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湖避世,赋闲生涯_关于辛弃疾事迹

时间:2019-05-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4 次

带湖避世,赋闲生涯_关于辛弃疾事迹

辛弃疾所谓的“回家”,并不是回到山东历城。从匹马南投的第一天开始,他就立下过志愿:终有一天,他会带着大宋的兵马,驱逐金人,让历城和其他所有的北方城池都回归大宋的怀抱。再者,他虽然卸下了官身,却仍是罢职待用的士大夫,一个士大夫前往金国统治区,只消随便想想,辛弃疾就能猜到朝廷会怎么对待自己。

他视野所及的那个家,其实是一处建成不久、独属于辛氏的居所——带湖新居。

自从宋高宗赵构带着所剩无几的北方士人南渡临安后,“避世”这个原本该在隋唐之初就宣告消亡的字眼,又被移居江南的士大夫们重新倡导起来。

他们不喜欢临安“山外青山楼外楼”的吵闹不休,又憎恶穷乡僻壤百里无文士的窘境。即使丢掉了近半国土,饱读诗书的文人依然看重身为孔孟清流的精神清洁,这足以保证他们上可清谈国事,下可操琴养性。然而遗憾的是,在山麓交汇、水网纵横的温婉江南中,能够满足这个要求的地方少之又少。(www.guayunfan.com)除了信州。

信州就是今天的江西上饶,是个现实意义上的世外桃源:它身居信江畔上游,物产丰富,人文荟萃,又与临安水陆相通,是块不可多得的宝地。同时,信州也是一座直接通往浙江和福建的交通要道,南北往来都要经过这里。因此,它的城池又大又阔,城中居民却不是很多,有着其他城市难以相比的宁静,足以让任何一位厌恶市井的文士在这里安心居住。因此,有不少士大夫会在信州城内外选址做舍。辛弃疾虽然文武双全,但也很难不受这股士林风气的影响。所以早在宋孝宗淳熙六年就任湖南安抚使时,辛弃疾就在信州城物色地皮,准备给自己和家人修一座府第。

带湖就这样无意中闯入了辛弃疾的眼中。当时信州城外买地盖房的士大夫们数以百计,姗姗来迟的辛弃疾很难再选到合适的住址。然而一次偶然的出游,让辛弃疾在信州城北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居所:此地在灵山门外,是一块地势平坦、绿草如茵的空地,而且三面环城,最适合动土建屋。空地北面正巧还有一座狭长的静湖,湖水清澈瑰丽,恍如宝带飘舞。辛弃疾喜爱不已,当即命名为“带湖”,并立刻买下这块宝地,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工程建设。

当年年底,带湖新居的大梁上房。按照南方惯例,辛弃疾满怀欣喜地书写了一篇《新居上梁文》,全文俪语横卧,言辞溢美,足见辛弃疾对这座新居的喜爱之情。然而,在上梁文的末尾处,辛弃疾却悠然写道:“伏愿上梁之后,早收尘迹,自乐余年。鬼神呵禁不祥,伏腊信承自给。座多佳客,日悦芳樽。”

或许是当初江西匪患的头痛,加之江南官场的腐朽,让尚且称得上年富力强的辛弃疾第一次有了归隐之意。尽管那时他正以百分之百的精力投入自己的职责中去,无奈朝中作对、地方不和者太多,盖一座新居,或许能保证他同家人在被排挤摒弃的时候,在举目无亲的江南有个容身之处。

对自己的家人,辛弃疾一直自觉比较亏欠:赵氏在最险恶的时候就跟随他左右,结果不幸早殇;如兰是堂堂范家的小姐,气质学识皆高过旁门女子不知多少,也对他百依百顺,哪怕是在“二年遍历楚山川”的困难时期,也未曾有过半句怨言;还有卿卿等几个侍妾,如兰身体不好,时常生病,她们就主动承担起照顾他起居的工作,让他不至于在频繁的赴任和微服途中累倒。现在有了带湖新居,他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好好休息,共享家庭生活了。

带湖新居的建造工期是比较长的,一是由于技术受时代所限,无法速成;二是辛弃疾对这座新居的要求过高,他买下的那块地长有1230尺,宽有830尺,算下来极为宽广,加上又是头一次打造居所,因此十分看重带湖新居的建造,甚至专门设计了施工图样和楼台装饰,然后才交给承办的工头,要他们按照图纸好生营建。但是辛弃疾毕竟不是术业专攻之才,他能在纸上画出来的建筑,工匠们却不一定能盖得出来,以至于很多设计都没能保留。加之他虽先后任安抚使、转运副使高位,俸禄优渥,但本人廉洁自好,甚至连下属送上的仪金都很少收受,导致投给新居的用度时有时无,工期自然也被一拖再拖。

或许是天意,宋孝宗淳熙八年(1181年),偏偏就在辛弃疾被罢去江西安抚使和隆兴知府职务的年底,带湖新居宣告落成了。辛弃疾闻讯喜不自胜,写下一首《沁园春·带湖新居将成》庆贺:

三径初成,鹤怨猿惊,稼轩未来。甚云山自许,平生意气,衣冠人笑,抵死尘埃。意倦须还,身闲贵早,岂为莼羹鲈鲙哉!秋江上,看惊弦雁避,骇浪船回。

东冈更葺茅斋。好都把轩窗临水开。要小舟行钓,先应种柳,疏篱护竹,莫碍观梅。秋菊堪餐,春兰可佩,留待先生手自栽。沉吟久,怕君恩未许,此意徘徊。

带着入住新居的兴奋,还有家人从此不再受颠簸迁徙之苦的宽慰,辛弃疾和家人们正式住进了带湖新居,开始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的赋闲生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