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的儿女_傅雷的孩子_傅雷之子傅聪的曲折历程

时间:2016-12-0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352 次

傅雷的儿女_傅雷的孩子_傅雷之子傅聪的曲折历程

世界第一流的钢琴家傅聪是傅雷的儿子.1934年3月10日他生在上海的花园新村.

傅聪是幸运儿。傅雷用他深厚的父爱,为溥聪的成长创造了世界上最良好的家庭环境.

傅聪儿提之时天性活泼、顽皮、不服管束.平时,父亲在家,傅聪和弟弟阿敏鸦雀无声.父亲前脚刚刚跨出大门,傅聪就领头在家里大闹天宫,有一次,乘父亲出外的时候,傅聪呷出去玩了.当他正在玩具店里看得入迷,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喊“阿聪”.傅聪回头一看是父亲,像吓掉了魂似的,拔腿就往家里跑……

小时候,傅聪最有兴趣的事儿,是听父亲和他的朋友们高谈阔论.他们家“谈笑有鸿儒’,与父亲过从甚密的大都是教授、艺术家.他们在一起谈艺术、谈文学、谈人生哲学,使傅聪这个”小旁听生”受益匪浅.不过按照父亲的规矩,是不许小孩.旁听”大人的谈话的。有一次,画家刘海粟来家做客,他们在书房里一边看画,一边谈画.傅雷忽然想起什么,要到外间去取东西,一推门,发现傅聪和阿敏正在门外听得入神.一见父亲,阿敏吓得哭了,傅聪呢,翠嘴。不过,后来孩子稍微大了一点,父亲也就让他们“旁听”了.

傅雷的儿女_傅雷的孩子_傅雷之子傅聪的曲折历程 名人故事

"旁听”使傅聪窥见艺术殿堂的瑰丽色彩,也使他早涉人生、早熟.

傅雷精通美术理论,曾试图让傅聪学画。在他的朋友之中,黄宾虹、刘海粟皆为中国画坛巨匠,都可为傅聪指点丹青.无奈傅聪无意于画,乱涂几笔,“胡画”一通罢了。强扭的瓜毕竟不甜,傅雷放弃了让傅聪学画的打算.

傅聪三四岁就爱听古典音乐.他的钢琴启蒙老师是雷垣.雷垣是傅雷的好友.有一天,雷垣去傅家,傅雷把儿子叫到雷垣前,向雷透露了拜师的意思,雷垣大笑起来,一口答应,收下了这个7岁半的小弟子.过了几个月,傅雷问雷垣:“傅聪有没有出息?”雷垣拍着傅聪的脑袋,说他有一对“音乐耳朵.”他说,他曾对傅聪进行“考试”:让傅聪背对钢琴,他随便按哪一个键,傅聪马上就辨别出来是什么音.试了几次,都答对了.这叫“绝对音高’测试.学钢琴才几个月,就能分出“绝对音高”,说明这孩子的音乐听觉很灵敏.雷垣还夸傅聪.乐感”很强,能很快记住乐谱,理解曲家的用意.

听了雷垣的话,傅雷脸上出现了平常不多见的笑容.傅雷夫人卖掉了陪嫁的首饰,下了个狠心,给不到8岁的儿子,买了钢琴,傅雷亲笔端端正正为傅聪抄了五线谱.

崭新的钢琴,放在底楼的窗前.小傅聪心花怒放,乐得连嘴巴都合不拢.那天,从傅家第一次传出了钢琴的声音,隔壁邻居都好奇地来到窗前张望.他们看到居然是个小小的男孩在那里弹,更加惊讶不已.从此,傅聪每天放学回来,刚撂下书包,就扑在钢琴上。当他的手指触到钢键,心中就充满无限的快乐.

1950年秋天,傅聪自作主张,以同等学历考入了云南大学外文系一年级.这时候,他没有机会弹钢琴,然而他多么渴望再坐到琴凳上去,他的手指在天天发痒.

1951年初,傅聪突然出现在上海江苏路傅家的新居门口,傅雷满脸吃惊的神色.当傅聪的手重新按在家里的钢琴上时,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愉快.这时候,傅聪整天扑在钢琴上,他跟苏联籍的女钢琴家勃隆斯丹夫人学了一年.他渐渐懂事,成了一只“自动表”,用不着父亲经常上发条了.即使在酷暑中.他仍练琴八小时,衣裤湿尽,也不休息.

他终于从低洼中爬起来了.1952年2月,傅聪在兰心剧场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出了贝多芬的第五钢琴协奏曲.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登上乐坛,那时他18岁.从此,傅聪开始了他的钢琴演奏事业.

