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分的大金川_关于乾隆的事迹

时间:2019-04-2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3 次

不安分的大金川_关于乾隆的事迹

毫无疑问,乾隆主动“掐断”第一次金川之战实属明智。

自古以来,战争必然同经济紧密相连。任何一场战争,都必然会引起经济动荡,小则地方不宁,大则举国不安。战争就如同缠绕在经济的藤蔓,规模愈大,时日愈久,经济就愈萎靡。以此为喻,可以看出战争对于经济的依赖程度。古人用“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来说明战争对于经济的损耗,一点儿也没夸张。乾隆正是深知这一点,因此告诫自己,非不得已,不可兴兵作战。

也正是因为此,他才及时停止了金川之战。他希望经过此次战役,大、小金川能重回宁静,那样百姓也能安居乐业了。作为一代贤君,百姓的安乐生活远比战争带给他的快感要大。

但是,大、小金川并没有彻底安宁。(www.nxxnyqc.cn)金川战役后,大、小金川也安宁了几年。但是,随着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年事已高,他的侄子郎卡主持土司事务,大金川又开始不安分起来。郎卡很有野心,多次起兵攻打小金川及革布什扎土司,并拒绝开泰的和解。乾隆二十三年(1758),在郎卡的挑唆下,莎罗奔与革布什扎土司四朗多勃因联姻而反目结怨。随后,莎罗奔发兵攻打革布什扎土司。得到讯息后,四川总督开泰等将领调集章谷、明正、绰斯甲布、巴旺等其他土司,帮助革布什扎击退了莎罗奔。开泰同其他将领商议,认为只有联合其他土司,才能牵制蠢蠢欲动的莎罗奔。

很快,开泰将金川的情况呈报了朝廷。他给乾隆上疏说,革布什扎土司四朗多勃被解救出来后,莎罗奔又回攻丹多吉地,野心不小。我们已经想办法,让其他土司牵制莎罗奔。

乾隆非常赞成开泰的做法,密谕开泰,让他通知金川周边土司:“尔等果能攻打金川,其地即行赏给,额外还有赏赐。”乾隆也预感到莎罗奔待不住了,必然会采取行动。所以,他开始用“赏赐”纠集其他土司的力量。对于其他土司来说,乾隆的谕令,确实让人兴奋。大金川土司蠢蠢欲动,朝廷欲要将其剿灭,而他们只需要站在清军一方,就能获得丰厚赏赐,甚至能得大金川的土地。土司们沸腾了,开始集兵与大金川土司莎罗奔相抗。

莎罗奔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很少参与大金川事务。乾隆二十五年(1760),莎罗奔病死,大金川土司事务完全由侄郎卡主持。郎卡真正掌权后,愈发为所欲为,经常挑起争端。小金川土司泽旺也因身体原因,慢慢将小金川土司事务交由儿子僧格桑主持。大、小金川之间的争斗并没有因为权力更替有所停滞,反而愈演愈烈。

郎卡接管大金川土司事务后,立即上书朝廷,要求朝廷颁发土司印信。虽然郎卡早就在主持大金川土司事务,但实际上却并不算是真正的大金川土司。原来按照惯例,土司印信应该由邻近土司出具甘结,朝廷才能颁发。所谓甘结,其实就是交给官府的一种字据,表示愿意承担某种责任,如果不能履行诺言,甘愿接受处罚。说白了,甘结就是担保。谁愿意给野心勃勃的郎卡担保?自然没有土司愿意做这样的傻事。

但是为了安抚郎卡,使其心存感激,少生事端,开泰果断破例,在没有邻近土司甘结的情形下,给郎卡颁发了土司印信。开泰希望能以此优厚待遇,使郎卡听命于朝廷。

乾隆获知开泰的做法后,大为赞赏,但也指出了其中的不足。他对大臣说:“该督等如此办理,意在直接简便,且不令土司等、复因此通同附和,所见固是。然不为郎卡等人明白宣谕,恐此等土舍不知怀畏,转疑开泰对郎卡有意迁就,一似徇其所请,竟不待各处甘结者然,或致潜生骄纵,殊非控驭之道。”乾隆的眼光毕竟超人一等,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开泰做法的利弊,并点明了解决方法,那就是向郎卡“明白宣谕”。

