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_东君薄幸_朱淑真词传

时间:2019-04-2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0 次

《点绛唇》_东君薄幸_朱淑真词传

黄鸟嘤嘤,晓来却听丁丁木。

芳心已逐,泪眼倾珠斛。

见自无心,更调离情曲。

鸳帏犹望休穷目,回首溪山绿。(www.guayunfan.com)女人是需要用爱情来滋养的。一个女子如若心中无爱,也就没了一切。只因她们的心思太葱郁,性情太缠绵,于是旧愁未去,更添新愁。“芳心已逐,泪眼倾珠斛”,一点都不夸张。世事艰辛,难载深情。

朱淑真用尽了心思,给夫君寄去了那首带着怨恨又含着情意的《断肠谜》后,一直就住在母家等待他的回信。可是事情并没有顺着她的猜测去发展。她的夫君收到信笺的时候,正抱着美人沉醉在温柔乡里呢,哪里有心情看妻子给他写了什么。一晃数日过去了,一日午睡醒来,他在书案上偶然看见了这封未开启的信笺,于是信手拆开,想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本来不看还好,看过他更是怒不可遏,心想这个刁蛮大胆的妇人,居然又写诗来谩骂讽刺自己。这次他真的是愤怒了,觉得她真是太过分了,作为被他们家娶进门来的媳妇,性格孤傲怪异,不懂得侍奉夫君和翁姑,还生不出儿子,整天只会吟风弄雪卖弄文才,尽做那些贤妻不该做的事情。而这些,他作为丈夫,都没有跟她计较,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但这个妇人居然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写诗讽刺自己,不就是有几分诗才么?难道就是用来做这个的?他几乎怒发冲冠,抄起纸笔就写了一封休书,装进信封准备托人带到钱塘朱淑真的母家,休了这个不堪的女人。

也许朱淑真早就该彻底死心了。她这个夫君就是一个不能脱俗的鄙薄之人,如何能跟司马相如那般才高八斗的大才子相提并论?司马相如能看懂卓文君数字诗中的情意,所以朱淑真期盼着她的丈夫也能读出这《断肠谜》中的深意,其实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她的丈夫就是一个俗人,他可没有像朱淑真那样玲珑剔透的一颗心,当然也无法体察她心中那斩不断理还乱的情思和无奈。他们俩的婚姻根本就是一场阴差阳错的谬误。那男子以为,朱淑真嫁给了他,从此便是他一个人的妻,他一个人的私有财产,如何能容得了她有丝毫的反抗之意?

所以他被诗中的悲愤惹怒了,写下了休书要休了朱淑真。但在他拿着休书准备托人捎带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与其休妻,倒不如干脆娶几房美妾回家,让朱淑真也尝尝这被人羞辱的滋味!

刚好几日前有朋友送来了几名歌舞伎。以他的粗浅见识,读不懂夫人作的巧思妙想的诗,倒是深感人生无美酒无美女则难以尽欢。夫人膝下无出,自己原本只是想在外面风流风流,若哪个女子怀上了孩子,再母凭子贵接到家中,最后通知夫人,想必她该自知理亏,也不会反对什么。而今她既然如此过分,写书信羞辱夫君,那就也让她尝尝被羞辱的滋味!

绿蚁金樽酒飘香,琴曲悠悠歌飞扬。那鄙薄的官吏做了决定之后,顿感心胸开阔,于是当下就唤那几名歌舞伎上来表演。他半坐半卧在罗汉床上,看舞姬们扭动着诱人的腰肢随乐起舞,那薄薄的粉红色舞衣也遮掩不住舞姬们曼妙丰润的躯体,尤其是其中那个有着狐狸一样娇媚妖娆面容的女子,她的大眼睛忽闪忽闪,仿佛会说话一般,把他的魂儿都要勾去了。那一刻,他忘记了刚才读信的愤怒,只想醉卧在温柔乡中。

接下来就是很老套的故事。朱淑真还在母家抱着幻想,期待夫君能够回心转意再续夫妻恩情,而她的丈夫已经在外地抱着美丽的舞姬,沉沦在风月之中乐不思蜀。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此时她负心的丈夫已经决定纳这个舞姬做妾。最过分的是,他居然还派人传书给朱淑真,通知她速速回家主持婚礼。

朱淑真收到丈夫的信笺打开一看,大失所望,又悲愤又伤心。那个薄情之人常年冷落她不算,居然还想要纳妾,纳妾也就算了,居然还命令她回去一起主持典礼。想当年,她朱淑真秉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被他们明媒正娶进门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婚礼,就是如常人家娶妻过门拜堂而已。而今天他要纳一个歌舞伎做妾,居然还要举行典礼,居然还要她这个正房夫人在场,这不是明摆着要羞辱她么?

