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清闽赣粤等地残敌_关于左宗棠事迹

时间:2019-04-2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3 次

肃清闽赣粤等地残敌_关于左宗棠事迹

1864年,这是太平天国与清廷的最后较量,清廷明显早已尽占上风,太平天国灭亡将在眼前。左宗棠率楚军攻入杭州之后,马上命令杨昌濬、蒋溢澧诸将率部攻武康、石门、德清三城,以破其屏障,堵其后路。太平军兵分两路,迅速从三城退出,一部分由李世贤、陈炳文、王海洋等战将率领由德清进入皖南,转战江西,一部分则继续坚守湖州,由黄文金、杨辅清等战将督统。浙江全境复归指日可待。

就在此时,天京传来讯息,曾国荃于是年六月攻破太平天国都城天京,天王洪秀全于都城沦陷前两个月自杀身亡,幼子洪福瑱出逃,李秀成被俘并被曾国藩处死。这对于湘楚与太平两军而言,胜负大局已定。左宗棠闻讯趁此良机,与李鸿章所率淮军部将郭松林、潘鼎新、张树声等人合力围攻湖州,逼退黄文金诸部,湖州遂拿下。至此,浙江全境全部收回。以收复浙江之功,左宗棠受封一等伯爵,赐爵“恪靖”。这是左宗棠第一次加爵,是年53岁。

天京和浙江都已沦陷,但尚有数十万太平军残部分布在天京临近各省。以南北相分,北部太平军以遵王赖文光部为主,在皖北一带活动,后来加入张总愚的捻军,成为太平军之后又一主要叛乱势力。而南部太平军,则以李世贤、王海洋诸部为主,他们率众十余万流窜于福建、江西、广东和安徽等地,其中尤以福建为要。清廷以福建军事告急,即命左宗棠南下福建督战,收拾闽、赣、粤诸省太平军遗部。

左宗棠受令后移交浙江巡抚一职于蒋溢澧,并命杨昌濬为布政使,自己于十月率刘典、黄少春、王德榜诸部南下福建任职福州总督。包括留任浙江的蒋溢澧、杨昌濬以及随左宗棠南下的王德榜诸将,从征战太平军开始,一直到后来与法军激战,他们都忠勇追随左宗棠左右,成为楚军最得力的一批战将。左宗棠正是有了这一批精勇战将,才能领导出令太平军闻之色变而令清廷为之动容的楚军,长久作战节节胜出。(www.nxxnyqc.cn)先是,在赴任福建以前数月,李世贤、王海洋诸部汇集于江西、皖南一带,左宗棠遣部进攻,他们遂往福建而去。追随敌向,左宗棠快马加鞭来到福州,所到之处无不乌烟瘴气,军政败坏,人民苦不堪言。而流窜至此的太平军,占据了漳州、长汀、连城、上杭、龙岩、汀州诸城,危害极大。左宗棠兵分多路,命刘典、黄少春、王德榜、康国器诸将主攻漳州、连城、龙岩诸城,迫使李世贤败走上杭,据永定,王海洋守镇平。后来李世贤连连败退于山中,投奔王海洋反遭其害,东南太平军余部则以王海洋率部为主。左宗棠合力击之,一部分太平军仍然镇守广东镇平,而一部分则逃往平远、嘉应、兴宁诸城,以及复又流窜江西。左宗棠在全力攻取闽境守城残敌之余,更分兵前往广东和江西诸地驱敌。此间战役,来回往复,令人头痛。于是,左宗棠联合粤军、赣军诸部将,先围镇平,后攻嘉应,以图取最后的胜利。王海洋率部死守嘉应,与左宗棠各路大军激战十余天,死伤数万,血流成河,终于不敌而城破。王海洋中枪身亡,左宗棠收抚降兵数万。至此,太平军基本已经平灭,太平天国起义全然覆灭。

