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武洞考察记_云冈峪风物典故

时间:2019-04-2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1 次

马武洞考察记_云冈峪风物典故

马武洞考察记

那是2009年5月10日,我同张玉文一起登上了马武山。在游览了马武山顶的全貌后,发现东南面有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当时因没有携带照明设备,只是站在洞口处往里窥视,发现里面黑乎乎的,借助自然光,估计洞深至少5米,当时只是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就下山了。将近两年时光,想探马武山顶洞的欲望越来越强。这个洞是什么时候有的,是天然,还是人工开凿,这个洞到底有多深,里面是何情况?值得去探访一下,早有计划,但因工作太忙,加上家住文瀛湖小区,每天跑家上班,时间实在是太紧张。夏喜平同志与我一样,同样具有探索大自然的兴趣,二人早就有探洞的想法,已是酝酿多日的计划。

2011年2月23日,我们二人终于商定,今天上马武山顶,探访一下马武洞。为什么选择春天呢,这是我们二人早已计划好的,必须在冬季后或惊蛰前,不能在动物活跃期,以防毒蛇、蜈蚣、毒蜘蛛等动物的危害。从文瀛湖乘坐矿上的通勤车来到单位后,我向矿灯房借两盏矿灯,带上工作服,由安江龙同志用个人小汽车将我和夏喜平送到马武山脚下,9:30分,我们开始登山,从山的阴坡开始爬登。马武山井口因报废而关闭,早已没了往日的喧嚣和机器的轰鸣,以及整洁的办公楼和工业广场。到处是一片废墟,井口周围还有不少的住户,可能是棚户区改造中没有搬迁走的遗留户。虽有住户,但很少见到人。偶有一两个人,也是来去匆匆,我们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犬吠声不断,有的还追来。

早春虽发春早,但马武山阴坡仍有未融化的积雪,草木仍是凋零之状。臭狼蒿、马茹茹、母猪刺等天然小灌木仍枝杈干枯,天然灰色。我们手脚并用,抓住臭狼蒿,攀登省力,当爬到半山腰,已是气喘吁吁,汗流如柱了,因我们仍穿毛裤,薄毛棉衣,草木上挂的尘土,沾满了两裤腿,是大自然先赐给我们的礼物,二人相对而笑。站在半山腰,向下鸟瞰,旅游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云冈峪内瑞气蕴藏,新植树木形成绿色海洋向山上延升,俯视青磁窑村,像挂在山坡一样,层层叠叠,玲珑可爱,此时有背负青天朝下看的感觉,万物似乎都渺小。当我们登上马武山顶,环视群山,南山如群龙竞舞,北面的雷公山犹如万马奔腾之势,美丽的十里河九曲十八湾犹如玉带东奔而去,煤海名珠——晋华宫矿尽收眼底。

我们在马武山顶稍作休息,穿好工作服,拿上矿灯,开始探洞。洞口不太大,刚容一人略有余,手脚并用,往里钻,里面有矿泉水瓶及不少饮料瓶,还有烟头及纸张,看来有不少人光顾过。两盏矿灯将洞内照的很明亮,细观察,该洞非天然,而是人工凿成。但不是近代人所为,无炸药所炸之痕,完全手工凿掘,该洞呈下延状态,但坡度不大,洞内空间始终不太大,仅能蹲着,不能站立,当爬进10多米,乱石堆满,无法再进,因高度仅40厘米左右,如继续清理乱石,可以再进,但那样的话,工作量太大,靠两个人显然是不行的,于是我们返了出来。(www.nxxnyqc.cn)边下山边分析,这个洞很可能是当年马武盘踞时,将士们用来存放食物的,夏季炎热将士们将所带食物放进洞内比较凉,易存放,如同现在冰箱的冷藏室一样,因该山顶面积不大,上面不可能建造宿舍与厨房,仅仅是如同烽火台类似,如同现在的瞭望塔,将士值班,带上干粮,存进山洞,冬暖夏凉,非常适用。如果将来清理出来洞很深的话,则当另论其意义。不过从山顶及周边看,无太多的碎石,所以估计该洞深度也就是20~30米。另一方面,可能是存放用来点燃升起狼烟的臭狼蒿,常将晒干的臭狼蒿,存进山洞,以备急用,无疑是明智之举,北方风劲,且峰顶风更大,将干臭狼蒿存进山洞是再合适不过了。在此提到古代烽火台燃狼烟一事,从不少资料来看,都说烽火台每有战事来临,为了传递军事情报,点燃狼粪,吾认为这均是南方人不明北方风物所致。试问,那么多的烽火台每天需要多少狼粪,况且狼生性多疑,行动诡秘,寻找狼粪绝非易事。故吾认为烽火台点燃狼烟的燃料必定是生长在北方又极耐干旱的小灌木——臭狼蒿。该植物遍布北方诸山,采集容易,又易燃,燃烧时能生大量的浓烟,所以古时烽火台遇战事点燃的狼烟,必是臭狼蒿无疑,况且臭狼蒿三字中带狼字,故叫狼烟。

关于探访马武洞,仅记载以上文字。关于“臭狼蒿与狼烟”,吾将另有论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