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的简介资料_苏武的事迹_苏武节故事

时间:2017-01-0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053 次

苏武的简介资料_苏武的事迹_苏武节故事

他作为将军,战功并不显赫,但作为外交官,却名标青史。他就是西汉伟大的爱国者、卓越的外交家苏武。

苏武和张骞一样,同为中国古代外交史上的重臣:一为“凿空”西域、开拓丝绸之路的先驱;一为十九年手持汉节不失、终身不辱使命的外交官典范。撰写《汉书》的历史学家班固曾给予苏武以极高的评价:“孔子称‘志士仁人,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使于四方,不辱君命’,苏武有之矣!”

持节使匈奴


苏武,字子卿,西汉杜陵(陕西长安县)人,生年不详,卒于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苏武生活的西汉武帝时代,洋溢着崇尚武功的社会风尚。苏武从少年时代起就怀着开土拓疆、立功异域的志愿,渴望着随时为国家建功立业。

苏武的父亲苏建,是一位职业军人。汉武帝元朔二年(前127年),匈奴人侵入上谷郡(今河北怀东南)、渔阳郡(今河北密云西南),杀害和掳掠官员和老百姓1000多人,汉武帝派大将军卫青出击匈奴,苏建以校尉随行。汉军从云中郡出发,沿着长城一线,一直打到陇西。汉军在黄河以南地区向匈奴人发起攻势,消灭敌人数千人,夺得牛羊100多万头收复了黄河河套地区,苏建以军功被封为平陵侯。

位于内蒙古、陕西之间的黄河以南地区,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当年秦朝大将蒙恬曾在这里重兵设防,有效地阻挡了匈奴人南侵。在汉初的数十年里,这里却成了匈奴人南下牧马的后方基地。到了汉武帝时代,由于元朔二年对匈奴战争的胜利,汉武帝毅然听取主父偃的建言,决定重点经营这处帝国屏障,设置朔方郡。不久,这位雄主就派遣苏建征调十多万民夫修筑朔方城(今内蒙古杭锦旗北),同时修复秦时蒙恬所建造的军事要塞,并利用黄河天险,加强汉帝国北方的防务。

汉武帝元朔六年(前123年)四月,卫青再次北击匈奴,苏建作为右将军随军出征,经过连续作战,取得了整个战役的胜利。但是,苏建和前将军赵信率领的3000骑兵,却遭到匈奴单于率领的主力的合围,苦战一天,伤亡惨重,赵信以下800名骑兵投降匈奴,苏建不愿同流合污,只身奋力逃回。依照汉律,当斩。

但是,军正闳、长史安持反对意见,说道:“兵法上说:‘小部队的战斗力再强,最终也会被大部队击败。’苏建以数千人迎战数万人,奋战整整一天,将士战死殆尽,而苏建坚决不降,只身回营。如将其斩首,就等于告诉所有的将军,今后如果打了败仗,就不要再回来了,所以不能处死苏建。”卫青也表示同意。后经武帝批准,赎为庶人。

苏武的简介资料_苏武的事迹_苏武节故事 名人故事

陕西武功县龙门村苏武纪念馆

然而,苏建拼杀疆场、誓死不降的崇高品格,却对苏武的一生产生了强烈的影响。幼年时代的苏武就向往军旅生活,步入青年后又同哥哥苏嘉、弟弟苏贤一起入宫为郎,警卫皇宫;后升为厩监,负责养马。

汉武帝后期,屡遭重创的匈奴人,已无力反扑,但双方却互不信任,充满猜忌。但是,为了探听对方虚实,双方还是不断派遣使臣,名义上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知会对方,实际上却是为了观察动静,刺探情报。