傅聪是在新中国诞生之后走上乐坛的。他是幸运儿。他的琴声,引起了上海音乐界的注意。非常凑巧。就在他初登乐坛不久,北京派人到上海选拔青年琴手,准备参加1953年夏天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第四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的钢琴比赛.只有两个名额.上海音乐界的老前辈推荐了傅聪,他参加了选拔.

1953年7月25日至8月16日在中国青年代表团团长、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胡耀邦同志的带领下,傅聪和400多名中国青年一起,来到罗马尼亚。在布加勒斯特,傅聪获得了“第四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国际艺术比赛”的钢琴独奏三等奖.得到了一枚铜牌。那时,傅聪才19岁。

第五届国际肖邦比赛,于肖邦145周年诞辰—1955年2月22日,在新落成的气势宏伟的华沙人民音乐厅揭开了帷幕.这一届,参赛者的年龄为16岁至32岁,傅聪当时是31岁。他是新中国第一个参加肖邦钢琴比赛的人。强手如林,这一届来自27个国家的几十名选手,唯有他的资格最弱.西洋音乐传入中国,只不过半个世纪,而傅聪又是未经正式“科班”训练的人,没有正儿/、经的‘学历”.面对着这样隆重的国际比赛,他确买有点紧张。

傅聪参加了三轮演奏.这一次,他不慌不忙,挥洒自如。他的十个手指,自由自在地指挥着钢琴上的36个黑键和52个白键.他最充分地发挥了他的琴艺,处于最佳的竞技状态。傅聪的琴声刚刚消逝,台下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热烈的喝采声。他接连三次出来谢幕,那久经不歇的掌声才慢慢平静下来……

3月20日,闭幕式评委宣布了获奖名单,他获得了第三名.另外,‘他还荣获这次比赛唯一的‘玛祖卡”最佳奖.傅聪终于成为第一个在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奖的中国音乐家。

1959年初,傅聪在波兰留学毕业后到了英国。1966年11月.傅聪得知父母去世的消息,决心回国.许多国外朋友都劝傅聪,既然你父母双亡,在中国没有“根”了,就不必回去了.他坚定地回答说:‘不,不,我的胸膛里跳动着一颗爱国的心,我酷爱生我育我的祖国.父母的去世,更加重了我对祖国的思恋与怀念。我多么想有机会回到祖国,把艺术贡献给人民,用我的琴艺向哺育我的祖国和人民‘反哺”傅聪期望着有朝一日归队。

1978年1I月,傅聪的老友、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后为院长)吴祖强率领中国教育代表团,去英国访问.当年傅聪在波兰留学时,昊祖强在苏联留学,他们之间有过许多交往.傅聪很希望在伦敦会见吴祖强,可是,很不巧,当时他即将出发去瑞典演出,他托英中协会的朋友转告吴祖强,回来后一定要去拜访。www.nxxnyqc.cn

傅聪在瑞士结束演出后,匆匆赶回伦敦.他看到吴祖强给他留的地址,欣喜万分.当天晚上十一点,知道吴祖强回到旅馆,他就急切地直奔那里。到了旅馆,吴祖强看见傅聪穿着一身中式棉袄,傅聪看见吴祖强竞已头发灰白,都愣住了.在热烈地握手时,傅聪的视线模糊了。虽然他在英国见过很多来自中国的人,但是见到吴祖强,他的心情格外激动—因为他把吴祖强看作祖国的代表.傅聪向吴祖强倾诉了离别之苦、思乡之切.他恨不得把赤子之心掏出来给祖国看.他的话像开了闸的水,哗哗流个不停。是啊,1958年—1978年,整整20年在心里积着的话,都想给老朋友倾诉……子夜之后,傅聪才依依不舍地离去.那一夜,他翻来顶去,怎么也无法入睡。

这之后,傅聪给邓小平副总理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表示想回来看看他唯一的亲人弟弟;如果现在国家需要他的话,他愿为国家做些事情。

他终于得到了祖国的谅解.他终于回来了。

那是在1979年4月,傅雷的沉冤得到昭雪,上海市文化艺术工作者联合会为他举行追悼会。傅聪决定回国.

如今他已回国7次了,每次回来,傅聪都深深地体会到,祖国对他的慈母心肠.

傅聪回来,有的服务员在他的餐桌上放了“英籍钢琴家傅聪”的牌子,他立即把“英籍’两字涂掉。他说,我不是外宾,我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