心耳。”他担心被俘受辱,遂于蔡州城破之时,仓皇传位于统帅完颜承麟,然后自缢而死。完颜承麟刚刚继位,就被乱兵杀害,金国灭亡。

金国灭亡的最后时刻,宋珪是耳闻目睹了的。他感到痛苦和绝望,也自缢而死。《金史》为之作传,称赞他是“宣(金宣宗)、哀(金哀宗)之际一孤忠”。他忠于金国和金国皇帝,然而,只是“孤忠”,如此而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