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自是有情痴_陆小曼传

时间:2019-04-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2 次

人生自是有情痴_陆小曼传

于无涯荒野之外误落尘网,心是流离,寂寞悲喜。

于满身风雨时分触及宿命,云散萍聚,爱恨成痴。

狼藉残红笙歌散,游人尽去,始觉春空。一盏梨园往事,斑驳了几多旧年,谁曾言孽缘情债,谁让谁思念成灾。当柔情似水沦为时空里的闹剧,当胭脂粉黛风华不再。是该用泪痕冲刷悲哀,还是用回忆的温暖粉饰太平,抑或许,做未来虔诚的信徒,痴痴等待,只为一睹盛世烟花的绚烂。

无从与徐志摩相见的陆小曼,又陷入了苦闷寂寞的生活,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她的落寞中仍有希望,她相信徐志摩定会有朝一日将她于苦难中解救。亦如当初,他将她从寂寞中拾起,送给她一场浪漫而诗意的美丽。或许爱情就本似一场修行,她要“经得起”,更要“耐得住”。

在某种程度上,徐志摩和陆小曼能始终毅然坚守着彼此,与朋友们给予他们的支持与帮助是分不开的。郁达夫、刘海粟、胡适等人都曾明确表达过自己对陆、徐二人间交往的支持,使得他们的崇敬者也或多或少转变了在对待此事上原本恶意的态度。(www.guayunfan.com)在徐志摩的朋友们眼中,陆小曼是了不起的女子。她勇敢而坚强,会为了自由向传统挑战。陆小曼的力量虽弱小,可她的追求却是至高。她不该成为反抗旧风伦常的牺牲者、殉道者,她有资格得到真爱、得到自由。不忍她独自抗争、独自伤痛,所以,那些同她拥有同样追逐的朋友们便纷纷对她鼎力相助,声援着她,维护着她。

那时,陆小曼被家里看得很紧,如果得不到父母亲的应允,她连会客的权力都没有。而想要见到心心念念的徐志摩,则更是痴心妄想。同样焦虑心急的自然还有思念着陆小曼的徐志摩,他想尽各种办法打探着陆小曼的消息,想念之情与日俱增,求而不得的苦痛让他日日辗转反侧。

后来,徐志摩想到了一个让陆家人无从拒绝的方式,便是同朋友们结伴一起去陆家拜访。于是,在徐志摩的拜托请求下,郁达夫、胡适、刘海粟等这些在北京文化界颇有声望的名流都相继踏入了陆家的大门,陆家父母自不会拒绝。殊不知这些来访者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帮助徐志摩见到陆小曼。

虽然他们未能单独相处,有些话亦不能直白道来,可能见到彼此,他们已是十分的满足。每次相见,徐志摩的眼神里都是鼓励与果决,陆小曼轻易便读懂了他想传达的讯息,她用同样坚毅的眼神回望了过去,他们还是那么地心照不宣。一切坚守都变得值得,未来也将更加明晰起来。

那时的他们,正爱得炽烈,愈是遥遥相望,便愈渴望执手相牵,他们在无尽的彼此思念中煎熬着。而一旁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于心不忍的胡适,也在一步步地绸缪,为帮助陆、徐二人的“厮守”做着准备。

1925年1月,为庆祝新月社从石虎胡同七号迁至松树胡同七号,胡适张罗举办了一场聚会。他的邀请名单上,徐志摩、陆小曼赫然在列。在得知胡适的良苦用心后,徐志摩分外感激。

那天,应邀前来的陆小曼形容憔悴、风光不再,眼波没了生气,面色极度黯然。终日为情所伤、为爱所恼蹉跎了她的容颜。直到那不经意的一眼,她看见了人群中熟悉的那张脸,那人,仍是她记忆里那般风度翩翩。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刹那触及,陆小曼的眼泪终于决堤……

徐志摩径直穿过人流,站在了陆小曼的眼前,牵起她的手,没说一句话,只是拉着她走。陆小曼亦不作声,那一刻的她心想,只要是跟着徐志摩,刀山火海她都甘心同赴。又何必多问一句,破坏此刻这难得的无声温柔。

徐志摩将陆小曼牵至一处只有他们彼此的静谧地点,陆小曼的眼泪还依旧不停地掉。她的欣喜夹杂着委屈,相思混杂着愁绪。这点点离人泪,让徐志摩心醉得不舍擦去。他将她拥入怀中,更想揉碎在心里。

陆小曼就似他黑暗前途里的光彩,就是他的生命和爱。他们相聚的时间太短,像是残红跌入泥土的转瞬。他想就此昏迷,让一切定格在相聚的时分,却又不忍如此闭眼,怕眸子里淡去了她的容颜。此刻,天地如此寒怆,他们相依取暖,冷也不挣扎,只要心是柔软。他还在歌颂着大难不死的自由,说真爱本该泛着芳草的清幽,他们哪怕隔着夜、隔着天,也会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后来,徐志摩在翡冷翠以陆小曼的口吻写下了一首诗,名为《翡冷翠的一夜》,来纪念那夜,纪念他们的轰轰烈烈。他的笔调细腻、哀怨、温情也无奈。若非亲见陆小曼的脉脉含情,徐志摩也未必能将那时那景刻画得如此生动。遇上她便是在黑暗前途探见了光彩,便重新懂得了生命和爱;方知天是高、草是青。他的一颗心纵使被她的火焰烧得焦烂,却仍像飞蛾扑火那般需要她的温暖。

他们终究再度相见,他用诗人的浪漫温暖她的情怀,她用细语柔声道尽相思血泪。这短暂的甜蜜太过来之不易,却更坚定了他们坚守爱情的决心。如若跌入尘埃,便该在尘埃里绽放,如若跌入尘寰,便应在尘寰里尽洗铅华。

独自画眉,独自梳妆;独自听檐雨,独自研墨浓;独自细嗅花香,独自黯然神伤。独自在彷徨中等待,越等待,心中便越爱。这良辰美景地,这花团锦簇天,这姹紫嫣红开遍,敢问一句良人归不归来。

终究人是逃不过宿命,该孤独时便要自己看风景。如若时光眷顾,送来一场狭路相逢颠倒众生,便也会在冥冥中夺走安稳和还有回不去的曾经。陆小曼与徐志摩都是痴心人,偏偏这世界,最怕认真。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绵绵,此爱不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