元封元年(前110年),汉武帝颁布诏书说:“南越、东瓯都已受到应有的惩罚,而西蛮、北夷尚未平服。朕将巡视边塞,设置十二路将军,并亲自掌握兵符,统率这十二路大军。”遂于这年冬十月,离开长安出巡,自云阳向北,经上郡、西河、五原,然后出长城,再向北登单于台,直指朔方,来到河北,派出使臣郭吉前往匈奴,并告诉匈奴单于说:“南越国王的人头已经悬挂在长安的城门上,如今匈奴单于若敢决战,我大汉天子亲率大军在边境恭候。

若不敢决战,那就投降。何必躲避到漠北那个又穷又冷、缺乏水草的地方?”话音刚落,匈奴单于不禁恼怒异常,就失去理智,杀了引见的官员,把郭吉予以扣留。只是当时的匈奴屡遭汉军的打击,已无力再战。于是迁怒于汉使,就把郭吉转送到北海,囚禁起来。这个恶劣的先例一开,以后的十年间,虽然双方的使节仍有往来,但作为报复,均以各种理由将对方使者扣作人质。在此期间,汉朝派往匈奴的使者前后多达10批,均被扣留。

汉武帝太初四年(前101年),匈奴呴犁湖单于去世,他的弟弟且鞮侯继位。这时,汉军已平定大宛,武帝就挟其余威,颁布诏书说:“高皇帝给朕留下平城战败的遗恨,高后时,匈奴单于给我朝的书信又悖逆绝伦。春秋时的齐襄公为报九世先祖之仇而出兵,《春秋》认为这是大义之所在。”这份诏书的矛头指向十分明确。

匈奴单于且鞮侯深为震动,害怕汉军的攻击。为打开局面,巩固权力,有意缓和同汉朝的关系,就不无虚伪地说:“汉天子是我的父辈,我是汉朝的儿子辈,我岂敢冒犯汉天子。”遂于天汉元年(前100年),便将历年所扣留的汉朝使臣全部放回,同时还遣使进贡。

汉武帝觉得匈奴人有诚意,“嘉其义”,随派遣中郎将苏武为使臣,送还匈奴历年被扣在长安的使者,并带着大汉天子的符節和大量钱物,“厚赂单于”,以奖赏匈奴的和解态度。同苏武一起出使的还有副中郎将张胜及属官常惠等100多人。

然而,且鞮侯单于错误地理解了汉武帝的美意,不但不表达谢忱,反而认为这是汉朝的一种怯懦行为,所以,更加蛮横起来,对苏武一行的态度极为怠慢。不过,从当时的情况分析,匈奴人虽然变了脸,也不至于扣留汉使。但是,让人没有料到的是,恰在苏武准备返回汉朝的前夕,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这件事是由匈奴缑王和长水人虞常引起的……

牧羊北海边


早在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汉军横扫河西时,匈奴浑邪王率数万人投降,当时,缑王随舅父浑邪王一起归附汉朝。

太初二年(前103年),缑王和长水人虞常随浞野侯赵破奴率2万骑兵出朔方,深入大漠2000多里,被匈奴8万骑兵围歼,兵败被俘,投降了匈奴。两年多来,二人时时刻刻都没有断绝返回长安的念头,虞常的母亲和弟弟尚在汉朝,更是回归心切。虞常同苏武的副使张胜在长安时就有交往。这时,他们聚集在一起,秘密策划发动一场暴乱。

虞常说:“听说大汉天子非常痛恨卫律,我可以埋伏弓箭手先将其射死,我的母亲和弟弟都在汉朝,希望能得到照顾。”他们还商定,射杀卫律后,再寻机劫持且鞮侯单于的母亲,并将其绑架回汉朝。这件事张胜没有报告苏武,便自作主张,答应了虞常的要求,还私下送给虞常许多礼物。