于是,开泰同其他官员一起,向郎卡传达乾隆谕旨:“谓邻近土司与尔素有嫌隙,今因承袭之事,照例取结,伊等定不乐从。今据尔恳求,竟免其辗转取结,以示加惠土司之意。但袭职之后,在尔与邻境诸部,既不能相协,而封疆大臣,亦不断不肯为尔少贷。”乾隆明确告诉郎卡,之所以在没有出具甘结的情况下,同意了你的请求,只是怕你取结尴尬。袭职之后,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应该怎么做了。郎卡如果能够感激,与邻境诸部和平相处,那么金川之地也就从此太平了。

但是,有些人的野心并不会因为些许恩惠而蛰伏不动。郎卡一直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期望能够吞并邻境诸部,壮大自己。

乾隆二十七年(1762),郎卡又开始了侵扰活动。他先是派兵侵占了党坝土司所属的部分领地,然后又偷偷袭击其他邻境山寨。

开泰早有准备,在郎卡袭击其他山寨后,他就联络了包括小金川在内的九个土司,联兵进攻郎卡的大金川。在绝对劣势下,郎卡节节败退,最终只能向开泰举起了和旗。打不过就和,是郎卡的惯用伎俩。

对于开泰来说,将领的最大目的,就是采用一切手段赢得战争。郎卡屈服,代表大金川势力此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采用了一招“暗度陈仓”的策略,一方面极力安抚郎卡,另一方面却命令九个土司继续进攻大金川。开泰的做法或者有些不够光明正大,但是却能很好地利用战争达到摧毁郎卡大金川势力的目的。

乾隆并不赞同这种做法。他认为,朝廷采取以番制番的策略,本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不需要明里一套暗里一套。郎卡如果知道朝廷是这种态度,必定会垂死挣扎做困兽之斗,其他土司知道这件事后,也必定会暗自戒惧。他指示告诉开泰,应明确告诉其他九位土司:“郎卡既得罪于众土司,尔等悉锐往攻。倘能剿灭番碉,亦免尔等后患。”意思是说,郎卡既然得罪了你们,那么你们就应该去攻打他,如果能将他的势力剿灭,那你们也就没有了后患。他相信,其他九位土司在认清楚这个事实后,必定会奋勇攻打郎卡。甚至不需要朝廷出兵,九位土司合兵,就能尽歼郎卡势力。至于郎卡的请和,乾隆认为不必理会。

遗憾的是,开泰始终不理解乾隆的用意。接到乾隆的谕示后,他并未多加理会,而是继续按照自己的策略行事。对于开泰的态度,乾隆大为恼火,他很快撤掉了开泰,让阿尔泰接任四川总督。

在大多数人眼中,乾隆驭人精明睿智,待臣子极为仁厚。但是,每每到了关键时刻,他总是能够当机立断,狠辣果敢。对于不服从自己的大臣,他能够立即撤换,毫不留情。正是这种性格,才使得他驾驭群臣六十载,从未出过什么乱子。

阿尔泰深明圣意,开始筹划九位土司合攻大金川一事。其实他的“筹划”,只是代传了乾隆的谕旨。乾隆承诺过,只要九位土司攻下大金川,就可以分食大金川的土地。只是这一项承诺,九位土司便欣然从命。

有了九位土司的大力支持,阿尔泰也并未轻敌大意。他搜集了这些年有关金川的全部资料,得出了一个结论:“金酋小丑实有可图。”所以,他召集其他九位土司,以丰厚奖励为引,鼓励他们要奋勇拼杀,才能最终获胜。

乾隆也没有闲着。他想出了一条策略,即运官茶于打箭炉、松潘两处变卖,所获银两,全部奖赏给九土司各部番兵。他的这项策略,使得九部土司更是精神抖擞,准备全力进攻大金川。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又一场金川之战,轰然拉开了序幕。

乾隆三十一年(1766),在乾隆的授意下,金川周围九部土司合攻大金川。

有了朝廷的支持,更有土地钱粮为诱惑,九部土司如狼似虎,奋勇杀敌。乾隆甚至没有发动一兵一卒,此次金川之战便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相较于前几次战役的辛苦,这次金川之战可以说是太轻松了。

十月,阿尔泰率军到达金川康八达地方,郎卡率领土舍头人跪迎叩首,畏罪忏悔,表示情愿将所占领的土地和强掠来的各土司人口一一归还,以后再也不滋扰各方。遵照乾隆指示,阿尔泰接受了郎卡的归降,遂命九部土司陆续撤兵。随后,郎卡如约归还了抢掠来的各部土司人口。至此,金川土区又现太平。

此次金川之战的胜利,是乾隆智慧的重要体现。他一改之前的强攻强占,采用“以番治番”的策略,没有动用朝廷任何兵力,便达到了平乱的目的。这标志着乾隆的军事掌控能力日趋成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