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定西北纷乱,打通入疆要塞_关于左宗棠事迹

时间:2019-04-2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0 次

平定西北纷乱,打通入疆要塞_关于左宗棠事迹

好不容易安妥好福州船政局建造诸事,左宗棠又踏上征战的匆匆路途。此番西去,左宗棠一路心事重重。自打他出道以来,似乎天下大势越发纷乱,这给他有一种不祥之感,西征的道路是否会顺利呢?

其实左宗棠明知,天下纷乱,早已不是近几年才有的事情,而是自他出生这一个世纪、这一个时代以来就积重难返的了。内忧外患,在左宗棠踏上仕途之前,他就操心着,而在踏上仕途之后,他更身体力行以图改变这种积贫积弱、四分五裂的局面。然而,天下的纷乱熙熙攘攘,这头还没完全平定,那头又起事了。沿海正与英国抗战,西陲又遭沙俄侵占。天下之大,似乎并没有一处太平安详的地方,而他却不能以一己之力平复天下,左宗棠此番西征,心情难免沉重。

西北的纷乱,在左宗棠看来比平定太平天国更难。一来西北的农民起义军成分比较复杂,其间还涉及少数民族问题;二来西北地域辽阔,离之京畿之地和国家腹地太远,军事补给很难准时跟上;三来从历史上讲,这里远离政治、经济中心,所谓山高皇帝远,清廷向来对此管理不当,留下许多积怨,现在紧急进兵,难免对这次西征造成很多不可预想的困难;四来,西北是中国的西大门,临近与俄国,还受到欧美国家的垂涎和暗中作祟,阻力又增加一重;五来,综合以上种种复杂的境况,西征必然耗时颇长,左宗棠以外“西事五年为期”,遭到清廷保守派的反对势力。虽然后来有慈禧太后撑腰,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后面的西征过程中,左宗棠依然面临内外多重的阻力。

而在这次西征之前,清廷其实已经调派了原四川布政使刘蓉为陕西巡抚,而把杨岳斌调为陕甘总督。但是西北民乱汹涌非常,两位湘军将领力所不及,败给了敌军。事后,一个被罢黜,一个借由告假归乡,清廷见太平军事大致已平,便委任左宗棠以陕甘总督的重任,命他接手这块烫山芋。(www.nxxnyqc.cn)在来到陕甘地区之前,左宗棠就对剿抚乱做出了分析和进军部署。在左宗棠看来,捻军是清廷最大的威胁,只要铲除了捻军,杀鸡儆猴,其他纷乱的平定自不在话下。

捻军远在太平天国起义之前就产生了,他们多由北方农民组成,在山东、江苏、安徽一带护送私盐,时常与清军发生武装冲突。1853年开始,在太平天国的影响下捻军发动大规模起义,给清廷以沉重打击。在清廷全力对付太平天国的时候,捻军得以趁机四处活动,活动范围几乎涵盖了大半个中国内陆,足迹并不比太平军少。

然而,捻军并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政权,因此也没有组成一支经过严格而专业训练的军队。随走随打的流动式作战,虽然给清廷的阻截、剿杀带来了极大困难,但也不利于他们自身的发展和稳固。在太平天国被平定之后,清廷的下一动作就是剿捻,而且态度坚决异乎寻常,多次责令左宗棠必剿灭之,而不准招抚。可见,比之太平军,捻军更让清廷痛恨,而他们的流动性大、组织性不严、凭借马队驰骋扫荡中原等特点,都给清廷带来极大的危害。

捻军是捻党响应太平军起义而成,1855年他们在安徽推行张乐行为盟主,以黄、白、红、黑、蓝五旗军建部,“各旗统将皆听盟主调遣”,接受太平军领导。张乐行是为“征北主将”、“沃王”,1863年死于雉河集一役,捻军遂转战各地。翌年,太平天国覆灭,太平军遵王赖文光率北方残部加入捻军,是为“新捻军”。新捻军一改太平军步兵为骑兵,迅速歼灭此前杀害张乐行的清军僧格林沁部,并连挫曾国藩部湘军和李鸿章部淮军,一时朝野为之震惊。后来被刘铭传钜野打败之后,捻军被迫在河南许州分为东捻和西捻两支,东捻由遵王赖文光、鲁王任化邦率领,继续驰骋中原,西捻则由梁王张宗禹、幼沃王张禹爵统帅。左宗棠奉命西征要歼灭的就是张宗禹所率西捻,而东捻由李鸿章负责。

左宗棠本想着挽留刘蓉和杨岳斌辅助自己,然而为时已晚,他只好另觅助手。于是,他想到了旧识知交王柏心。他们都曾在湖广总督幕下为宾,互相极为敬重。缓进急战的方略,就是他和王柏心一同商议决定的。左宗棠请他出山相助,作为自己的智囊,是明智的决策。其余,诸如调任刘典帮办陕甘军务,调广东提督高连升加入西征大军,请湘军得力将领刘松山率湘军9000入陕助阵等等,都为左宗棠在西北地区平乱增添了几成胜算。

自左宗棠从汉口出发,分三路前进。刘典率部5000入荆紫关,高连升领军4000往蜀河口,左宗棠自己带兵7000闯潼关。三路齐进,路遇暴雨和瘟疫,兵士多病。出师不利,似乎预示着此番西征的重重困难。不过,左宗棠何其铮铮铁汉,越是艰难的处境越不肯屈服,最终克服万难抵达陕西潼关。

此时,陕西境内捻回正盛。左宗棠怕捻军到处流窜,便主张:“务将捻逆尽之秦中,免致流毒他方,又成不了之局。捻逆既平,则办理余逆,亦易为力矣。”根据形势,左宗棠从陕东,刘典从陕南两面夹击西捻。西捻不敌,九月开始进军陕北,想借此通往山西。清廷得知,切责左宗棠,谕曰:“晋省为畿辅屏翰,左宗棠当如何力筹兼顾?陕西兵力不为不厚,总当就地歼除,不可以驱贼出境即为了事。倘任贼东渡,阑入晋疆,惟左宗棠是问。”一道命下,左宗棠“凡所布置,均为就地歼贼起见”,“大举围逼,期歼贼于渭、洛之间”。此时左宗棠的战略,比平灭太平军时要凶狠几分。

不过,西捻也并不是好对付的。正当左宗棠设防于陕豫、陕鄂交界处时,西捻军却向北逃窜。形势明显对左宗棠不利,一方面“北山荒瘠殊常,官军追剿,皆以无粮不能急进”而另一方山西民乱加紧进攻,这让左宗棠前追不得,而后背受敌。虽然左宗棠多方部署,但是寡不敌众,防不胜防,西捻军还是迅速摆脱湘军的追剿,窜入山西,途径河南,直逼京畿,到达卢沟桥附近。清廷闻之,大为恐慌。清廷立马以追剿不利,责难左宗棠、李鸿章、官文等剿捻统帅,并令“左宗棠前赴保定以北,妥为督剿,以赎前愆,毋再延误”。

三人遂快马加鞭,多方调度,对直隶属地进行围堵。此时东捻军已为李鸿章等人消灭,西捻军虽然抵达直隶附近,但正好陷入清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在直隶,左宗棠更加明示斩获西捻军首领头颅的赏格,以此振奋士气。虽然手段极为恶劣,左宗棠后来也因此遭受时人和史学家诟病,但当时确实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兵士个个奋勇追剿,很快就把西捻军张宗禹部逼出京畿。张宗禹最后率残部逃到平南镇,想强行渡河,结果溺水而亡。首领身亡,他的残部不是投降就是溃散,西捻军由是得以剿灭、平定。清廷以此论功行赏,恢复左宗棠的职务,并加赏他太子太保衔。随后,慈禧特命其入宫询问平灭陕甘地区其他民乱的事情。也就是这时,左宗棠向慈禧太后拍胸脯保证“西事五年为期”,开始督办灭捻之后的陕甘军务。

因为其间涉及少数民族问题,因此左宗棠对此的策略是“剿抚兼施”,坚持对此纷乱“只辩良匪,以期解纷释怨,共乐升平”。为此,在剿匪之前,左宗棠特贴安抚告示,以示众人:

大军西征,由秦趋陇;杀贼安民,良善毋恐。

匪盗纵横,害吾赤子;剿绝其命,良非得已。

多杀非仁,轻怒伤勇;诛止元恶,鉏必非种。

凡厥平民,被贼裹胁;归诚免死,禁止剽劫。

……

告谕吾民,俾晓吾意;勿比匪人,以死为戏。

大军所至,如雷如霆;近扫郊甸,远征不庭!