左宗棠参与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就此结束。在这过程中,自湖南保卫桑梓出道,到后来出省镇压平灭,历经江西、浙江、福建以及追至安徽、广东部分地区,左宗棠在四五年间率楚军力战太平军数十万,其间所杀甚重。于清廷方面,左宗棠功高劳苦,清廷为此对其一路赏赐,封官晋爵,最后赏其带双眼花翎。但于农民起义军方面而言,历史学家多以之为左宗棠之罪过。然而战争实难详论对错是非,身在江湖各为其主,孰能无过?比之曾国藩、李鸿章所率湘军、淮军而言,左宗棠严肃军纪,勤以善后,恢复民生,已然难能可贵。

自赴粤顺利攻下最后一战,左宗棠班师回闽,立马开始着手福建善后工作。改革盐制、整饬吏治和兵治、开书局、建书院,以及兴办福州船政局、经营中国台湾等,左宗棠一一落实,一扫多年来的混乱局面。

与湖南、浙江所办盐制改革一样,左宗棠上疏奏请在福建实行票盐制。然而与湖南、浙江不同,福建历来所积欠的盐税高达400百多万两,清廷怕改革会使积欠更甚,因此深有顾虑。而且,福建所产高于湘、浙两省,其间可供贪官污吏捞取油水的地方更多,改革盐制也遭到一些官吏的阻挠。清廷批示左宗棠,一定要保证盐制改革毫无阻碍地进行下去,而且必须要有盈利,否则若导致比以往更多亏损就要对他降罪问责。这无疑是给左宗棠施加压力,好让他知难而退。不过,左宗棠性本倔强,别人越是以为难以完成的事情,他越要勇往直前。对于清廷的警告和官吏的阻挠,左宗棠不为所动,反而再次历陈福建盐务之弊,认为只有把滋生腐败、奸弊的腥膻场所恢复本源,才能真正使盐务利民以供清廷课税。“兴利不如除弊,弊尽而利自生”,这是左宗棠对待盐务的一贯态度。免除在盐务上的许多陋规、杂捐,实行票盐制,让盐商有所得,自然就乐意奉上税款。左宗棠表明此番道理后,又严明自己的态度,愿意和巡抚、盐道一同承担后果。看到左宗棠态度如此坚定,又已经做出全权负责的态度,清廷于是再次放手让他改革盐务,试行票盐制。果不其然,仅用一年时间,福建盐务收入大有所成,非但没有赔本,反而增加了三倍收入。这让清廷对左宗棠的票盐制大为叹赏。

不仅于此,左宗棠在改革盐制的同时,其实就在对吏治进行改革。除了在盐务上剔除陋规,不使贪污受贿得以滋养之外,对于盐务以外的各项陋规旧俗,左宗棠一律清算、整治。这其中最大的弊端旧俗即为摊捐一项。所谓摊捐,是对于下级官吏而言。上级官员过境、到任等,车马费、招待费、节日礼金、生日贺礼等,凡此种种名目众多,往往令地方下级官吏无力应付。为此,下级官吏就只好搜刮民脂民膏供奉上司。这样一来,最终遭罪的还是平民百姓。

左宗棠看到这项弊端的根源在于陋规,便决心对其进行改革。该减少的则减少,该免除的则免除。对于实在不能削掉的部分则以公费支付,对于养廉金太少的地方小吏给予津贴补助。减免了陋规,公费代替部分常规开销,又增加了地方官吏的家庭收入,地方官吏也没有借口再取之于民,于是民众的负担也得到极大的释放。为了更好地增加民众收入,左宗棠还开设了蚕棉馆,督促各县积粮备荒,一时民生好转,人们争相称颂左总督的功绩。

