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良”的尝试与失败_孙中山的青少年时代

时间:2019-05-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 次

“改良”的尝试与失败_孙中山的青少年时代

“改良”的尝试与失败

孙中山离家几年后,终于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与亲人团聚的欢欣,很快就被故乡的落后萧条境况冲淡了。土地仍旧贫瘠,贫富悬殊更大。富人不劳而获,却能养奴蓄婢,夜夜笙歌;贫苦农民终年辛劳,以血汗换来的收获大部分交了租子,剩下的几乎不足以果腹。官府征收的税赋有增无已,恶霸地痞不断明抢暗偷,寻衅滋扰,而善良的乡亲只得逆来顺受,或者求神拜佛,寻求神灵的佑护以脱离苦海。

游子归来,常有乡亲来探望,顺便打听在檀香山亲人的消息。孙中山总是热情招待,向他们耐心地讲述在檀香山的所见所闻:那里气候温和雨水充沛,常年适宜耕种;那里有许多未曾见过的奇花异木,四季鸟语花香;那里地广人稀,大片土地有待垦殖;那里人们办事按“法律”,官府不得随意横行;那里的学校是新式学校,教学内容和方法和我们完全不同;等等。孙中山讲得生动,乡亲们听得入神。对比家乡的情况,孙中山禁不住对乡亲们抨击清政府的腐败。他说:我们百姓交了赋税,却没有从这个政府中得到益处,这是你们所称的天子的不是。一个政府至少应该使他的人民得到些便利于商业的基础。他叹息家乡乃至中国的百姓对公共事务冷漠不关心,人们互不联系如一盘散沙,而且教育不发达,以致人民愚昧落后。他对乡亲们说,这是“满洲人不但在政治上不替你们干什么,并且对于种种道德教育都是忽略”的结果,大家要团结起来一条心,争取地位和生活环境的改善……乡亲们听得似懂非懂。

父老乡亲们看到孙中山懂得许多他们闻所未闻的新知识,又热心为家乡服务,于是推举他参与管理翠亨村的事务——本来这是村中德高望重的长者才可以承担的社会职责。孙中山背负着父老乡亲的厚望,努力地将学到的科学知识用于家乡的改良。他筹划改建乡村的道路,又在街道上装上夜灯,改善了家乡的生活环境。为了防御盗贼,他组织村中青壮年成立夜警队,夜间佩带武器轮流巡夜。这些举措深得乡里欢迎。

珠江三角洲一带,几乎每个村都建有自己的村庙,供奉着信奉的神祇。翠亨村也不例外,在村口的北极殿里,供奉着村里的保护神北帝和天后娘娘、金花夫人等。每逢节日或庆典,村民都要带着各种贡品到庙中焚香烧纸供奉,祈求神灵的保佑。遇有大事,也要到庙里求神问卜,然后再做决定。家里有人病了,通常就到庙里叩头烧香,然后将香灰冲水让病人喝下去,以这种“神药”给病人治病。这样的迷信愚昧,不知耽误了多少人的病情,许多孩子因此夭折。孙中山就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在几岁的时候因病得不到有效治疗而早逝了。接受了新的科学知识的孙中山认为自己有帮助乡亲破除迷信的责任。他常向乡亲们讲:你们跪拜的那些神像,都是人造的泥胎木头人。你们看,他口不能讲,脚不能走,手不能动,他能跟你讲话吗?你求他办事他能做吗?你们跪拜他是没有用的。一天,孙中山又看见有人在庙里给生病的孩子求药,他赶忙前去对他说“孩子病了要找医生求诊吃药才能好,不要耽误了”。尽管孙中山不断宣传,但几乎没人听他的。况且,穷苦的农民哪有钱去请医生呢?(www.guayunfan.com)◎少年陆皓东

孙中山在村中有一位年龄相仿的好友叫陆皓东。陆皓东小时随做生意的父亲在上海生活,九岁时因父亲病故,和母亲一起将父亲的灵柩送回故乡翠亨村,从此就在翠亨定居。孙中山与陆皓东十分投契,常在一起抨击清政府的腐败,交流改良国家的种种想法。陆皓东曾经顶替虚额参加本县团防的检阅,他十分惊异地看到那些兵勇大多由鸦片烟民、乞丐、地痞充当,他们扰民有术却不堪作战。陆皓东向孙中山描述所看到的情况,他们一致认为:这样的清朝军队完全不堪一击,只需组织数十名健儿,便可袭取虎门炮台。

◎翠亨村北极殿门额

1883年秋的一天,孙中山和陆皓东谈到要向乡民传授新知识的问题,不约而同都认为首先要破除迷信。这两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谈得兴起,跑到村口的北极殿,跳上神坛,把村民供奉的北帝塑像的手指掰断,又扯掉了他的胡子,还拿小棍子把旁边泥塑的金花娘娘的脸给划花了。他们对被惊呆了的围观的村民说:“你们看,他们不过是泥菩萨,我掰断他的手指,他还眯眯地傻笑。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能保佑我们呢?”

这件事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村民忧心忡忡,认为孙中山和陆皓东亵渎了神灵,会给全村带来灾难。他们一起涌到孙中山家里,要求他的父亲严惩这个叛逆的“疯孩子”,并且向神灵谢罪。最后,父亲答应修复被损坏的神像,又责令孙中山离开家乡,风波才算平息。孙中山在家乡最初的改良尝试以失败告终。不久,他转道广州到香港读书,陆皓东也离开家乡转道香港去上海求学。

相关文章: