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光_党亲连体,专权秉政_古代宰相故事

时间:2019-04-08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9 次

霍光_党亲连体,专权秉政_古代宰相故事

汉武帝为了加强中央集权统治,丞相的权力大大受到限制和削弱。这种情况,汉昭帝时有所改变,出了一位权力很大的丞相霍光。正是此人,执行汉武帝晚年制定的“富民”政策,稳定了汉朝的形势。

霍光(公元?~前68年),字子孟,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人,乃西汉中期名将霍去病的弟弟。霍去病年轻有为,攻伐匈奴,功勋卓著,封大司马骠骑将军。霍光跟着沾光,先任郎官,继迁诸曹侍中。霍去病英年早逝。汉武帝把对霍去病的感情转移到霍光身上,封他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汉武帝决定立小儿子刘弗陵为太子,由霍光辅政。为此,他特命人画了一幅画,赐给霍光,内容是西周周公背负侄儿周成王朝会诸侯的场景。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春,汉武帝病危,霍光垂泪问道:“请问皇上百年以后,谁可继位?”汉武帝说:“你难道不明白那幅画的意思吗?朕死后当立小儿子刘弗陵,你行周公之事。”霍光谦逊地推辞道:“臣的德行不如金日磾(磾,读作敌)。”汉武帝即刻下令,拜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上官桀为左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同受遗诏辅佐幼主。数日后,汉武帝驾崩,年仅八岁的刘弗陵即位,是为汉昭帝。霍光作为朝廷首辅,掌握了朝政大权。

汉昭帝时,霍光封博陆侯,位尊权重。他身材高大,面色白皙,为人沉静,资性端正,办事公允。一次,朝殿里据说有妖怪作祟,弄得人心惶惶。霍光命尚符玺郎取来皇帝玉玺,镇妖驱邪。尚符玺郎忠于职守,拒绝把玉玺交给霍光。霍光非常生气,上前欲夺玉玺。尚符玺郎按剑喝道:“臣头可得,玺不可得也!”事后,霍光十分欣赏尚符玺郎的忠心,奏请汉昭帝,破格将其官秩提升了两级。霍光的做法,赢得了众人的尊敬。

霍光和上官桀是儿女亲家,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娶的就是霍光的女儿。由于这层关系,所以霍光与上官桀配合默契,如同一家人。霍光每外出或休假时,上官桀常代替他决断朝政大事。汉昭帝年幼,其姐鄂邑盖长公主入居禁中,照看他的生活起居。这位长公主生性淫荡,与儿子的宾客丁外人私通。两三年后,长公主决定为汉昭帝娶皇后,并已看中了周阳氏的女儿。其时,上官安的女儿,即上官桀的孙女、霍光的外孙女,年方六岁。上官父子想当皇亲国戚,极力怂恿霍光,要他利用权力,把上官女立为皇后。霍光认为,自己的外孙女年龄太小,不宜立为皇后,没有答应。上官安急于要当皇帝的岳父,就去找丁外人,请他对鄂邑盖长公主施加影响。上官安直言不讳地说:“我的女儿容貌端正,若长公主把她立为皇后,那么我父子在朝,兼有椒房之事,一定不亏待足下。凭足下的地位、身份,难道还愁不封侯吗?”丁外人见上官安如此看重自己,立即在长公主耳边吹风。长公主事事都听情夫的,于是颁布诏令,召上官女入宫为婕妤,提拔上官安为骑都尉。一月后,上官婕妤成为皇后。(www.guayunfan.com)上官安如愿以偿,果真当上了皇帝的岳父,升任车骑将军,封桑乐侯。随着权势的扩张,他变得骄奢淫逸,飞扬跋扈。一次,他在宫中饮了酒,回家后得意扬扬地对宾客们吹嘘说:“我与女婿皇帝共饮,真是快乐无比啊!”上官安先前答应,待女儿成为皇后后,就设法让丁外人封侯。为此,他多次恳请霍光予以关照,上官桀也积极活动,为丁外人封侯之事奔走。谁知霍光为人刚毅正直,认为丁外人无德无才,封侯不够资格,拒绝向汉昭帝建议。上官桀、上官安因此非常痛恨霍光。还有桑弘羊,欲为子弟求官,遭到霍光拒绝,因此也痛恨霍光。上官父子、桑弘羊,加上鄂邑盖长公主和丁外人,逐渐形成一个谋逆集团。而且,他们又勾结汉昭帝的哥哥、燕王刘旦,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始了谋反活动。

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霍光率领百官,到长安城外的广明亭检阅军队,场面铺张显赫,声威犹如天子。上官桀等立刻抓住此事,大做文章,用燕王刘旦的名义,伪造一份奏书,趁霍光休假的时候,呈给汉昭帝。奏书罗列霍光的许多罪状,主要是检阅军队动用天子的仪仗、任人唯亲、增加大将军幕府校尉等。奏书诬陷霍光“专权自恣,疑有非常”,因此,刘旦“愿归符玺,入宿卫,察奸臣变”。奏书呈上,上官桀、桑弘羊摩拳擦掌,准备逮捕霍光治罪。可是,多日没有动静。这天,汉昭帝临朝,群臣进见,唯独霍光待在朝房,不肯进殿。汉昭帝询问说:“大将军安在?”上官桀回答说:“燕王告发霍光有罪,霍光不敢进殿。”汉昭帝命召进霍光。霍光免冠,叩头请罪。汉昭帝说:“将军快把帽子戴上。朕知道燕王的奏书是假的,将军无罪。”霍光说:“陛下何以知之?”汉昭帝说:“将军在广明亭检阅军队和增加校尉,至今不满十日,燕王远在千里之外,何以得知?再则,将军若是真想篡逆,容易得很,根本用不着增加校尉。”当时,汉昭帝十四岁,观察和分析问题,这样入情入理,使得群臣惊诧不已。霍光更是感激,确信自己所辅佐的小皇帝,聪明智慧,很有主见。

