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咏梅》_寒梅风骨_朱淑真词传

时间:2019-04-2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3 次

《菩萨蛮·咏梅》_寒梅风骨_朱淑真词传

湿云不渡溪桥冷,娥寒初破霜钩影。

溪下水声长,一枝和月香。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

独自倚栏干,夜深花正寒。(www.nxxnyqc.cn)松竹梅合称岁寒三友,因为在百花残败的寒冬时节仍然顽强生长,在中华传统文化中象征着清廉高洁等种种美意,也是历代才子们吟诗作文时常常选取和寄托的意象。而岁寒三友中的梅,从古至今颇得才女们的赞赏,历代才女在诗文中赞颂梅花傲雪的铿然风骨,如李清照的《漱玉词》中,与梅花相关的词作在其人生的每一阶段都可以见到。朱淑真似乎也对梅花十分喜爱,在她身后“百不存一”的《断肠集》中,也有数首吟咏梅花的佳作。朱淑真一颗冰心,一身傲骨,大抵也是爱着傲雪寒梅的风骨,所以才如此作诗赞许的吧。

在朱淑真咏梅的诗词作品中,这阕《菩萨蛮》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也是笔者最为喜欢的。整篇词作中并没有刻意地写出梅花来,却无处不见梅花的芬芳、身影和芳姿。这样作词真是堪称绝妙。

上片纯粹写景。写天空云雾凝结在一处久久不散去,一阵若有若无的寒意吹破了东风留下的最后温暖,桥下的小溪流中,泠泠的流水声也让人感到寒意袭来。水声清冷悠长,还不时送来一阵幽幽的芬芳。天上月亮洒下银辉,这幽香和这月光相和成趣,令人驻足。

下片以花写人。写作者一如既往地痴爱着梅花,然而梅花却不知道她一日比一日更加憔悴。夜已深,词人独自倚在阑干上感受着孤独寂寞,而那梅花却开得正好,并不知晓她因何憔悴消瘦。实际上,梅花只是无情物,又如何能理解人心中复杂的感情呢。可是她这样写下来,却流露出了心中不为人知的孤独和对宿命的深深无奈。

其实,也许为人还不如做一枝月下的梅。梅是无情物,也不会受情伤。而人因为有情,所以悲情;因为动心,所以伤心。

竹里一枝斜,映带林逾静。

雨后清奇画不成,浅水横疏影。

吹彻小单于,心事思重省。

拂拂风前度暗香,月色侵花冷。

——《卜算子》

这一阕《卜算子》同前面的《菩萨蛮》一样绝妙,同样是通篇不提一个梅字,但却处处显露情怀。也许朱淑真是真的把《乐府指迷》中那句“咏物诗最忌说出题字”给理解透彻并运用得臻于化境的人吧。

上片的“竹里一枝斜,映带林逾静”写得丰姿俊逸,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一幅雨后的美景:潇潇雨后,竹林掩映之中,一支红梅蓦然斜出,给安静的竹林骤添色彩。朱淑真把文字和象征都运用得恰到好处,寥寥数笔,清爽幽静的气息尽显。她说雨后的美景清奇,梅枝横斜在浅水之上,相互映照。这种清逸之气,人力难以入画。《小单于》是军中曲调,她听着这呜咽凄凉的乐曲声心中也生起沉沉的忧思。晚风习习,带来一阵阵梅花的幽香,寒月寒梅相映照,别是一种清馨的风景。

梅,是倾城之品,有倾国之态和倾人之姿。凌霜傲雪,正直清高,芬芳馥郁,雍容典雅。喜爱梅花的古人不胜枚举,其中最为著名的大概就是那位“梅妻鹤子”的林和靖了。他的《山园小梅》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把梅花的风骨和梅林的意境写得极美,是后人所难以逾越的。

梅花一直都被历代文人墨客们所喜爱,尤其是在宋代,看重人格气节的大夫士子们莫不以梅花为人格标杆。梅花以其暗香盈袖的气韵和素艳高雅的风姿吸引着历代士大夫。他们咏梅的诗词文赋之中,或托梅言志,赞叹梅花凌寒独放的傲骨;或描形摹态,抒写梅花身世坎坷之悲情;或点化生情,抒发作者思乡怀人之感慨。赞美怜爱之情溢于言表。

朱淑真衷心爱梅,曾经一气呵成填了三阕《柳梢青》来吟咏赞叹梅花的清丽风姿:

其一

玉骨冰肌,为谁偏好,特地相宜。

一味风流,广平休赋,和靖无诗。

倚窗睡起春迟,困无力、菱花笑窥。

嚼蕊吹香,眉心点处,鬓畔簪时。

这一阕读起来,很是有些晚唐花间词的况味。上片是作者描写梅花的玉骨冰肌和高洁的气质引人倾慕。其中“广平休赋”和“和靖无诗”皆为历史典故。“广平”指代的是唐代的宰相宋璟。宋璟是唐开元时期的名相,其历经武周、中宗、睿宗、玄宗四帝,在任五十二年。一生为治理大唐励精图治,辅助皇帝开创了开元盛世。正是这样一位名相,他在年轻的时候作过一篇《梅花赋》,因其后来被皇帝赐爵为广平郡开国公,所以后人以“广平”称他。而“和靖”则是那位写出《山园小梅》的宋代诗人林逋。林逋字和靖,故有此句。