卫律原是长水地区的胡人,从小生活在长安,后被汉武帝的小舅子李延年举荐,多次出使匈奴。后来,由于李延年之弟李季淫乱宫人,李延年全家被杀,卫律怕受牵连,就投降了匈奴。此人诡计多端,常为匈奴单于出谋划策,对抗汉朝,深得单于的器重,被封为匈奴丁灵王。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这些人终于等来了时机。一天,单于外出打猎,在帐中只有阏氏和其他子弟。虞常事先组织了70多人,准备发动政变,但却有人在头天晚上告了密。单于子弟立即派兵诛杀了缑王,并活捉了虞常,这场暴乱的阴谋被粉碎。

事情发生以后,张胜知道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便把此事的原委告诉苏武。苏武深感事态的严重,他说:“事已至此,一定会牵连到我。如果受到污辱才死,那就严重地有负国家了。”于是准备自杀,张胜、常惠一起加以劝阻。

果然,卫律受命审讯虞常时,虞常便把张胜供了出来。单于勃然大怒,召开上层人士会商,准备把苏武一行处死。这时,左伊秩訾(匈奴官名)说:“如果想杀卫律这样的官员就处死他们,那么,要是他们谋杀单于,又该判什么罪呢?还是劝他们投降吧。”单于同意这个意见,便命卫律前去传话,劝苏武投降。

苏武只想以死报国,他对随从说:“屈節辱命,即使活下来,我又有什么脸面返回大汉朝呢!”说完拔刀自刺。卫律见状大惊失色,急忙抱住苏武,迅速把医生请来。并在地上挖了一个火坑,烧起木炭。把苏武放在炕沿上,轻拍苏武的后背,让瘀血流出来。当时,苏武已经昏死过去。经过急救,半天才苏醒过来。常惠等人痛哭失声,用轿子把苏武抬回驻地。

苏武的節操令且鞮侯单于十分感动,每天早晚都派人侍奉。但是,却把涉案的张胜囚禁起来。

尽管苏武两次都以死铭志,且鞮侯单于对苏武还是不死心,待他伤势好转以后,又派人劝降。卫律用杀鸡儆猴的伎俩,当着苏武的面杀死虞常,并提着虞常的人头威胁苏武说:“汉朝的使臣张胜企图谋杀单于的亲信大臣,其罪当死。不过,单于善待归降的人,如果你们投降,就可获得赦免。”

说完就举剑要去杀张胜,张胜贪生怕死,乞求投降。卫律又对苏武说:“副使有罪,作为正使,你应连坐。”苏武严词驳斥道:“我从未参与其事,同张胜又非亲非故,哪能谈得上连坐?”卫律故技重演,又拿起宝剑在苏武面前挥动,苏武处之泰然,纹丝不动。卫律看硬的不行,便来软的,说:“苏先生,想当年我背离汉朝,归降匈奴,有幸承蒙单于大恩,赐号称王,现在拥有数万人众,牛马满山遍野,人间富贵,也只有这样。

苏先生今日归降,明日就会和我一样。如果执迷不悟,白白死于利刃之下,身肥草莽,又有谁知道呢?”苏武闭目养神,不予理睬。卫律却不识趣,继续劝说道:“先生如果能改变主意,归降匈奴,我愿与先生结为兄弟;如果不按我的想法去做,今后再想见我,恐怕不可能了。”苏武厉声骂道:“你身为汉臣,不顾国恩,叛主背亲,成为蛮夷的走狗,我为什么要见你呢?况且,单于出于对你的宠信,给你决人生死的大权,你却心术不正,想借机挑动两国君主争斗,如果这样,匈奴就要大祸临头了。

当年,南越杀汉使,被汉灭掉,其地画作九郡;大宛王杀汉使,其头颅被高悬于长安城的北门;朝鲜杀汉使,立即招致亡国之祸。难道你希望匈奴也经历体验一下这种事的滋味吗?现在,你明知我不会投降,却如此逼我,无非是想挑起两国的战争,这样,匈奴之祸就会从此开始了。”