这以后,上官桀党羽不断上书,攻击和诋毁霍光。汉昭帝恼怒地斥责说:“大将军忠臣,先帝所属以辅朕身,敢有毁者坐之!”这样一来,上官桀等就更加憎恨霍光了,必欲除之而后快。他们经过密商和策划,决定由鄂邑盖长公主假意设宴,招待霍光,宴间埋伏武士,将霍光杀死,然后废黜汉昭帝,拥立刘旦或上官桀为皇帝。霍光及时发现了这一阴谋,关键时刻,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坚决镇压,尽诛上官桀、桑弘羊、丁外人宗族。鄂邑盖长公主和刘旦自杀。

汉昭帝在位十三年死去。霍光主持立了昌邑王刘贺为皇帝。可是刘贺淫乱后宫,不成体统,使霍光非常难堪。因为刘贺是他亲手拥立的,刘贺荒淫,等于在他的脸上抹黑。他征求大司农田延年的意见。田延年说:“将军是国家的柱石,如果认为刘贺不宜为帝,何不奏请太后,更选贤者立之?”霍光说:“我也想这样做,可是古时有此先例吗?”田延年列举了许多例子,从而坚定了他废立皇帝的决心。他把田延年提升为给事中,然后召集文武百官议事,宣布了刘贺行为淫乱、恐危社稷的罪行。众人听说其事,惊愕失色,相顾无言。田延年离席按剑,面向霍光,厉声说:“先帝把幼孤托付给将军,等于把天下托付给将军,因为先帝认为你忠贤无私,能够保住刘氏江山。现在群下鼎沸,社稷将倾,如果汉家绝祀,那么将军纵然一死,又有何面目见先帝于地下?今日议事,不能拖延,谁若迟疑,臣请以剑斩之!”

田延年的举动是事先约定了的。霍光赶紧起身,对众人说:“王公大臣责备霍光,应该,应该!如今天下汹汹不安,我理当受到责难。”文武百官司见了这阵势,都跪在地上磕头,说:“天下百姓的命运全在于将军,惟将军之令是听。”霍光统一了群臣的意见,随后去见皇太后,陈述了废立皇帝的主张。皇太后没有异议,于是召集刘贺及大臣,由尚书令宣读霍光等人的奏书,请求废刘贺,另立贤者为帝。皇太后点头说:“可以。”就这样,刘贺便失去了皇位,继续当他的昌邑王。霍光对于这个废帝倒还客气,亲自把他送归王邸,说:“王爷的行为自绝于天,臣等驽怯,不能杀身报德。臣宁负王,不敢负社稷。愿王自爱,臣不可能再侍候左右了。”

霍光安顿了刘贺,然后把引导刘贺荒淫纵欲的奸佞小人二百余人全部斩首。这些奸佞小人死前呼号市中,说:“为断不断,反受其乱。”意谓应当早日杀死霍光,否则不会遭此劫难。

刘贺被废,还是霍光主持,拥立了汉宣帝刘询。汉宣帝即位,专门颁诏,盛赞霍光“宿卫忠正,宣德明恩,守节秉谊,以安宗庙”的品质,将其封邑增加到二万户,先后赏赐黄金七千斤,钱六千万缗,杂缯三万疋,奴婢一百七十人,名马二千匹,豪华府第一处。汉宣帝原立嫡妻许平君为皇后,再娶霍光的女儿霍成君为妃。霍光妻子阴险毒辣,设计害死许平君,自己的女儿得以成为皇后。这样,霍光又是汉宣帝的岳父,地位、权势更加显赫。霍光的儿子霍禹、侄孙霍云和霍山,分别官中郎将、奉车都尉侍中。他的两个女婿为东、西宫卫尉,其他亲属分任诸曹大夫、骑都尉、给事中等要职。史称:“党亲连体,根据于朝廷。”这形象地说明了霍氏外戚当时的盛况。

汉宣帝对首辅加岳父的霍光非常敬重,规定朝廷所有大事,必先报告霍光,然后才奏报皇帝。霍光每次朝见汉宣帝,汉宣帝总是毕恭毕敬。地节二年(公元前68年),秉政二十年的霍光患了重病,汉宣帝亲临病榻前探视,问长问短。霍光请求把儿子霍禹封为右将军,把侄孙霍山封为列侯。汉宣帝一一恩准。接着,霍光病死,陪葬茂陵。汉宣帝命用最隆重的葬礼,安葬霍光,谥曰宣成侯。事后,汉宣帝颁诏宣扬霍光的功绩,称赞他“功德茂盛”,可比萧何。

霍光历事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位皇帝,执政二十年,国家安定,经济发展。史书上说这期间“百姓充实,四夷宾服”,充分肯定了他的功绩。霍光也有私心,这就是把家族的权势看得很重,造就了一个煊赫、奢侈的外戚集团。他的妻子、儿子、侄孙、女婿等,都不安分,后来居然阴谋发动政变,夺取政权。汉宣帝忍无可忍,发兵镇压,尽诛霍氏家族,因此而受牵连,被杀的官民达数千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