她悲不自胜,独自攥着负心汉寄来的信笺对着窗子泪如雨下。后来朱淑真回忆起少女时代那三年愉快的东轩伴读时光,后悔自己不够果决,没有汉代卓文君跟司马相如私奔的勇气和决心,因此悔恨交加地写下那首著名的《生查子·元夕》。但后世的卫道士们却力证此《生查子》不是朱淑真所作,而是出自大诗人欧阳修之笔。因为在古代,男子休妻乃正常事,但女子若有背叛了夫君,就是牵连家族的大罪。古代的男子,只要求女人们对他们无限忠贞,从不会反省自己的风流无情。

收到丈夫书信的那一夜,朱淑真夜不能寐,泪湿衣枕。可是伦理教条甚严,人言可畏,朱淑真别无他法,只能遂着夫君的意思,默认了他娶一个歌舞伎为妾。从此更是空闺寂寥,静默的夜一日比一日更加漫长,无情的夫君和风头日盛的新妾日日欢好,就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捅在她的心上。

朱淑真感到自己的身心都要麻木了,她在帐床内倚靠了整整一夜,不曾合眼。东方的天际逐渐亮了起来,窗外传来了两三声黄莺的啼鸣,恍惚间似乎又听见外面似乎有匠人在伐木。她回忆起自己和丈夫新婚燕尔时那段美好却短暂的时光,想着丈夫现在一定是在新妾身畔为她画眉上妆,不等心中无限悲苦,泪水不断地流了下来。可是她无力改变什么,丈夫现在已经丝毫不眷恋她了。这样想着,她感到意兴阑珊,于是起身抚琴。素手调上琴弦,泠泠音色从她的指尖倾泻而出。可是房间中只有一个抚琴的她,却无人听琴。就算是弹断了琴弦,又有谁人可以听懂她弦上的哀怨和相思?

人的心,总是时而坚定时而软弱,时而脆弱时而顽强,但又有谁能明白那优雅背后的仓皇和那淡定深处的迷茫?自从看着夫君娶了新妾进门,朱淑真就病倒了。病中的记忆是模糊的,只记得那是一个萧瑟的秋天。虽然作为官家正房夫人的她,身边还是有丫鬟侍女伺候着,但没有一个人可以温暖她的心。她只能日复一日地独自感受着浸入骨髓的冷和撕心裂肺的伤。秋天的风摧残得院中的梧桐都落了叶,那肥沃的土地和深深扎下去的树根是落叶们最后的归宿,可朱淑真的归宿在哪里?没有。她是无根的雪花,是世间的过客,是纷飞的柳絮,是漂泊的离人。

爱神是一个巫师,他两次给她下了爱情的蛊,却都是无药可解的。在她人生的书卷里,昨日的温暖还没有散去,今天的寒凉就已仓促地到来。

朱淑真再次把辛酸寄托在诗词中。她写下了《恨春》五首,言辞凄凉,读者断肠,仿佛那润笔的墨是泪水氤氲而成的。

其一

樱桃初荐杏梅酸,槐嫩风高麦秀寒。

惆怅东君太情薄,挽留时暂也应难。

这首诗似乎是她的自言自语,道出了她心中深深的无奈。这里的“东君”就是代指他那个薄情寡义的夫君。自己本来还对他怀有希望,希望可以顾念旧情,再续夫妻情缘。可是他还是怀抱新欢,弃她而去,留她一个人满腹哀伤,无处可倾诉。