1868年末,左宗棠来到西安,即刻部署军务。按照部署,出师延安镇靖堡击败董福祥军,攻打灵州马化漋据守的金积堡,收复马占鳌据守的河州,就剩下一个肃州尚未被清军攻取。

河州平复之后,左宗棠得以顺利进驻兰州。此时,距左宗棠任命陕甘总督以来已有六七年之久。而在此前后,新疆为阿古柏所占。新疆全失,即意味着中国西北边陲沦陷,中国在西北的天然屏障没有了。要保卫京畿,就必须收复新疆。然而要收复新疆,就要先安定关内,尤其是肃州,那里是进军新疆的唯一通道。

肃州兵力雄厚,由马文禄占领。左宗棠准备整军往肃州而去。恰在此时,清廷传来上谕,告诉左宗棠俄国已经占领了伊犁,并有向乌鲁木齐进军的迹象。清廷担心,“伊犁沦陷,兵力未能顾及,致俄国从而生心,难免觊觎要求情事,若乌鲁木齐再为该国收复,则更难于措手”,因此派乌鲁木齐提督成禄出关“剿贼”。但因为肃州被马文禄所占,清廷便责令左宗棠“迅即调派劲旅前往扼剿窜匪,替出成禄一军出关剿贼,毋得以兵力不敷稍形推诿”。

左宗棠接到上谕,即刻命令徐占彪为先锋,速赴肃州打头阵,随后又调集张曜、金顺诸部各率军前往肃州,合力围攻肃州。奈何肃州城墙高大坚固,况且马文禄又请来了白彦虎等残部助阵,清军几个月久攻不下。后来左宗棠以成禄在西北为非作歹、残杀良民等理由,弹劾之,清廷遂以金顺代替成禄,收其部,继续攻打肃州,伺机出关。

同治十二年八月,左宗棠抵达肃州,亲自在城外指挥战争。他以后膛大炮和劈山炮等新式武器炮轰城墙,马文禄终于抵挡不住,出城求降。马文禄因为杀戮无辜太多,并且顽强抵抗清军已久,造成清军损伤惨重,清廷判其死刑。在攻下肃州之时,虽然左宗棠早已颁发了禁令不得滥杀,但是杀昏了头的清军兵士顾不得左宗棠严禁滥杀的禁令,“诸军入城纵火,枪轰矛刺,……,除拔出老弱妇女九百余口外,尽付焚如,肃州以平”。虽然士兵愤懑之情可谅,但是左宗棠没能切实约束好部下兵士,任其滥杀无辜,却是一桩实实在在的罪状,成为他荣耀一生中的一个大污点。后来,他在写信给金顺时说:

弟自办军务以来,于发、捻投诚时,皆力主“不妄杀、不搜脏”之禁令,弁丁犯者不赦。而于安插降众一事,尤为尽心。即如克服肃州时,尚有不能尽行其志者。

这就说明,左宗棠在事后一直都对此事怀疚在心,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他再也无法弥补,只能从此成为心中的一种伤痛。而后在善后工作中,左宗棠对降民竭力保护,不允许地方官吏、土豪、乡绅等对他们进行再度迫害,或者便有想弥补肃州过失的因由。比如,对于安置乱民,左宗棠把他们迁徙到有水、草、河流、沃土的自成片区的无主平原地带,在此过程中,给每户每人都发放粮食,连牲畜都定量给予粮草。每到一处过境,都命当地政府安排好窑洞和柴薪,并做好保护。而安置好他们的栖身之地后,左宗棠又在文化、科举上落力。他不仅在当地设立义学,免费发放文房四宝和各种启蒙书籍,更鼓励他们参加科举考试,为国家效力。其中,左宗棠还申请在兰州设科举考场(原本陕西、甘肃为同一考场,都在西安考试),并在兰州修建了可容4000人规模的贡院,这在当时而言,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规模贡院。

共赏万余卷奇文,远撷紫芝,近搴朱草;

重寻五十年旧事,一攀丹桂,三趁黄槐。

左宗棠为兰州贡院题联如此。他的善后工作,比起带有浓重血腥味的剿匪、平乱而言,更让人称颂,也更让他自己满意。而这也是一份安定国家、团结民族的功劳。清廷以此赏加他为协办大学士、一等轻车都尉。而在这次恶战中失去的清军将士,诸如刘松山、简敬临、李就山等人,清廷也加恤厚殓。长达十余年的西北纷乱,终于以双方都付出极大的伤亡这样的代价结束。而左宗棠,又将以沉重的心情,一心关注和处理新疆军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