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竹》_花谢花飞_朱淑真词传

时间:2019-04-2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7 次

《直竹》_花谢花飞_朱淑真词传

劲直忠臣节,孤高列女心。

四时同一色,霜雪不能侵。

情这个东西,对于女子来说真的是致命的,可才华卓绝的大才女往往都是痴情的。朱淑真不就正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她经历了半生的不如意和沧桑,当年东轩读书三年的萧郎始终住在她的内心深处不曾离开,纵使当时的伦理教条严苛若此,她还是要奋力去追逐她想要的感情。笔者常常私下感叹,这到底是一份如何浓酽的情感啊,居然这样勾魂摄魄,让她念念不忘、至死不渝。对于朱淑真这般感性的女子,这样的爱情就如同一杯剧毒的佳酿,明明知道这美酒有毒,也要奋不顾身地举杯畅饮,因为它的滋味是如此地蚀骨销魂,任何人都无力拒绝,欲罢不能。

她这一生都是为了爱,像极了红楼中的林妹妹,纵使心有七窍才华满腹,也还是走不出情天恨海。而她纵使曾经遁入空门,也还是无法清净六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求得一份温暖的感情,却终究逃不出命中带来的桃花劫难。因情而生,也为情而死。(www.nxxnyqc.cn)这个女子,她孤傲,她叛逆,她敢想敢做,但却始终不够果决。在自己的婚外恋情东窗事发之后,她彻底地没有了退路,连出家都避不开红尘中的纷纷扰扰。过去虽然愁肠百结,但总还是有一丝希望,为了爱情撑持着生活;而如今,面对伦理的指责和夫家的逼迫,她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但此时此刻她仍然不后悔,虽然枉费了一腔情思,但毕竟,她也拥有过甜蜜的爱情,虽然短暂,但也心甘情愿。所以,她写下了这首《直竹》来抒发自己这份为了爱情忠贞不渝的信念。

除了这首诗,她尚写有一首《竹》抒发自己心中的志向和坚守:

一径浓阴影复墙,含烟敲雨暑天凉。

猗猗肯羡夭桃艳,凛凛终同劲柏刚。

风籁入时添细韵,月华临处送清光。

凌冬不改青坚节,冒雪何伤色转苍?

也许是因为情郎爱好画竹,所以朱淑真也是爱竹的。竹,昂首向上,气节高华,从古至今都是忠臣和烈女的象征。此时此刻朱淑真也以竹来自比。劲直忠臣和孤高烈女是她在婚外恋情被公布后,给自己的定位。她是一位烈女,只是她的心属于她追逐的爱情,而不是伦理和命运强安给她的错误婚姻。朱淑真写下这首诗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忠烈的打算。反正红尘已经残损若此,惨淡的结局已经逼到眼前了,以她的性格,是不会去做一些无谓的挽回和抗争的。因此她下定决心,要“四时同一色,霜雪不能侵”。

她喜爱竹的气节,也具备竹的气节。

朱淑真一生留下的诗词作品,是她生命最客观的写照,她有过那么多哀怨的诗句,也有过那么多对生活抱着希望的诗句,这足以说明她活的真实,不矫情。她的诗词都是有深意和情怀在里面的。怨妇也好,怀春也罢,都是她某一时刻的真实写照,她不会为了达到任何目的去委曲求全逢迎取巧,她的灵魂单纯而洁净,不论是喜悦还是悲哀,幸福还是不幸,她都把这些心思和情绪还原出来,没有一丝的做作和伪装。在她的婚外恋情曝光之后,她写下这几首赞叹竹子精神气节的诗句,表明自己心中的立场。她贞烈,但那是为了爱情,纵使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她仍然要那样做。

面对这样的光景,朱淑真的父母也无可奈何。本来那个时代倡导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朱家人个个都通晓翰墨,朱淑真自幼就深受影响,从小小年纪就显示出了卓绝的才华,因此朱家人让她学习诗书文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朱家一直视为掌上明珠的小女儿的性格竟是如此地执拗倔强,已经许配了人家,却不能像平常女子一样,安于家室做一个贤妻良母,就因为无法放下那个曾经在朱家东轩读书的少年,导致最后落得如此境地。

但不论他人如何想,这个时候的朱淑真已然是万念俱灰。所谓情缘深重,她一生都无法出离感情的泥淖,已经被有毒的情花刺破了手,却还是痴痴守护着不愿放弃。就这样,大约在宋孝宗淳熙七年,朱淑真带着她毕生所有的热情和勇气,带着对这个俗世的厌恶和无奈,选择了自裁。她举身赴清池,在清澈的湖水中,结束了自己充满苦难的一生。