卫律心中明白,到了这个地步,苏武始终还是凛然不可侵犯,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报告单于。但是,越是这样,单于越是希望得到苏武。于是将苏武囚禁在一个大地窖里,并断绝饮食供应,盼他回心转意。当时,天降大雪,苏武决心活下去,以完成自己出使匈奴的使命。他把冰雪和毡毛一起吞进腹中,聊以充饥,居然数天不死。匈奴人很奇怪,以为有神灵庇护。于是又把他独自一人流放到北海(今贝加尔湖)荒无人烟之地,去放牧一群公羊,却对他说:“等到公羊产下羊羔就放你回国。”

苏武在北海流放的十多年中,受尽了人间的折磨,没有粮食,靠捉野鼠、挖草根充饥。然而,他始终怀念着故国,无论是放羊,还是睡觉,那杆代表着大汉皇帝的节杖从不离身,以致節杖上的毛缨等装饰物都脱落了。就是这样,他手持着汉节,艰难地度过了五六年。有一天,单于之弟于靬王到北海射猎,苏武助其撒网捕鱼,校正弓弩,制作弋射的丝带,于靬王感激之余,送给苏武许多衣物。随后三年,于靬王又将一些牲畜、马匹、帐篷等物相赠。但是好景不长,于靬王突然故去,其人众南迁,苏武又剩下孤身一人。更为不幸的是,这年冬天,于靬王赠送的牛羊又被丁零人盗走,从此,他的生活陷入了极其艰难的困境之中。

忠心感李陵


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正当苏武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的时候,他的老朋友、前大汉骑都尉李陵突然造访,他当然十分高兴。然而,这时的李陵早在天汉二年(前99年)就投降了匈奴,成了单于的女婿,并且被封为右校王。苏武并不知道这些,而他的情况李陵则了如指掌。他的气節使变节者不敢面对,十多年过去了,单于才派李陵专程到北海来。

李陵来到北海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为单于劝降苏武。当时,苏武被尊为上宾,设宴奏乐,大加款待,李陵对苏武说:“单于知道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交情深厚,所以派我来劝劝你,单于愿意对你诚心相待。现在看来,你难以返回汉朝了,白白在这不毛之地等死,你的忠信节操,有谁知道呢?况且,汉朝对待你的家人并不好。你哥哥没侍候好皇上,引剑自杀;你弟弟没完成任务,服毒身亡。天汉二年(前99年),我离开长安时,你的母亲已经辞世。

后来听说,你的夫人也已经改嫁。后来只剩下你的两个妹妹和三个孩子,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死活都说不清楚。人生如朝露一般短暂,何必自苦如此!我投降匈奴之初,也是精神恍惚,常常痛苦不堪,简直像疯了一样,难以抚平有负国家的伤痛——那时我的老母仍系留在长安啊!难道你誓死不降的理由还能比我充分吗?况且,皇上年事已高,法令变化无常,朝中大臣无罪而被满门抄斩者达数十家,人人安危难料,你如此耿耿忠心,不知为了谁人!希望你能把这番话听进去,不要再说什么了。”www.nxxnyqc.cn

苏武回答说:“我父子本无才德功绩,全靠皇上的栽培,才得以身居高位,与列侯比肩,使我们兄弟能够接近皇上,所以我常想的是用生命报答皇恩。如今有这个杀身报国的机会,虽然斧钺相加,汤镬烹煮,我将心甘情愿地接受。臣之事君,犹子之事父,子为父死,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请你不要再说了。”

这时,苏武已经看清这个叛徒的嘴脸,便严词拒绝。李陵无招可使,只好与苏武连日畅饮。数日过后,将要离去时,李陵再次恳求道:“子卿最后听我一句话吧!”苏武毅然说:“我早已料定必死。如果你非要我投降不可,请结束今日的欢聚,我立即死在你的面前!”苏武的坚贞不屈,有如磐石,李陵为老朋友的至诚至忠的操守所感动,不禁长叹道:“唉!你是真正的义勇之士!我和卫律的罪孽真是天理难容了!”说完,大哭不止,以至于泪湿衣襟,遂诀别而去。随后,李陵让妻子送给苏武数十头牛羊。

