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尽沧桑_关于苏曼殊的事迹

时间:2019-04-2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8 次

看尽沧桑_关于苏曼殊的事迹

我们始终都在微笑,终于成为不敢哭的人。

陈少白是在香港与孙中山结识。那个时候孙中山还在香港学医,他们一见如故,几番交谈之后,发现彼此有着共同的理想,于是很快就结拜成了兄弟。当时,一切还未成气候的他们已经在计划着将来的革命行动了。他们都是行动派,不是纸上谈兵的人。所以不久后,他与孙中山等人就在香港组织起了兴中会,并策划了一系列起义行动。

起义失败后,他与孙中山等人逃亡日本,在日本成立了兴中横滨分会,也是在那时候,冯自由与他们才开始相识。后来,陈少白接受孙中山的嘱托重新回到香港,开始创办《中国日报》。孙中山总结了起义失败的教训,认为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的力量不够成熟,思想不够坚定。要想巩固人们的革命思想,必须通过报纸,通过各种媒介给人们进行熏陶。要将推翻旧制成立新世界的观念深深植入到人们的心里去。

中国人虽然多,但是很多人的思想都不够独立,不够坚定,只要稍加劝说,他们就很容易相信你,并且投靠你,这就是孙中山创办报纸的初衷。陈少白义不容辞地回到了香港,很快就将《中国日报》办了起来,并且开始和康有为等人进行了几番论战。(www.nxxnyqc.cn)其实康有为等人也是非常有学识的人,那个时候,即使是有识之士也分了许多派别。有孙中山这样的革命派,也有康有为这样的保守派。孙中山一派是想彻底推翻大清,推翻封建制度,而康有为他们则是希望在保证皇权的基础上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事实上,康有为他们的一次又一次行动早已证明他们的理论是行不通的,但是那个时候他们还是执着地继续自己的理想。

康有为尽管后来失败了,但他的执着,他的不放弃,仍然是让人敬佩,让人尊敬的。比起那些不作为的,或者投机的人来说,这样为理想而坚定执着的人才是最了不起的。

苏戬到了香港之后,拿着冯自由的介绍信去找陈少白。陈少白看了介绍信之后接纳了他。只不过,陈少白与章士钊、陈独秀他们不同,他是一个彻底的革命派、战斗派。比起温和的《国民日日报》,《中国日报》是一个更加尖锐,更加突出革命意图的报纸。陈少白并不是很喜欢苏戬写的那些软绵绵的东西,虽然他很欣赏苏戬的才华,但是他觉得苏戬太过单纯,并不适合进行革命行动。

所以,虽然苏戬在《中国日报》社住下了,但是他并没有得到重用。在报社里,他只是偶尔出入跑跑腿,主编很少交给他重任,就算他翻译出一些文学作品,或者自己作些小诗,也会被陈少白以没什么用为理由打回去了。无奈中,苏戬翻看报纸,他发现上面都是各种斗争性的文章,充满了煽动的情绪。这让他感觉有点累。这样的日子太紧张,他不是很喜欢。而看到里面那些言辞激烈的文章时,他自己也被感染了。

陈少白并没有看错,苏戬的心思的确是太过单纯了。他的思想太容易被动摇,太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苏戬不像他们,从小接受优秀的教育,他虽然有家,有亲人,但他很多年来的生活都是漂泊状态的。他已经习惯了让自己去适应环境,早已经没有能够改变环境的能力了。

也许从一开始,投身革命就不适合苏戬。他在日本之所以那么积极地参加革命活动,不过是喜欢同学少年们在一起讨论的情景,不过是喜欢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聚会。至于聚会内容为何并不是最重要的。他喜爱孙中山为他们描绘的那个世界的模样,但也仅仅是喜欢而已,他并没有坚定的一定要建立起那个世界的决心。他的决心,往往都是被煽动起来的,并不是扎根在心中的。所以,这样的他,很容易被一时的情绪所左右,并作出冲动的事来。

这一日,苏戬因为无聊,就独自坐在一旁看报纸,他看到康有为仍在对这些革命行动表达着反对意见。而《中国日报》的编辑们也在积极发表文章一一驳斥康有为的观点。苏戬看着这些文章,心中非常愤慨。他想,既然大家都在针对康有为这个人,那么如果这人不存在了,革命一定就会顺利得多了!想到这里,苏戬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了当初从日本带过来的手枪!

