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堤的大坝_顾准传_顾准的故事

时间:2019-05-08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8 次

决堤的大坝_顾准传_顾准的故事

1959年7月,旨在有限度地纠“左”、就“大跃进”中全国范围内出现的饥荒进行反思的庐山会议召开了。

彭德怀在“万言书”中指出:

总想一步跨进共产主义;

政治挂帅不可能代替经济法则;(www.nxxnyqc.cn)过早否定等价交换法则,过早提出吃饭不要钱。

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意见非常不满,把彭和支持他的人打成“彭黄张周”(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为了迫使中央委员表态,毛撂话说:“彭德怀再带兵,我就上山打游击。”

会议形成决议:继续“反右倾,鼓干劲”。

中国的经济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义无反顾地奔向万劫不复。

商城。

颟顸的县委应对粮食短缺的办法,即便是以“何不食肉糜”出名的晋惠帝也无法想象——大力养猪。在县城附近投入巨资,建造“万猪场”。

当县委书记带队来铁佛寺选址时,顾准和几个劳改分子站在一旁悄悄议论“万猪场”将会建在何处。

顾准估计,八成会利用修筑水库后空出来的河滩地——至少不会占用农民经营多年的上等水田。

可惜,他又低估了领导的“热情”。

县委书记选定的场址,偏偏就是那片可以产出大量粮食的水田——只要“万猪场”建得气派,能供各界参观,就是浓墨重彩的政绩,至于“人都吃不饱,猪吃什么”这些常识性的问题,压根不在领导的考虑范围之内。

不久,沈万山吆五喝六地让右派们带着工具去摧毁水田。

亲手铲除这片可以救活不少饥民的上等稻田时,顾准的手颤抖了。

为什么越是美丽的乌托邦,就越显得残忍?当伟人的政治理想和人民的利益严重对立时,实现这一“终极目标”的意义究竟何在?

有梦想固然不是错,但强迫他人活在你的梦里,则大错特错。

夜深人静时,顾准拿出妻子汪璧的信,读着读着便呜咽起来。

哭累了他就盯着从小窗泻进来的一地月光出神,脑海中回响着日记中的话:

“手的变化最大。虽不再起泡,但这双手已完全不适宜于抚摸我的妻子跟孩子了。起茧皴裂,右手大指食指中指尤甚,手指甲都变了形。”

但仍可握笔。

顾准爬了起来,写道:

对一般人要求无产阶级的人生观,而实际生活却又做不到这一点。空话连篇,相互欺骗。结果一边强调交心,一边极力掩盖。思想革命,政治挂帅做到如此地步,实在是可怜至极!十年前强调入城后腐化的危机,闯王(李自成)集团的危机是自上开始的,我们亦复如此。

正当商城县委热烈庆贺铁佛寺水库竣工蓄水之际,凝聚着数千民工血汗的大坝突然决堤了。

那些共产主义式的建筑还来不及登台亮相,便被咆哮的洪水以雷霆之势冲垮。

许多年后,当顾准回想起这一可怕的景象时,他写下了那句入木三分的警语:

地上不可能建立天国,天国是彻底的幻想。矛盾永远存在。所以,没有什么终极目的,有的,只是进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