其二

一瞬芳菲尔许时,苦无佳句纪相思。

春光正好须风雨,恩爱方深奈别离。

泪眼谢他花缴抱,愁怀惟赖洒扶持。

莺莺燕燕休相笑,试与单栖各自知。

这一首则是借感叹美妙的春光飞逝,悼念自己逝去的美好韶华。回想那新婚燕尔的时候,夫妻之间还恩爱和谐,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整日苦于没有佳句可寄相思,想努力维持好这段婚姻。而今天丈夫怀中已有了新人,她连夫妻之间相互扶持这样微小的心愿都实现不了,只能独自怅惘。看着花园中的鸟儿们成双成对地飞入飞出,她心中失落,觉得连那些鸟儿似乎都在嘲笑她。所有的景色在她眼中都一致地渲染着悲凉。可以窥见她心中的苦楚,是无比深刻的。

其三

病酒厌厌日正高,一声啼鸟在花梢。

惊回好梦方萌蕊,唤起新愁却破苞。

暗把后期随处记,闲将清恨倩诗嘲。

从今始信恩成怨,且与莺花作淡交。

这一首,词人诉说自己体会到的情爱无常。“从今始信恩成怨,且与莺花作淡交”一句可以看出作者心性的转变。夫妻和谐恩爱的时光,不过短短时日,如今他却只想着羞辱她冷落她,再不念一丝旧情。她还不如把一腔柔情托付给花儿鸟儿,也好过给自己那负心的夫君。字里行间透着一种落寞和寒凉。

其四

迟迟花日上帘钩,尽日无人独倚楼。

蝶使蜂媒传客恨,莺梭柳线织春愁。

碧云信断惟劳梦,红叶成诗想到秋。

几许别离多少泪,不堪重省不堪流。

在明媚的春光中,词人独自站在高楼上,所看到的,却尽是悲伤之景。蜂蝶飞舞,黄莺啼鸣,杨柳依依,春光正好,这一切本来都是充满希望的美丽春色,此刻在词人眼中皆变悲情。“碧云信断惟劳梦,红叶成诗想到秋。”碧云信断,只能期盼在梦中相会。红叶则是一个历史典故。据传说唐宣宗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叫卢渥的文人出门办事,路过皇宫墙外的护城河,刚好河水中飘着一片红叶。卢渥就把它捡拾起来,发现上面还题着一首诗:“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卢渥心想着一定是某位宫人作的,于是私下里把这片题诗的红叶收藏起来。后来宫女在宫中服侍年满,皇帝放她们出宫嫁人,其中一个宫女就被许配给卢渥为妻。婚后某日,卢夫人不经意间发现了丈夫收藏的这片红叶,发现正是自己当年在宫中做宫女百无聊赖的时候,题诗并放入水中,让它漂流出去的那一片,她大感惊讶。后来此事传为一段佳话,都说卢渥和卢夫人乃天作之合。

从朱淑真引用的这个典故可以看出,很明显她是在思念一个人。而这个人不会是她负心的丈夫,那大抵就是她心中一直无法忘怀的吹箫少年了。她咏叹说,如果自己也能在红叶上题诗,然后遇到一个知心人该有多好。只可惜,自从当年少年进京赶考再不曾回来之后,她便承受离别之苦,不知流了多少泪水,伤了多少心怀。如今想来,真是不堪回首。

其五

一篆烟消系臂香,闲看书册就牙床。

莺声冉冉来深院,柳色阴阴暗画墙。

眼底落红千万点,脸边新泪两三行。

梨花细雨黄昏后,不是愁人也断肠。

第五首写的则是春日最繁盛的时光里,莺声冉冉,柳色阴阴。园中落花满地,自己独处房中,看着这盛开过了已经开始凋零的花儿,不禁悲上心头,流下三两行泪水,既是祭奠花儿,也是祭奠自己逝去的青春年华。入了黄昏,外面更是飘起了细雨,梨花花瓣随着雨丝也纷纷飘落,更显凄凉。面对这样悲伤的春景,就算是心中没有怀着愁绪的人,见到了恐怕也会伤感断肠啊。

朱淑真终归是柔弱的。就像湖水中的小船,尚未解开缆绳,就已被风雨吹打得迷失了方向。既然命运不让她做一个幸福的女子,那就做一个柔肠百转的文人吧,躲在长日冷情的房帷之中,酝酿几阕清瘦的相思词。其实她是一个对爱情有着太多期待、太深执念的女子,只是生活中有着太多始料未及的阴差阳错和难以言说的深深无奈。她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子,是一朵为爱飘零的梨花,用她冰雪般的人格抒写心中的情感,采撷那相思的红豆。

由爱生忧,由爱生怖。若离于爱,何忧何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