汉武帝后元二年(前87年),汉武帝病逝。当苏武从李陵那里得知这个噩耗时,悲痛欲绝,一连数月,他每天都向南痛哭,口里不断地吐出鲜血,精神上受到极大的刺激。

这时,匈奴新主壶衍鞮单于和汉朝的新主汉昭帝通过数年交往,恢复了和亲关系。但却向汉朝隐瞒了苏武仍然健在的事实。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汉使再次来到匈奴,当年同苏武一起被扣留的常惠设法见到汉使,告诉了苏武仍在北海牧羊的真相,并教汉使说,可谎称汉朝天子在上林苑中射得一只大雁,雁足上系有一封苏武寄出的帛书,明言苏武仍生活在匈奴的一处大泽之中。汉使便按照常惠所教,据以责备单于。单于惊愕异常,以为是天意使然,就不得不向汉使承认说:“苏武确实还活着。”

苏武就要回国了,老朋友李陵置酒祝贺,说道:“现在你返回故国,英名将传遍匈奴,功劳彰显汉朝,即使典籍所载、丹青所画的古代名臣也难以超过你。”接着李陵又讲了自己不能回国的苦衷:“我虽然愚笨怯懦,如果当年汉朝皇帝能宽恕我的罪过,保全我的老母,使我能够忍辱负重,我一定会有报效国家的壮举。

谁知朝廷竟将我满门抄斩,这是当今最残酷的杀戮,我对汉朝还能有什么眷恋的呢!”最后,李陵无限留恋地说:“如今一切均已过去,说这些也毫无作用,只不过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情罢了。请与我这个身处异域的人作永远的告别吧!”说完,李陵激动地跳起舞来,并引吭高歌道:

径万里兮度沙漠,为君将兮奋匈奴。

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

老母已死,虽报恩兮将安归!

两位挚友就要永远地分别了,但是,两颗友爱之心却久久地相互牵挂着。始元六年(前81年),苏武回长安以后,朝廷重臣霍光和上官桀还派李陵的旧友、陇西人任立政等三人前往匈奴,劝说李陵回来,苏武也修书致意,而李陵作为一个叛将,内心的矛盾与痛苦显得更为强烈,于是,执拗地回答说:“回去容易,但大丈夫不能两次受辱!”这在著名的《答苏武书》中,也表达了相同的意念。信中写道:“男儿生以不成名,死则葬蛮夷中,谁复能屈身稽颡,还向北阙,使刀笔之吏弄其文墨邪?愿足下勿复望陵。”

据传说,在此后的岁月里,两人在匈奴和长安间多有诗歌唱和。其中,苏武赠李陵诗写道:

黄鹄一远别,千里顾徘徊。

胡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

何况双飞龙,羽翼临当乖。

幸有弦歌曲,可以喻中怀。

请为游子吟,泠泠一何悲。

丝竹厉清声,慷慨有余哀。

长歌正激烈,中心怆以摧。

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归。

俯仰内伤心,泪下不可挥。

愿为双黄鹄,送子俱远飞。

李陵赠苏武诗也写道:

良时不再至,离别在须臾。

屏营衢路侧,执手野踟蹰。

仰视浮云驰,奄忽互相逾。

风波一失所,各在天一隅。

长当从此别,且复立斯须。

欲因晨风发,送子以贱躯。

显名麒麟阁

始元六年(前81年)的春天,苏武随行者只剩九人,同时回到长安。这位去国19年、持汉节不失的外交官,去时正值壮年,如今已经须发皆白。汉昭帝诏令苏武用牛、羊、猪各一头,以最隆重的仪式祭拜汉武帝的陵庙,封苏武为典属国,负责管理外国及少数民族事务,秩中2000石,赐钱200万,公田两顷,住宅一所;属官常惠、徐圣、赵终根被封为中郎,各赐帛200匹;其余六人告老还乡,赐钱80万,终身免除徭役。