朱淑真去世了,可那些凝结着她才华和思想的诗文还流传于世。那些文字昭告着她生前所忍受的苦难,公然违抗着当时社会奉为真理的伦常。在民间一石激起千层浪,日复一日地蔓延开来。朱淑真身故之后,影响居然可以如此强大,这让朱家有些恐慌。也许是朱淑真的父母怜悯女儿一生悲苦,想让她身后不至于再被千夫所指,也可能是因为朱家对朱淑真的所作所为无法接受,担心她会影响了朱家世代的良好门风,为了保全家门的名声,总之,在朱淑真身故后不久,朱家人便一把火烧掉了女儿毕生的诗词文赋,连带着她的情郎留给她的墨竹图和他们在东轩读书时的一切相关物件,也一并被付之一炬。至此,朱淑真这个才情卓绝的女子,终于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一朵为爱情而盛开的花儿,终于含恨抱香,殁在了荒凉的花枝上。

这个凄凉的结局,让笔者想起了宋代另一位女子的故事。

她叫步非烟。在唐传奇《非烟传》中记载着她的故事。这个唐代的女子真是像极了朱淑真,也是貌美如花,才色双绝,善于吟诗弄文,也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一个让她完全没有感觉的丈夫。步非烟生在唐懿宗时期,是当时洛阳城中著名的美女兼才女。人们传说她形如柳丝,能随风飘拂,罗绮加身尚若不胜其重,是一位纤瘦的美人。当出阁的年纪,她被父母安排,嫁给了一介武夫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武公业确实也极为宠爱步非烟,可惜感情的事情永远是阴差阳错的,步非烟就是没有办法对这个膀大腰圆的丈夫生起哪怕一丝一毫的爱意。她觉得丈夫为人粗犷,既给不了她柔情蜜意,也不能与她诗词互答,甚至在她弹奏琵琶、精心击筑时,也只会呆呆地看着她的面容,完全只是一个以色取人的粗陋之士。这样的生活对于步非烟来说,真是无聊又难熬。而在武家的宅邸之畔,住着另一位官宦之家的公子。此子名赵象,年方二十,俊秀丰仪、神情秀朗,当时还在攻读科举课业,尚未聘娶。

一天,赵象在自家庭院中读书,读到兴头上,他一边绕庭漫步,一边朗声吟诵诗书。这时隔壁院中,步非烟正心不在焉地摘花玩赏,忽听得院墙那边传来朗朗的读书声,语声激昂、抑扬有致,似乎颇得书中神韵。自从她嫁给武公业后,因武公业不好文墨,也不理解步非烟为何要读书,就经常限制她做这种“无用之事”。所以苦闷的步非烟偶然听到这样的朗朗读书声,不禁为之感慨心喜,直想去探个究竟。于是她努力寻找机会,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了这位赵象公子。而赵象也在见到步非烟之后,被她的美貌和才华倾倒,趁武公业外出不在的时候,花了重金买通了武家的守卫,开始和步非烟情诗传情。

郎有情妾有意,就这样几回唱和之后,步非烟红杏出墙了。两颗相倾相爱的心,无论什么困难都无法阻隔。这段风流事持续了两年,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无论他们两人怎样尽力地收买家中下人,隐蔽行迹,还是有一些风声传到了武公业耳中。武公业暴跳如雷,对家里的下人严刑拷问,下人经不住刑罚,终于招出了夫人红杏出墙的事情。这个消息让武公业怒发冲冠,决心要亲自捉奸。于是次日,他佯装留值公府,入夜时悄悄潜回家中,藏在院墙下守候。二更时分,当赵象攀着武家的墙正在往里面爬的时候,性子急躁的武公业伸出大手,撕下了来人的一块衣角。那边的人知晓了事情败露,于是跳下去马上隐蔽了起来。武公业抓着衣角闯进妻子的房中,恰好步非烟正在对镜梳妆。他大声责骂妻子,步非烟见状,也知晓了事情败露,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反而显得十分平静,心想既然事已至此,也就无需抵赖了。她这般的平静,并没有向丈夫哀哭求饶,这让暴躁的武公业更是气愤不已,转身到侧房取来马鞭,朝步非烟没头没脑地打去。皮鞭下处,步非烟霎时皮开肉绽,她却咬紧牙关,并不讨饶,也闭口不言那个情人的名字。武公业愈发生气,下手也越来越狠。但直到被活活打死,步非烟全程只说了一句话:“生既相亲,死亦何恨。”武公业终于发泄够了心中的愤怒,伸手一探,却发现步非烟早已气绝身亡。为遮人耳目,武公业以妻子暴疾而亡之名把步非烟葬在北郊邙山。

生既相亲,死亦何恨。这些至情至性的女子们啊,她们为了心中渴盼的爱,早就连生命都置之度外了,这个世间还有什么可以束缚得住她们呢?步非烟如此,朱淑真如此。她们亲手种下情花,用自己的血泪去浇灌培养,即使最后收获的是苦果,也甘之若饴。

朱淑真的一生短暂,但是她活得饱满而真实,她始终都清醒地知晓自己的心之所向。在她最后留下的两首咏竹诗当中,她留下了她作为女子的全部坚定和热烈。在孤寂的夜里,带着那仅有的一丝暖走向了更遥远的永恒。月华如水,凄凄若寒。这就是她的终止之处了。万事万物都是这样,有来就有去,如此而已。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可不禁又让人想感叹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也许这是个永远无解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