在那个时候,各种刺杀行动层出不穷。苏戬带着悲壮的情绪,带着赴死的心,持着手枪要走出报社,打算去暗杀康有为!报社的其他人看到他手中拿着手枪,连忙拦下了他,“你想要干什么?”苏戬怒道:“我要去暗杀康有为!为革命出一份力!”

大家都很惊讶,这个平时不吱声不吱气的小子怎么忽然间就爆发了?而且还爆发得那么极端?正在慌乱间,有人将此事告知了陈少白。陈少白连忙赶过来,愤怒地夺下了苏戬的手枪。

陈少白怒道:“一直以来,我以为你只是天真,没想到你简直就是愚蠢!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我们杀了康有为革命就成功了?是不是以为我们这么多的革命党,就只有康有为一个敌人?”苏戬愣住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只知道大家都对康有为很愤怒,都在写文章驳斥康有为。他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些行为背后有什么意义。

陈少白接着说:“你知道吗?康有为的存在,对我们非但不是害处,反而是非常有利的!因为他一直在发表保皇观点,我们才能对他一一驳斥,才能将我们革命党的理论通过这样辩论的形式传达给大家!我相信热血的青年们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在我们这边!我们的敌人从来就不是康有为,而是远在紫禁城的清朝政府!如果我们去暗杀了康有为,人们不会称赞革命党,只会认为革命党是乌合之众,是扶不起来的乱党!”

这一番话说得苏戬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投身革命这么多年,到现在,连革命的意义都没有弄明白。他忽然觉得万念俱灰,满腔的热血瞬间被浇成了冰。他觉得自己很可笑,想来自己这么多年到底是在激动什么,兴奋什么呢?他这样跟着大家奔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陈少白怒气还未消,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苏戬,没好气地说:“你的枪我没收了!我担心枪在你手里,以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你好好反省吧!”说完,他拿着苏戬的手枪回到主编室。其他人还没见过陈少白生这么大的气,他们看到苏戬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忍心再多苛责什么,都纷纷散去回到各自的岗位上了。

而苏戬就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不但自己一直以来的革命决心被熄灭,连枪也没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处的,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最后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云。多年以来对自己的肯定和确定的理想再度化为泡影。他从小就学会了忍耐忍受,学会了努力不让人挑出毛病,幼年的经历让他变得敏感,变得很怕别人的责备。好在他天资聪颖,又出落得十分英俊漂亮,所以就算平时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来,大家也对他很宽容,这才让他在革命党的队伍中留有了一席之地。而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切,都被陈少白的一番话给打碎了,渣也不剩。

他想,原来自己终究是一个无用的人啊。原来革命队伍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他这样的只会冲动只会给人惹麻烦的人啊!要革命就得硬气,就得义无反顾,而不能像他这样软绵绵的。革命,需要的是孙中山、陈少白那样的人,并不需要他这种人。他感到很绝望,如果连革命党的队伍也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那他还能去哪里呢?还能去哪里呢?

苏戬再度想起了广东的那些寺庙。是了,只有寺庙才是他的归宿,只有出家为僧才是他真正的归宿。他无论到哪里都只会给人惹麻烦,只有到了寺庙,才不会给人惹麻烦了,因为那里本就没有什么麻烦。难不成他还能一把火烧了寺庙么?若是真有那一天,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他的半点容身之处了。到那时,他就只好一死了之以谢罪了!

好在他现在还不用死,天下之大,还有佛堂能够供他寻求宁静。他本就该是佛门中人,只是尘心不死时常回到红尘。也许他的前世是一个六根不净的僧人吧,所以今生佛祖要给他足够的历练,历练够了,他也能真正地皈依佛门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些,就仿佛是一个困兽终于找到突破口一样。他平静地睡去,带着对佛堂的向往,也带着对这尘世的厌倦。了却繁华与喧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