然而,朝廷内的权力争斗不断,所以,在苏武一生的最后20年间,仍然不得安生。汉昭帝元凤元年(前80年),上官桀、上官安父子勾结燕王刘旦、盖长公主,反对大将军霍光辅政的失误之处,就拿苏武说事,这些人煽动说:“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达20年之久,始终不肯投降,回朝后只不过给了个典属国的官职,……霍光独揽大权,是否作出不利于朝廷的举动,实在让人怀疑。”苏武不为所动,他的儿子苏元却参与了反对派的权力之争,结果失败被杀,苏武受到连累,再加上他同上官桀、桑弘羊等人过从甚密,同时也被免职。

本始元年(前73年),汉昭帝死,独擅朝纲的霍光将即位仅27天的刘贺废黜,迎立久已流落民间的刘病己为帝,是为汉宣帝。在这一过程中,苏武一直追随霍光,有拥戴新主之功,赐爵关内侯,食邑300户。卫将军张安世还多次推举,并传达昭帝的遗言,说苏武出使匈奴,不辱使命。宣帝多次召见苏武,命他待诏宦者署,复为右曹典属国。以苏武著节老臣,本朝朔望,号称“祭酒”。作为三朝老臣,深受朝野的敬重,像皇后的父亲平恩侯许伯、宣帝的舅父平昌侯王无敌、乐昌侯王武、车骑将军韩增、丞相魏相、御史大夫丙吉等,都对之推崇备至。

神爵二年(前60年),苏武病逝,享年80余岁。甘露三年(前51年),宣帝为纪念11位对朝廷有着卓越贡献的大臣,便修建了一座精美的建筑,取名麒麟阁,把这些功臣名将的真容图绘之后,存放在阁内。苏武作为三朝老臣,毫无愧色地显名于这座历史的名阁之上。

两千多年来,苏武的节操深受后人的尊敬,全国许多地方都建庙立祠,受到四时的祭祀。苏武的事迹被编写进各种文艺作品,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在《苏武》一诗中颂扬道:

苏武在匈奴,十年持汉节。

白雁上林飞,空传一书札。

牧羊边地苦,落日归心绝。

渴饮月窟冰,饥餐天上雪。

东还沙塞远,北怆河梁别。

泣把李陵衣,相看泪成血。

如今,在陕西省武功县旧县城北1.5公里处的龙门村,有苏武的墓冢,高4米,南北长30米,东西宽20米,为圆锥形。墓冢由夯土堆聚而成。墓前立有清朝康熙、乾隆和道光年间的碑刻,上书“汉典属国碑”和“重修苏武墓门碑”。现在,苏武墓已被列为陕西省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附录:李陵《答苏武书》子卿足下:

勤宣令德,策名清时,荣问休畅,幸甚幸甚。远托异国,昔人所悲,望风怀想,能不依依?昔者不遗。远辱还答,慰诲勤勤,有逾骨肉,陵虽不敏,能不慨然?

自从初降,以至今日,身之穷困,独坐愁苦。终日无睹,但见异类。韦img17毳幕,以御风雨;膻肉酪浆,以充饥渴。举目言笑,谁与为欢?胡地玄冰,边土惨烈,但闻悲风萧条之声。凉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侧耳远听,胡笳互动,牧马悲鸣,吟啸成群,边声四起。晨坐听之,不觉泪下。嗟乎子卿,陵独何心,能不悲哉!