吏治之下,则到兵治。左宗棠深感福建军纪、兵治涣散至极,虽号称有60万兵力,然多是老弱、流民之辈,直叹福建无一可用之兵。“陆军不知刺击,不能乘骑;水师不习驾驶,不熟炮舰”,兵士多为挂名,实则只是为了多获得一点兵饷补贴家用,这样的兵力,怎么能够上沙场打仗呢?为此,左宗棠以为兵治之弊在于兵饷不足、军纪涣散,他奏请增加兵饷、裁减兵力。对于老弱、吸烟、挂名、零星之兵,一律裁减不用,所剩只有原来不到五成的兵力。而这五成的兵力,所得兵饷比之原来更厚,每人每月可得足够日用的3两多银子。裁剩精兵,发足兵饷,左宗棠便督促他们每日勤加操练,专心一致各司其职。由是,福建兵力足以供海上防事所用。

说到海防,这是左宗棠尚自青少年时候就已经注意的事情。如今身为闽浙总督,刚好就在南方海防的重要位置,左宗棠自然轻易不敢放松。他考察福建沿海地利,以为中国台湾是南方海防要道,失之危害甚大,因此刻意经营中国台湾。中国台湾,是时为福建的一个道。左宗棠调查得知台湾目前完全没有兵力镇守,水师也荡然无存,情状十分堪忧。平时,一有紧急军务衙门则把游民聚合而成乌合之众以之为兵,否则遣散之而成匪类。兵匪不分,民众不堪其虐。左宗棠于是下令募练新兵,新设道标,恢复水师,去除庸官贪官,换上一批勤政为民的良吏。如此整饬之后,不仅台湾官场清明透彻了,而且台湾海防也得到了保障。

是此,福建全省的吏治、兵治和经济都得以步入正轨,左宗棠得以把重心逐渐转向教育文化和洋务运动中去。左宗棠作为洋务运动的主将之一,先期最大的功绩就是创办了福州船政局,自制轮船和开设船政学堂。而此项政绩,即为此时所办。关于福州船政局的始末,后面将有专文论述,此不为赘言。

则来讲讲左宗棠开书局、立书院的事情。福州早前曾有一个“正谊堂书局”,左宗棠在湖南读书时就多次读到此数据刊印的古籍。后来因为战乱等各种原因,民生潦倒,书局也倒业了。此时来到福州,左宗棠重开书局,首轮便刊印古籍55种,其中包括《三字经》《千字文》等幼儿启蒙读物。鉴于没有教师,左宗棠发文公开招聘教师,给予教师膏火费以助其教学。又察无学堂,就在被太平军烧毁的开元寺原址重建芝山书院,并在正谊堂书局重办之后另开正谊书院。福建教育文化由是重又兴盛。

原来的芝山书院有一副对联,相传为朱熹所作,内容为:

五百年逃墨归儒,跨开元之顶上;

十二峰送青排闼,自天宝以飞来。

左宗棠以为联意正合今时,而芝山书院又被他修复,于是高兴提联:

经始问何年,果然逃墨归儒,天使梵王归土;

筹边曾此地,大好修文偃武,我从漳海班师。

正谊书院也留有他的赠联:

青眼高歌,异日应多天下士;

华阴回首,当年共读古人书。

如果说在芝山书院所提楹联更多是赞赏自己的功绩,那么正谊书院的楹联更多的就是鼓励此地学子发扬他“深抱古人情”的读书情怀和志向,寄予他们成才报国的厚望。后来,在福州船政局建设同时,他又奏请开始船政学堂,专司西学,为“师夷长技以制夷”提供知识和技术支撑。

太平军平复之后,鄂、豫等地以原捻军和残留太平军组成的新捻军正大肆扰民,陕甘宁地区回民与汉民亦互相残杀,清廷特此又委任左宗棠为除捻抚回骨干,命他西去督办除捻抚回军务。至此,左宗棠在福建短暂的逗留便已结束,准备整装再次踏上戎马征途。闽中百姓闻讯,皆为挽留,并一路相送。官民鱼水,可见情深。未免福建百姓失去希望,左宗棠留下话,他日定然再来福建一会。由是,率军西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