下片写深闺女子因为春困,午睡迟起,仍困倦无力,拿着菱花镜对镜自赏。她轻嚼梅花蕊,呵出芬芳的气息,又在眉心作梅花妆,再鬓发间斜插梅花以为妆扮,描绘出娇痴可爱的女儿风情。

其二

冻合疏篱,半飘残雪,斜卧枝低。

可便相宜,烟藏修竹,月在寒溪。

亭亭伫立移时,拚瘦损、无妨为伊。

谁赋才情,画成幽思,写入新词。

这首词写远景梅花。落落疏篱外飘着雪花,一枝梅花斜斜地卧在雪中。梅枝不胜雪花压迫,横枝斜倚,样子就像烟藏修竹,月在寒溪。而词人喜爱梅花,把梅花写入她的新词之中。这种清越的景象真是充满了诗情画意。

其三

雪舞霜飞,隔帘花影,微见横枝。

不道寒香,解随羌管,吹到屏帏。

个中风味谁知?睡乍起、乌云甚欹。

嚼蕊妆英,浅颦轻笑,酒半醒时。

这一阕是写人在房内隔着帘子看梅花盛开在雪舞霜飞之中,隔着帘子看梅花,颇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美感。外面不知谁人在吹笛子,梅花的淡淡芬芳随着悠远的笛声投入门帏之中,而这时候,房中午睡的女子刚刚醒来,乌云一般浓密亮丽的长发披散着,以梅蕊为餐食,以梅花为妆扮,笑意盈盈,似醉似醒。写得婉约清绝,美不胜收。

朱淑真的梅花词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上片统一写景,下片以景入情。这三阕《柳梢青》也都是如此。细细想来,词人在咏梅词的下片中塑造的爱梅如痴超尘脱俗的女子们,大抵都是她对自身的期许吧。可以看出词人痴爱梅花,誓愿以像梅花一样生活得清高而有气节。

此外,朱淑真还写有数首与梅花相关的诗词。如这阕《绛都春》:

寒阴渐晓。

报驿使探春,南枝开早。

粉蕊弄香,芳脸凝酥琼枝小。

雪天分外精神好,向白玉堂前应到。

化工不管,朱门闭也,暗传音耗。

轻渺。

盈盈笑靥,称娇面、爱学宫妆新巧。

几度醉吟,独倚阑干黄昏后,月笼疏影横斜照。

更莫待、笛声吹老。

便须折取归来,胆瓶插了。

《绛都春》这个词牌名比较少见,其在《梦窗词集》中入仙吕调,其格式和韵脚正是以朱淑真的这一阕词为标准的。双片一百字,前后片各六仄韵。前片第五句,后片第四句,皆以下句前四字与上句为对偶,与一般七言句有所不同。第二句第一字是领格,宜用去声。

与上面的《菩萨蛮》和《卜算子》相比,这首词就填得清丽动人,妩媚生姿。

寒意料峭的夜色随着清晨的到来渐渐褪去,天色开始亮起来。向外看去,南墙外那株梅花已然开放了,正在向探春的驿站使者展示出春天的气息。梅花娇嫩的花蕊散发着淡淡的芬芳,花瓣就如同凝结的奶酥那般美丽,俏丽的梅枝就如同是美玉雕琢出来的一样。这梅花盛开在雪地里,显得格外的风姿绰约。即使庭院深深也关不住这浓浓春意的美景,这是大自然的玄妙造化,虽然房中的人紧闭着门户,还是隐约可以嗅到一丝丝梅花的芬芳。

在这丝丝缕缕的梅香之中,那闺阁中的女子正对着镜子妆扮自己,用那宫中最新流行的梅花妆。美丽的女子明眸如星,面容娇美,惹人怜爱。她在半醉半醒之间斜倚着梅树的花枝,轻轻吟哦着那些赞叹梅花的诗词佳句,入夜的银色月光如同轻纱笼罩着花枝,别有一番清丽的滋味。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的美景真是令人心醉啊。不要等北风催老了梅花再来叹息,先折下那开得最美的一枝插在花瓶里观赏吧。

是啊,花儿就该在最美的时候被欣赏。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女子又何尝不是花儿呢,在最美的年纪能遇到一个可以欣赏自己的人,那才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吧。朱淑真寄托在这首词中的怜花惜花之情,其实也是与她自身的命运紧密相连的。她感情生活的无奈,让她的诗词中充满了叹息。那是一种无法形容无法排解的忧虑和哀伤,指向生命最后的依归。她写了这么多的梅花诗词,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生命的一个隐喻,借梅花来抒发自我感情的渠道呢?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两种:英雄末路,美人迟暮。同样地,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朱淑真没有李清照幸运。李清照虽然经历国破家亡的坎坷,但至少她曾经和丈夫赵明诚一起度过了数载幸福的年华,夫妻之间相互唱和,相互追随。而朱淑真从嫁作人妇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他们夫妻不是同路人的悲剧命运。而且李清照后来虽然失去了深爱的夫君,但是还有夫君留下的金石典籍可以赏玩,可以让她寄托思念和感情,还有深知她心的男性知己与她对诗对词。而朱淑真苦就苦在一生都遇不到懂她的人。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但朱淑真不知道,在她死后,这世上出现了很多懂她的人,出现了很多她的知音。他们为她写诗写序,为她整理断肠集,为她短暂的花期纪念,为她喜也为她悲。

她这么痴爱梅花,大抵梅花就是她一生清高性情的写照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