与子别后,益复无聊,上念老母,临年被戮;妻子无辜,并为鲸鲵;身负国恩,为世所悲。子归受荣,我留受辱,命也如何?身出礼义之乡,而入无知之俗;违弃君亲之恩,长为蛮夷之域,伤已!令先君之嗣,更成戎狄之族,又自悲矣。功大罪小,不蒙明察,孤负陵心区区之意。每一念至,忽然忘生。陵不难刺心以自明,刎颈以见志,顾国家于我已矣,杀身无益,适足增羞,故每攘臂忍辱,辙复苟活。左右之人,见陵如此,以为不入耳之欢,来相劝勉。异方之乐,只令人悲,增忉怛耳。

嗟乎子卿,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前书仓卒,未尽所怀,故复略而言之。

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出征绝域。五将失道,陵独遇战,而裹万里之粮,帅徒步之师;出天汉之外,入强胡之域;以五千之众,对十万之军;策疲乏之兵,当新羁之马。然犹斩将搴旗,追奔逐北,灭迹扫尘,斩其枭帅,使三军之士,视死如归。陵也不才,希当大任,意谓此时,功难堪矣。匈奴既败,举国兴师。

更练精兵,强逾十万。单于临阵,亲自合围。客主之形,既不相如;步马之势,又甚悬绝。疲兵再战,一以当千,然犹扶乘创痛,决命争首。死伤积野,余不满百,而皆扶病,不任干戈,然陵振臂一呼,创病皆起,举刃指虏,胡马奔走。兵尽矢穷,人无尺铁,犹复徒首奋呼,争为先登。当此时也,天地为陵震怒,战士为陵饮血。单于谓陵不可复得,便欲引还,而贼臣教之,遂使复战,故陵不免耳。

昔高皇帝以三十万众,困于平城。当此之时,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然犹七日不食,仅乃得免。况当陵者,岂易为力哉?而执事者云云,苟怨陵以不死。然陵不死,罪也;子卿视陵,岂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宁有背君亲,捐妻子而反为利者乎?然陵不死,有所为也,故欲如前书之言,报恩于国主耳,诚以虚死不如立节,灭名不如报德也。昔范蠡不殉会稽之耻,曹沬不死三败之辱,卒复勾践之仇,报鲁国之羞,区区之心,窃慕此耳。何图志未立而怨已成,计未从而骨肉受刑,此陵所以仰天椎心而泣血也。

足下又云:“汉与功臣不薄。”子为汉臣,安得不云尔乎?昔萧樊囚絷,韩彭菹醢,晁错受戮,周魏见辜。其余佐命立功之士,贾谊亚夫之徒,皆信命世之才,抱将相之具,而受小人之谗,并受祸败之辱,卒使怀才受谤,能不得展。彼二子之遐举,谁不为之痛心哉?陵先将军,功略盖天地,义勇冠三军,徒失贵臣之意,刭身绝域之表。此功臣义士所以负戟而长叹者也。何谓不薄哉?且足下昔以单车之使,适万乘之虏。遭时不遇,至于伏剑不顾;流离辛苦,几死朔北之野。丁年奉使,皓首而归;老母终堂,生妻去帷。此天下所希闻,古今所未有也。

蛮貊之人,尚犹嘉子之节,况为天下之主乎?陵谓足下当享茅土之荐,受千乘之赏。闻子之归,赐不过二百万,位不过典属国,无尺土之封,加子之勤。而妨功害能之臣,尽为万户侯;亲戚贪佞之类,悉为廊庙宰。子尚如此,陵复何望哉?且汉厚诛陵以不死,薄赏子以守节,欲使远听之臣望风驰命,此实难矣,所以每顾而不悔者也。陵虽孤恩,汉亦负德。昔人有言:“虽忠不烈,视死如归。”陵诚能安,而主岂复能眷眷乎?男儿生以不成名,死则葬蛮夷中,谁复能屈身稽颡,还向北阙,使刀笔之吏弄其文墨邪?愿足下勿复望陵。

嗟乎子卿,夫复何言?相去万里,人绝路殊。生为别世之人,死为异域之鬼。长与足下,生死辞矣。幸谢故人,勉事圣君。足下胤子无恙,勿以为念。努力自爱,时因北风,复惠德音。李陵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