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伤痕_关于苏曼殊的事迹

时间:2019-04-2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8 次

今生伤痕_关于苏曼殊的事迹

热恋仍在继续着,而且不断升温。在一个天气有些阴冷的日子里,小河边不似往常那样有三两人来往,那天小河边的世界完全属于苏戬与菊子二人。这样的环境让他们变得肆无忌惮,终于在河边的一棵柳树下,他们偷尝了禁果。他们都知道这样不好,但是这禁果是如此美丽,让他们欲罢不能。美丽的爱情早已经淹没了他们的心,更淹没了他们的理智。

回到家中后,苏戬回想起那一幕幕,心中仍是激动不已,他将这份激动写在字条上寄给菊子,菊子则一边摸着自己滚烫的脸,一边回信给苏戬。两个年轻人在爱情的甜蜜中畅游着,他们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菊子轻柔地抚摸着信鸽,这些信鸽都是她的功臣呀,都是因为它们的帮忙,才让自己拥有了这般美丽的爱情!

可惜欢乐的日子总是短暂,苏戬毕竟还是要回到学校读书的。那时候他就无法与菊子相聚了,一想到这,他就难过起来。离开了村子,他该是有多么思念她呀!这种思念,不知道菊子能否明白呢?

苏戬在河边告诉菊子自己三天后就要离开这里回学校读书了,菊子的眼神立刻变得黯然,她伤心地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我真希望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苏戬拉住她的手,说:“我又何尝不是呢?可是我的学业是不能荒废的,表哥对我抱了很大的期望,我不能辜负他,他花钱资助我学习,如果我不努力,又怎么能对得起他呢?”(www.nxxnyqc.cn)菊子笑了,她轻轻拍打他说:“别露出这种表情呀!我当然了解你的心情,我又不会阻止你!否则我成什么人了啊!你放心吧,我会在这边等你的!只是你有时间一定要回来看我啊!”苏戬连忙点头:“我一回来就让信鸽送去我归来的消息!”“嗯!”苏戬紧紧拉着菊子的手,他感激菊子的理解,她是那样懂事,那样善良!只是苏戬却忘记了,他现在是没有能力对菊子许诺什么的。可惜沉浸在爱情中的他,早已将那些他曾经亲口对庄湘说的话忘在脑后了。大概幸福真的会让人失去冷静吧,与河合仙的相聚让他已经失去了判断。

回到学校的苏戬精神状态显然与之前不同了,冯自由看出了他的蹊跷,问他:“你是不是恋爱了?”苏戬很惊讶,“你懂得读心的吗?”冯自由哈哈大笑,“还用读心吗?你的脸上已经写上大大的‘恋爱’两个字了!你这个小傻瓜呀,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让人一眼就看到心里去了!”苏戬脸微红,“原来我是这么容易被看穿的啊,我还以为自己埋藏得很深呢!”冯自由一把搂住他,“你就是一个单纯天真的小子,心思单纯、性情天真,我早就看透你啦!为了庆祝你的恋爱,中午我请客,请你吃大餐!”

苏戬很高兴,中午时候,他跟冯自由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冯自由也听得十分神往。在听过之后,冯自由感慨地说:“爱情真是美妙啊!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收获属于我的爱情呢?”苏戬笑着说:“会来的。”冯自由却无奈叹气,“我就没你的本事了,女孩子们见了我都是把我当哥哥,没人对我有那种感觉。说起来,我还真没看出你小子在恋爱方面竟然这么擅长,这一点我真是没想到!”

其实苏戬也没想到,他身上竟然隐藏了那样的恋爱的才能,这也算是一种天分吧。这种天分应该是苏家独有的。苏家虽然家教严格,却从来都不缺多情种子,也恰是因为如此,苏家才会诞生许多悲情故事。苏杰生在谈恋爱方面就是一个能手,他做生意的才能没怎么传给苏戬,谈恋爱的手段倒是彻底让苏戬遗传了下来。

冯自由又感慨:“这可真是同人不同命!你看看你,简直就是天之骄子,学什么都快!学语言,最晚入门却最早拿到成绩,学绘画,也是很快就超过了同期的学子,就连追女孩,都能迅速追到手,可恨,可恨呀!”苏戬笑笑,他知道师哥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呢。不过他也的确没说错,苏戬确实是天之骄子,只是这倒未必就是多么好的事,有时候一个人如果笨一些、蠢一些,反而能活得更轻松,而一个人如果太聪明了,就容易活得很累很痛了。

苏戬并没有辜负菊子的思念,即使学校里只有短暂的休假,他也会立刻赶到小村子里河合仙的家中,第一件事就是为菊子送出信鸽。在吃过饭后,就去河边与菊子相会。久别重逢的滋味比刚刚坠入爱河的感觉更加强烈。一见面,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深情拥吻。他们恨不得将对方装在自己的眼里心里,最好走到哪里都能随时相见。

苏戬给菊子讲了一些在学校里有趣的事,逗得菊子开心地笑着。与雪鸿的开朗大方不同,菊子有着日本女人独有的柔顺和内敛,这样的女子更容易激起男子的保护欲望。可惜苏戬现在的双肩还不够壮实,羽翼还不够硬,无法彻底将菊子保护在自己的房檐下,他甚至还无法鼓起勇气去菊子家中,向菊子父母坦诚这段恋爱。

有时候人世的安排就是这样不合理。最容易陷入爱情中的男男女女们,往往都是那些还不能自己决定命运的少男少女,他们在父母或亲人的保护下生活着,甚至无法决定自己明天去往何方。在这种境况下,他们如何给自己心爱的人许诺一个圆满的未来呢?然而就算无法做到,他们仍然不能阻止彼此相爱相拥的心情,仍然要背着父母亲人尝试禁果。而到了他们可以决定自己人生的时候,曾经的那段恋爱却早已经面目全非了。

这故事几千年前在上演着,几千年后仍在上演着,层出不穷。这仿佛是上天为了折磨人们,故意在人间安排的错误。

苏家在日本始终有生意往来。不久后,苏戬的叔父也来到日本做生意,来这边之后,他首先要去看看苏戬。不管怎么说,苏戬是苏家为数不多的男孩,又天生奇才出类拔萃,将来很可能会成为苏家的顶梁柱。所以作为长辈,必然要时刻关注他的成长,看看他的学业进行得如何了。叔父先是来到大同学校,经过打听,得知苏戬放假时候就住在河合仙的家里,于是前去看望。

来到河合仙家里时,苏戬刚好外出。叔父就去苏戬的屋子里看看他的生活情况,他先是看到苏戬桌案上的厚厚的书籍,很是满意,接着,他就看到了那些压在书籍下面的小字条。他好奇地将字条拿起来,终于看到了那些写在上面的绵绵情话,在他来说,这些都是不堪入目的淫词秽语。盛怒之时,一只信鸽飞到苏戬窗前,他拿起那信鸽,摘下上面的字条,又是一样的淫词秽语。

一怒之下,叔父拿着那些字条质问河合仙:“这就是我们苏家的好儿子做出来的事吗?你就是这样教他的吗?我早知道你不怀好心!”河合仙十分愤怒,她对苏戬叔父说:“孩子已经长大了!他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判断!你无权说什么!”“哈哈,是吗?原来他的情感、他的判断就是和他父亲一样,找一个肮脏的日本女人,做些苟且的事!他是不是也想让这个女人生个儿子,过个七八年之后再把这儿子送到苏家夺取苏家的地位啊?”

这话刺痛了河合仙的心,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她气得浑身发抖,“你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能这么说?!”“为什么不能?你们日本女人都是勾引男人的肮脏的东西!你们勾引苏家的人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苏家的钱和地位?别妄想了,苏家有过你们姐妹两个日本女人已经够了!”

盛怒之下,叔父拿着那些字条和鸽子走出门去,他要挨家挨户地问,直到问出鸽子的主人为止!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河合仙又悲又怒,她没想到过了十几年了,悲剧仍然如一开始那样在循环上演着。原来是她自己想得太天真了,她以为苏戬只要长大成人就能自己决定人生,原来她错了,她错了啊!虽然苏戬长大了,但在苏家,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他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爱情。如果菊子是一个中国女人倒还好,可惜她是个日本姑娘,而苏家一直对日本人存有偏见。早知今日,她当初一定会阻止他们的交往的。河合仙心中觉得十分绝望,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对不起苏戬了,太对不起这两个孩子了。

经过叔父的一闹,苏戬与菊子的爱情被全村的人知道了。这件事让菊子的父母感到了奇耻大辱,他们怒打了菊子一顿,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养出了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菊子本来就内向,自尊心又极强,在村里人的舆论压迫和父母的责骂下,她一时间想不开,独自跑到那河边,投身跳入了河水中。

当苏戬回到家中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他看到的只有菊子冰冷的尸体,和全村人冰冷的责备。苏戬感到天都要塌了,他仿佛失去了知觉,直接倒了下去,河合仙哭泣着接住了他。她不明白,为什么这可怜的孩子命总是这样苦?她看着他长大,看着他从小经历人世的种种不公,只能是无能为力地安慰他。到如今,她再次感到了这份无能为力。

天地何其悲,大雨很快倾盆落下,仿佛为这人间的悲剧哭泣一样。一个年轻生命的陨落是那样简单,那小小的身躯是那样单薄。无人怜惜,无人在意,每个人都认为他们走到这一步是活该,只有一些心软的老人和女人背后悄悄说些别人听不清的话,还有林间的虫儿在低声述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